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內地有患病的「藥神」,香港有過勞的醫護!


領導,求你一件事,求求你們別再查了,這藥假不假,病人自己能不知道嗎?我得病三年,正版藥吃了三年,房子吃沒了,家人被我吃垮了,現在這便宜藥才賣500,能救命……藥販子根本不賺錢吶,誰家還能沒有個病人,你就能夠保證自己一輩子不生病嗎?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嗎?

這是電影《我不是藥神》的一段對白,據聞戳中不少內地觀眾的哭點。電影除了票房大賣,亦喚起大眾關注電影外的真實問題,甚至總理李克強都批示要求抗癌藥盡快減價。

 老奶奶僅出場3分鐘,卻成為《我不是藥神》中的最大淚點。影片截圖

電影改編自真人真事,真實的主角陸勇患有慢粒性白血病,需要服用進口抗癌藥,但因藥物太貴,負擔太大,耗盡積蓄後,惟有從印度買來仿製藥,並且向其他病人推介及代購,但卻因此被指銷售假藥而被捕。陸勇被關進看守所百多天,期間有數百名病人聯名上書,最終內地有關部門宣布不予起訴。陸勇的故事造就電影的製作,亦推動內地加快審批國外新藥的流程,更多的抗癌藥被納入醫保範圍,自2018年5月1日起,大部分進口抗癌藥將不再收關稅。

內地因看病貴,買藥更貴,導致醫病困難,早已為人詬病。而回到香港,醫病亦不容易。除非個人經濟充裕、或有能力購買醫療保險、或擁有優厚的員工福利,能夠求診收費不菲的私家醫院、醫療集團及私人專科醫生。市民大眾如患上傷風感冒等小病或會看收費二三百元的私人普通科醫生;但遇上半夜急病,大多前往公立醫院急症室求診;若患上專科疾病,亦大多輪候公立醫院專科門診。根據醫管局所公布的「急症室等候時間」,各醫院急症室的等候時間起碼1小時;而醫管局的「專科門診新症輪候時間」,更普遍以年計算。

近期亦有不同媒體報導:在冬季流感高峰期下,公立醫院急症室的求診人次持續上升,多間公立醫院的內科病床亦持續爆滿。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更曾形容,公院病房有如「戰地醫院」。醫生、護士及專職醫療人員相繼發起集會或遊行,申訴人手及設施不足。「杏林覺醒」的黃任匡醫生更指出:公立醫院床位爆滿,前線醫護壓力爆煲,不止因為資源或人手不足,亦因為政府忽略人口政策,並要求政府暫停每日150個單程證名額。其後亦有公立醫院放射治療師覺得:每天工作所接觸的10個病人中有7個新移民,並認為大量新移民佔用本地醫療服務,已影響香港人使用。

前線護士(左)和醫生(右)分別遊行和集會,表達對流感高峰期,前線醫護人員壓力爆燈表達不滿。

與此同時,一直關注新移民權益的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向政府請願,要求調撥單程證配額,讓子女單獨留港的內地單親母親來港定居。另外,他們亦召開記者會提出:單程證目的為家庭團聚,家庭團聚是國際人權;並認為有些社會人士的言論是抹黑及污名化新移民。社區組織幹事施麗珊表示:對於醫院爆煲問題被指與新移民有關,「言論過於武斷,欠缺理據支持,又指『冇諗過醫生都會咁講』。」同屬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並一直關注香港病人權益的彭鴻昌這次亦為新移民「發聲」,指出新移民同樣為香港作出貢獻,並認為人口老化才是令公立醫院「逼爆」的原因,彭鴻昌更與黃任匡醫生在網台進行激烈的討論。

有關新移民為香港社會帶來沉重醫療負擔一說,引起社會上多番討論,但政府或醫管局均聲稱沒有新移民使用公立醫院的數據。然而,我們不能否定每年有大量單程證移民。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數據,2018年中「人口臨時數字為7,448,900,較前一年增加57,200人…持單程證來港人數有41,000人」。正如黃任匡醫生所講:「當七成的人口增長都來自新移民,假設每年增長的醫療需求主要來自新移民,不是很合理的推論嗎?」

無論是內地的看病買藥問題,還是香港的公營醫療崩潰,均是非常複雜的社會問題。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內地有患病的「藥神」,香港有過勞的醫護,大家都努力「救人」。若果將《我不是藥神》的那段對白代入香港的處境,不知可否喚起更多人,尤其是在位者,關注背後的真實問題?

領導,求你一件事,求求你們別再批人來了,新移民病人多不多,一起輪候的病人自己能不知道嗎?我得病三年,輪候了三年,工作早沒了,家人被我拖垮了,現在只想早日治療,能救命……但醫生護士根本沒休息吶,誰家還能沒有個病人,你就能夠保證自己一輩子不生病嗎?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嗎?

我們明白內地人在內地醫病困難,亦了解與家人團聚是人權。香港人不應該歧視新移民,新移民亦不應該以「被歧視」為名,「侵犯」香港人的原有基本權利,大家從來都應該一視同仁。香港早已「超載」,無人想「攬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