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論《新喜劇之王》 如果失望 只因你對周星馳「痴心錯付」


文化界、電影界已有多人評論過周星馳的《新喜劇之王》,其中一個關鍵,在於你是否有周星馳情意結,假若你對「周-星-馳」三個字投射了很高期望,便很容易作出好與壞的判斷,然而,當你持著平常心看待,則能較客觀地為成與敗定論。不過,一套電影的成與敗、好與壞,其實兩個角度之間存在著很大分別。

首先,好與壞。

坊間認為《新喜劇之王》是「炒冷飯」,誠然,同樣是跑龍套,同樣是小人物奮鬥故事,不同的,可能只是主角由男變女,背景由香港轉為內地而已。不過,叫得是「新」喜劇之王,即是喜劇之王「內地版」,戲名不叫「喜劇之王2」,即並非續集,明顯只是一個「內地版」而已。

況且,電影開宗明義已宣告了這是一個「內地版」。揭開電影序幕的是陳百強的《疾風》,這可能令人產生誤會,以為電影仍然很「香港味」,然而,伴隨《疾風》的畫面卻是一班大媽在跳舞!其實,電影從一開始就表明立場,這是香港「喜劇之王」的「大媽版」,所謂「問野風踏遍幾多長路,方可見到理想都」,那個理想都雖然同是對演戲的追求,但發生的地方、所說的故事,其實本位都是內地。

是故,所說的小人物,其實是內地的跑龍套,而非香港的「茄哩啡」。

如果你有周星馳情意結,執意認為周星馳應該訴說香港情,這完全是表錯情,你就會認為電影很差勁,但其實,他要說的完完全全是一個內地故事。

或許,應該這樣說,當香港有一個周星馳為「茄哩啡」致敬的時候,周星馳為內地跑龍套發聲,有何不可?

要說內地的跑龍套,可能,當中的辛酸更不為外人道。

香港的「茄喱啡」,大致可分為三個階級、六個組別,例如可否說話、可否面對鏡頭,以及可不可以動。然後,再由臨時演員,升為特約演員,由350元一組戲,升到每組戲850到1500元。

內地的跑龍套,又或群眾演員,據內地一個2012年的數字,橫店影視城一年就起用了30萬人次群眾演員。而群眾演員還可以「升級」為群特演員、跟組演員、特約演員。以群眾演員來說,工作一日8小時有40元人民幣,凌晨工作額外加10元,據說如碰上淋雨、抬轎、哭喪等特殊需要,又將額外加錢。至於跑龍套最關心的飯盒,群眾演員早餐可獲分配一隻雞蛋、饅頭和豆奶,午餐有四餸一湯,而晚餐即是午餐,內容一樣。看過內地一篇報道,訪問了在橫店工作的一位廿多歲群眾演員,他說單就一年就演了200多次日本兵,而「功用」當然是「死」,他最高峰在同一天「死」了8次!

王寶強在電影中演跑龍套角色,穿上白雪公主裝。

香港「茄喱啡」能夠成名,可能萬中無一,內地群眾演員要出人頭地,成功機會可能更微乎其微。而《新喜劇之王》起用王寶強,確是可圈可點,因為王寶強正出身自群眾演員,因為一部《天下無賊》才走紅,成為了一線演員。而據內地有說,當機構招募臨時演員的時候,在工作場所更貼上王寶強的照片,又或王寶強說過的話來「激勵」其他群眾演員。

說到這裡,只想指出一點,當香港有一個周星馳為「茄哩啡」致敬的時候,周星馳為內地跑龍套發聲,切切實實拍了一部內地電影,香港人不滿意,是否只是我們對周星馳投射了錯誤期望?更甚的是,香港人已不是第一次將主觀願望硬套到別人身上。

王維基就是一例。

當年香港電視失落免費電視牌照,香港人為王維基抱不平,更走到政總集會,當時不少香港人都期望王維基走出來,不過,王維基自言,他只是一個生意人,到最後也沒有現身集會。不過,王維基參選立法會又是後話。

領展亦是一例。

領展前身是領匯,當年領匯由房委會接手管理公屋、居屋的商場、停車場,香港市民又認為領展應該負上更多社會責任。然而,領展已成上市公司,我們是否又錯誤地將主觀願望放到領展身上?

電影是文化研究的一部分,但電影,又或演員、導演,雖然應該有推動當地文化的使命,但並沒有必然責任背負大眾期望。

周星馳無疑是香港文化的代表人物,但香港人有否錯誤地將主觀願望投射到周星馳身上?

好與壞,無分對錯,但如果我們錯誤地認為周星馳應該這樣、應該那樣,然後周星馳不符我們期望的時候,是周星馳不好,還是我們錯了?

不知是否「安慰作用」,有人提出電影結尾其實存在「暗黑結局」,即女主角已遇上交通意外,及後當上女主角只是「如在夢中」而已,看似為電影結局加上謎團,然後認為「其實套戲都幾好」。

不過,所謂「暗黑結局」,只是一套電影的餘韻,並非主宰一套電影成敗的關鍵。就如《潛行空間》,究竟結局當中,主角身處現實還是仍在夢中?這只是導演展現高手一面的技巧,是一種玩味,但無論結局最後有沒有陀螺在盤旋,亦無礙《潛行空間》是一套好電影的事實。同樣,如果《新喜劇之王》大部分時間令你失望,就算最後出現一個「暗黑結局」,難道就足以令你喜出望外,電影轉眼又變成佳作嗎?

成與敗,只在乎你從哪個角度去看。

有說,因為《美人魚2》的後期特效需時,作品趕不及上畫,所以才急急在上年10月中開拍《新喜劇之王》,一個月後完成了。從這個角度,算否成功?

又有說,周星馳與「新文化」存在協議,周星馳需要在2016至2019年間製造10億利潤,而《新喜劇之王》截至2月10日,內地票房雖然「一路走低」,但用一個月時間製造了5.57億票房,從這個角度,算否成功?

好與壞、成與敗,只差你從哪個角度去看罷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