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CitizenNews
眾說

評香港警務處長對被定罪警察的言論


【撰文:甄子明】

2017年2月15日,香港法庭裁定七個警察在2014年非法毆打一名示威者罪名成立,馬上收監,等待判刑。這是很簡單的案件,七個警察在執行任務時犯法,被定罪,他們違反了香港法律,當然也是違反了做警察的紀律,典型的知法犯法。幾個小時以後,香港警務處長發表聲明,對七個警察被裁定犯罪表示難過,並暗示他們盡忠職守,應該上訴。這是很嚴重的錯誤。

七警罪名成立翌日,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發給同袍的信。網絡照片

法庭是司法最高機構,法庭裁定七個人有罪他們就是有罪,全世界七十億人都沒有權力說這七個人無罪。所以他們馬上收監。這就是司法獨立。這七個人可以上訴,但在有其他高級法庭宣布他們無罪之前,他們一直都是有罪。這是最基本的司法程序,警務處長完全了解,否則就是大笑話。警務處長怎麼可以暗示他們無罪,應該上訴?這種言論其實是藐視法庭。

警務處長的身份是執法機構最高負責人,是整個司法體制的一部分,極力維護、保護司法機關是他的責任,尊重法庭判決是最起碼的一步。他不單沒有說尊重法庭,反而說對法庭裁決表示難過,其實是以執法首長的身份藐視法庭,是憲制錯誤。

既然七個警察在執行任務時犯法,他們是執法人員,肯定犯了警察內部紀律,而且犯法警察不應該繼續當警察,這些都是基本常識。如果警察犯了香港法律但在警察內部是容許的,香港警察就可以造反了。警務處長是警察的頭頭,他的責任就是要處理犯紀律的警察。他不單止沒有表示會這樣做,還在暗示七個犯罪警察做得對,他怎麼樣維持紀律?這種人怎麼可以當警務處長?香港怎麼樣找了這種人?

與國際上其他司法獨立國家比較,香港警務處長的做法明顯地與其他地方不同。在美國很多警察打人、殺人的案件,如果警察被判罪,警務處長馬上向公眾道歉,然後停止警察職位、革職,甚至市長也會陪同道歉。這樣做第一尊重法庭,第二保護其他警察,就是說犯罪的只是少數人,大部分警察是尊重法律的。第三面向公眾。為什麼香港不是這樣做?

警務處長的信息是要對公眾負責的。他給公眾的信息是什麼?他的說話是否暗示犯罪警察做得對,可以作為榜樣,那麼其他三萬警察也應該隨意違法毆打示威者?

香港警務處長犯了一個極為嚴重的錯誤,應該馬上撤職。在今天的報紙上很少此類評論,很少人從這個角度看,看不出執法首長反對司法機關的嚴重性。這也說明了香港已經習慣了司法不獨立、執法可以隨意、沒有固定標準、按政治決定誰對誰錯,香港已經自己埋葬了一國兩制,一國一制早就在實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