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過渡成人精神科製造二次創傷


過往筆者的個案工作,都是接觸成年人及長者居多,只間中跟進青少年個案。這學期帶兩位實習社工學生,他們被派駐專為青少年而設的精神健康服務,有幸與兩位年輕人一起,檢視這一代青少年經歷的成長環境。
 
單親家庭、家庭暴力丶校園欺凌、過份講求競爭的氛圍丶以至來自北方與日俱增的影響與威脅等等......凡此種種,都會影響青少年的心理及精神狀態。

網絡照片

而從筆者過去的工作經驗,以至實習社工的個案中,不難發現,無論是情緒以至精神紊亂,即所謂「思覺失調」,都是與成長過程中缺乏應有的關愛有關,部分個案甚至曾遭受至親虐待、離棄,亦有的在稚年時遇上危機時,至親未能提供應有的保護。
 
不難想像,在這種環境成長中的青少年,一般都缺乏自信心及安全感;套用專業術語,他們缺乏穩固依附(secure attachment),身邊的至親,無法成為自己的依附對象(attachment figure)。
 
基於人的求存本能,這些渴求被關愛的青少年,可能會向外尋求替補的依附對象(substituted attachment figure),目標可能是關心自己的師長、男女同學,部分甚至會依戀物品,演化成濫藥習慣。
 
在這班人中,部分因為出現情緒或精神癥狀,需要接受輔導或治療。可以預期,若遇上關愛他們的精神科醫生、心理學家及社工等等,都可能成為他們替補的依附對象,為他們提供當下的心靈支援,甚至依靠。
 
目前有關青少年的精神健康治療,主要由醫管局轄下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服務或思覺失調診所提供;相對成人的服務,它們有較多資源,可以為應診者提供更深入的關顧,例如診症時間較長,以及設有個案經理跟進病者在社區生活的狀況等。
 
問題是,當這批青少年由兒童過渡至成人精神科服務:一時之間,由一個温暖,貼心的關顧,轉至另一個「非人性化」,冷冰冰的治療環境,與相熟的醫護人員分離。很自然,不少都會感到難以適應:輕則因害怕分離而出現焦慮情緒(separation anxiety);較嚴重的,會感到自己又被離棄,觸發年稚時的傷痛回憶,造成二次創傷。

筆者相信,政府當局,無論是醫管局抑或社署,有必要加強對這班青少年的支援,例如可安排個案經理或社工,協助他們適應這段艱難的過渡期;甚至如兩年前政府發表的《精神健康檢討報告》所指,建立一個由青少年過渡至成人的服務模式,為他們制定全面的護理計劃。

當然,最根本的方法,還是改善成人精神科服務,令他變得更人性化一點。只是,以現時醫管局緊絀的人手及資源,這恐怕又是一條漫漫長路。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