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想放假!」


農曆新年假期完結,大家相繼上班上課,回歸日常。雖然經過數天年假,但仍感到疲累,熊貓眼亦沒有減退。初一帶領行動不便的父輩到新界寺廟茹素;初二安排正暫託於合約安老院舍的祖輩,外出與家人吃開年飯;初三與家人逛傢俱店,預備稍後為祖輩居所安排裝修…雖然假期不用上班,但在整個假期,也擔任「照顧者」這角色,加上假期行程安排有點緊密,令我這個三十好幾的「青年人」不禁高呼:「我想放假!」

家中有老者,家人擔任照顧者的角色除互相支援外,也需要政府協助,減輕壓力。資料照片

其實我知道,我是幸運的!

相比缺乏家庭支援的雙老或一人照顧多人的家庭,如早前有媒體報道「七旬父獨力照顧四代人」;我家三代人,散居不同地區,但總算有4個家庭成員共同照顧1名年過90歲的長期病患及1名年過60歲的行動不便,已算是「人手充裕」。即使我只懂獨自替人抹身,不懂獨自替人換片,也有其他家人可協助。雖然我家不是中產,亦無力聘請外傭,但總算有4個家庭成員一起分擔。然而,我家其中2個照顧者已年過60歲,不知仍可補位到何時?

其實我知道,我不是最無助的!

相比缺乏社區支援的雙老或隱蔽長者,我家先後為祖輩成功申請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長者住宿暫託服務,以及輪候津助護理安老院。綜合家居照顧服務為祖輩提供每日兩餐膳食(星期日及假期除外)、每星期一至兩次復康運動,以及不定期的陪診服務,的確為祖輩提供不少生活支援,可繼續留在社區生活。而長者住宿暫託服務亦為剛離院體弱的祖輩提供臨時的住宿照顧,協助我們這些因工作未能貼身照顧的在職照顧者。這些社區照顧及合約安老院舍的支援或可紓減我們這些護老者的長期照顧壓力;但由於服務質素參差,故亦可能增加我們這些護老者的負擔。我家曾遇上一個忘記取藥單,並將新舊藥混在一個環保袋的陪診阿姨,結果需要參考舊藥單,用了1小時才將三十多包新舊藥分開。合約安老院舍亦疑似誤用公家毛巾協助洗澡,令祖輩出現皮膚敏感….由於祖輩正在使用服務,即有「人質」在他們的手上,故我們也不敢輕易投訴。幸好祖輩仍很精靈,我們可不時向她了解,以作跟進。

老人院舍的水準良莠不齊,也增加了家屬的負擔。工黨照片

其實我知道,我是太貪心!

如果我只是上班,除了不時加班外,下班後仍可以偷閑逛街、做運動或看電影,藉此休息一下,才繼續擔任「照顧者」這角色;但我太貪心,選擇了工餘進修。因為,今時今日沒有多少人可以一世人只打一份工。在這個世代,實在難以依靠一項專業工作至退休。況且如羅局長所言:「當大家120歲時,60歲只不過是中間」,香港長者的定義落後世界,未來的一般退休年齡勢必延遲。假如我留在現職公司至退休,而公司仍維持現時員工60歲退休的規定,將來應未能在退休時提取強積金;故此需要在耗盡自己的積蓄前,60歲後繼續工作繼續儲蓄。因此,我想趁未有家庭孩子,仍有少少積蓄,仍有少少精神,工餘進修,學習另一項專業,為60歲後,甚至50歲後的工作作好準備。

其實我知道,我不是最辛苦的!

雖然下班後,仍要照顧家中長者,但公立醫院的醫護人員更加辛苦。在擠迫的病房,龐大的病人數目,繁重的行政工作下,醫護人員仍緊守崗位,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照顧病人。在早前「做爆、不如鬧爆」集會及遊行中,更有護士表示工作太忙,無暇吃飯如廁。而我只是不時在急症室等候數小時,並在下班後趕往醫院,做一些簡單護理、採購日用品,以及與家人協調離院後繼續照顧護理,但我仍覺得有點累。

想著想著,或許我應該感恩,但我真的感到疲累!凌晨時分,終於躺在床上,滑著手機,看到有關財政預算案即將公佈的消息,不禁狂想:「如果政府加強支援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如果政府增加津助護理安老院的宿位,如果政府決心提升私型院舍的服務質素,如果政府挽救面臨崩潰的公營醫療系統,或許我,以及其他照顧者,甚至醫護人員也可放假!」不過,這一切只是自己「不懷好意」的幻想。也許我真的太累,是時候回歸現實,放下手機,合上眼晴;明天一覺醒來,繼續做公司的勞工,繼續做家人的照顧者!

這是一個不稱職的在職照顧者之自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