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美軍印太司令:中國是美國長期最大戰略威脅 是兩種價值觀較量


美國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戴維森表示,中國是美國面臨的長期最大戰略威脅。美聯社資料圖片

美國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戴維森(Philip Davidson)表示,中國是美國面臨的長期最大戰略威脅,兩國之間的競爭,已上升到代表兩種不同價值觀之間的一場較量。

戴維森周二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有關美國印度洋﹣太平洋戰略部署聽證會表示,中國是美國在印太地區面臨的長期最大戰略威脅。他說,有人認為這僅僅是反映一個守成大國美國和一個崛起大國中國之間的競爭更加激烈,其實並沒有看到全景,「相反,我們正面臨在價值觀上根本性的嚴重分歧,這會導致對未來兩個不可協調的願景。北京通過恐嚇和脅迫的手段推廣自己的意識形態,讓現行的以制度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變形、破裂,並取而代之」。

戴維森說:「北京謀求建立一個新的秩序,一個由中國主導、帶有中國特色的秩序,取代已持續了70多年的穩定與和平的印太地區。」他表示,近70年來,印太地區大體上保持和平,這主要得益於美國和自由國家致力於維護一個開放和自由的印太地區的決心,美國印太司令部的作戰能力,以及美國強大的現代化核威懾力。

儘管如此,戴維森認為,美國在印太地區面臨五大戰略挑戰,北韓仍然是美國面臨的最直接的威脅。這五大威脅分別是北韓、中國、俄羅斯、暴力極端組織和自然災害。

戴維森表示,去年美朝首腦在新加坡舉行峰會,以及即將舉行的第二次峰會,有效降低美國面臨的即時威脅,「我對這個月稍後時間舉行的美朝峰會感到樂觀。同時,我們正按照特朗普和金正恩去年在新加坡峰會上達成、找到最終全面可核查的去核路線而努力。我們軍隊的戰爭備戰程度及其致命性,是對付北韓威脅的最佳優勢」。

稱「一國兩制」方案不反映台海雙方願望

此外,據《美國之音》報道,戴維森在聽證會表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以「一國兩制」作為統一的解決方案,「並不反映台海雙方的願望」,並由於北京對台北領導人的嚴厲言論,台海情勢越來越令人擔憂。

這是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就《2020年國防授權法》涉及印太司令部、駐韓美軍,以及未來防務項目的部分舉行聽證會。戴維森在提交委員會的書面聲明作出上述表示。他說,台海和平穩定是美國的深遠利益,美國歡迎台海兩岸採取步驟,降低緊張和改善關係。但是,習近平的新年講話重點在於以「保留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選項,以及不放棄使用武力」實現統一。美國「持續對中國在台海的軍事擴張、北京關於其軍事能力的不透明,以及不排除以武力解決兩岸問題感到擔憂」。

戴維森說,儘管台灣總統蔡英文和她所屬的民進黨都致力於同中國「避免對抗並防止意外」,但北京對台北領導層的言論卻更為嚴厲,使得台海情勢更令人擔憂,美國希望雙方能繼續展開高層溝通與互動,以便延續他們基於尊嚴與尊重的建設性對話。這段關於台灣的段落,出現在戴維森聲明中有關印太司令部重要工作之一:「加強與盟國及伙伴的關係」的部分。

戴維森表示,美國的盟國和伙伴網絡,是美國超越對手的重要優勢,在美國與東北亞盟國及伙伴的關係中,他提到日本、南韓和台灣。戴維森說,在美國以《台灣關係法》及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一個中國」政策下,美國基於《台灣關係法》與台北維持實質和強勁的非官方關係,「台灣的價值觀反映了我們自己的」,包括開放的經濟及尊重人權和法治的自由民主社會。美國反對任何對台海現狀的單方面改變,也持續支持以台海兩岸人民都能接受的方式、範圍和節奏,和平解決兩岸議題。

他表示,印太司令部與台灣的接觸,專注於改善台灣軍隊內部的互操作性、改善台灣的訓練和準備,並支持台灣軍隊及其專業發展。台灣最近通過2019年的國防開支,將投於外國及本土採購項目,美國印太司令部將依據《台灣關係法》,協助台灣軍方維持足夠,以及可信、堅韌並符合成本效益的自我防衛能力。

戴維森:解放軍是對美國利益及第一島鏈盟友最主要威脅

戴維森說,解放軍是對美國利益、美國公民和美國在第一島鏈內的盟友最主要的威脅,解放軍正在迅速提升能力,以便投送其軍力和影響力越過第一島鏈。第一島鏈是指從日本北部到台灣、菲律賓及印尼的一連串島嶼。

他指出,解放軍常進行地面、海上、空中和太空部隊的聯合軍事演習,包括特別為恫嚇台灣而舉行的兩棲攻擊訓練。去年春天,大約1萬名陸戰隊通過1200英里以上的轉移,作為其大規模演習的一部分,以改善其遠程操作能力;4月間,解放軍在台灣海峽舉行實彈演習,空軍的轟炸機還定期繞台演訓。

國會議員建議區內設類似北約組織

另方面,美國國會眾議員穆爾頓(Seth Moulton)表示,美國應考慮構建一個類似北約的太平洋聯盟來制衡中國。穆爾頓周二在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說:「毫無疑問,北約對我們及其盟友在應對挑戰方面極為有效,我們如今在太平洋也面臨完全相同的挑戰。也許不會和北約完全相同,顯然名稱也不會是北約,但我們應當探索那種形式的聯盟,把我們在太平洋的非正式聯盟正式確定下來。」

穆爾頓認為,對美國來說,最迫切的威脅來自俄羅斯,但長期來看,中國的問題更大,尤其是中國在人工智能等科技領域正在趕超美國。這名來自麻省的民主黨籍眾議員認為,面對這些挑戰,美國的國防和外交政策需要具有下一代思維 (next-generation thinking),必須要運用新技術來與中國和俄羅斯爭勝。

他說,中國不太可能會攻擊美國的航空母艦,但是經常對美國進行網絡襲擊;中俄兩國不太可能在航空母艦等武器裝備上與美國抗衡,但是他們試圖通過發展人工智能等新型武器,抗衡美國的軍事實力。他認為,美國必須要發展更小型、更便宜的下一代武器,應對中俄的挑戰,並在人工智能、超音速和網絡武器上投入更多。

穆爾頓擔任眾議員前曾在海軍陸戰隊服役四年,期間參加過伊拉克戰爭。他周二發表這些外交政策觀點的一天前,曾對美國媒體表示,他正考慮是否參選2020年總統大選。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