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修例移交逃犯到大陸 李家超:不涉政治罪行 涂謹申:影響大過23條立法


保安局提出修訂移交逃犯的兩條法例,建議用「一次性個案方式」,處理包括中國內地及台灣當局的移交逃犯要求,港人在內地及台灣涉嫌犯法,或會被移送當地受審,過程涉及特首簽署及法庭審訊。有關修例引起社會爭議,擔心在港異見人士被指觸犯內地法例,移交大陸受審。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今天的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上,多次稱修例是為了堵塞現有《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和《逃犯條例》的法律漏洞,保障社會安全。他又稱,移交逃犯不涉政治性質罪行,但民主派議員關注,異見人士被內地指控經濟犯罪的話,也有機會被移交。

政府及建制派以少女潘曉穎去年在台灣疑被謀殺的案件力倡修例,李家超指,除了一宗「台灣殺人案」之外,另外有四宗案件有待處理,包括三宗疑犯在香港殺人後,潛逃到香港以外的地方,以及一宗綁架案的疑犯從外地潛逃到本港。多名民主派議員批評政府修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藉此修改中港兩地的逃犯移交安排,並質疑內地司法制度不公平,相關修例未能保護港人受到公平審訊的權益。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批評,20年來中港兩地仍未能達成協議,今次修例是港府單方面「交人」,影響遠超過《基本法》23條立法。

李家超透露,除了一宗「台灣殺人案」外,另外有四宗移交逃犯案件有待處理。何君健攝

李家超指,香港至今只與32個司法管轄區簽訂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協定,以及與20個司法管轄區簽訂移交逃犯協定,有多達100多個地區仍未與香港達成雙邊協定或適用香港的多邊條約「長期安排」。他指,「台灣殺人案」是觸發點,凸顯了現有的法律缺陷以及執行上的漏洞。他又稱,現有條文規定的逃犯移交安排,只能透過附屬法例方式在立法會審議,而審議過程中有關案情細節會被公開,審議時間亦由最短4個星期至最長7個星期,涉案人士可以即時逃離本港,政府無權阻止,故現有做法難以執行。 李家超強調,今次修例的建議,當事人仍依法享有《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和《逃犯條例》兩條條例所載列的個人權利保障包括:

(i) 須符合有關行為在兩個司法管轄區同樣構成罪行(雙重犯罪)的原則 。 就移交逃犯而言 ,相關罪行更只能屬於《逃犯條例》附件一載列的46項的嚴重罪行類別,該些類別以外的罪行不能處理;

(ii) 若有違「一罪兩審」(即在一地已審訊的罪行,不能在另一方再審訊)原則,被請求方須拒絕請求;

(iii) 涉及政治性質罪行須拒絕請求;

(iv) 因種族、宗教、國籍或政治意見而蒙受不利或被檢控/懲罰者須拒絕請求;

(v) 若相關罪行可判處死刑,請求方須先保證不會執行死刑,否則須拒絕請求。

李家超又說,有關人士在法庭亦可以作出充分的抗辯,包括可以有律師代表,亦可以針對《逃犯條例》裏面每一個保障條文提出抗辯。若法庭真的頒發了拘押令,亦可以申請人身保護令,上訴至終審法院或司法覆核。

多名民主派議員質疑,若保安局要解決台灣兇殺案問題,應將修例建議先適用於台灣地區,日後再解決其他地區的「長期安排」。李家超回應,今次修例是因應台灣兇殺案而出現的法律漏洞,不應該只是盲目處理一個問題,「不應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如果同一案情發生在澳門、大陸,我係咪唔處理佢?」

民主黨涂謹申一度激動表示:「大陸20年都傾唔到協議啊嘛。」涂發言時批評局方修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如要解決台灣兇殺案問題,港府應該早於一年前就與台灣展開符合國際要求的逃犯移交協定,而非藉今次修例由港府單方面「交人」,「香港與大陸傾咗20年,傾唔到協議,係邊個造成? 無協議就我哋單方面交人啦,一波又一波衝擊我哋嘅法治。」、「咁樣嘅修訂係影響每一個身處香港的人 ,影響遠遠超過23條。」他認為,《基本法》23條是本地罪行、由本地法庭處理,但移交逃犯協議之下,法庭不能審理其他司法管轄區的法治、律師辯護制度以及是否公正審訊等問題,涂謹申直斥:「有啲國家同地區,我哋諗都唔會諗同佢哋簽任何逃犯協議。」

涂謹申質疑,今次修例是港府單方面「交人」,影響遠遠超過《基本法》23條立法。何君健攝

議會陣線區諾軒批評,修例抺殺了20年來中港兩地商討移交逃犯的過程,他引述1998年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曾經表示:「鑑於兩地法律和司法制度有極大差異,必須審慎行事」、「維護一國兩制和保障港人利益為首要考慮。」他指,2000年中港兩地舉行了四輪專家會談,制定了140頁中港兩地移交逃犯研究,當時有份參與會談的律政司副國際法律專員紀慧玲表示:「《逃犯條例》的規定可供借鑑,但未必適宜全盤套用在香港和內地之間的移交逃犯安排」。

區諾軒說,港府曾訂下移交逃犯初步方向的五大原則,但現時局方文件卻隻字不提,亦不就修改《逃犯條例》進行公眾諮詢,只將10頁文件放上保安局網站,他質疑政府理據薄弱、文件粗疏。 李家超稱,應該將「長期安排」協議與「一次性個案方式」安排分開處理,「你如果永遠將兩件事擺埋一齊,係唔公道。」

李家超說,今次修訂不是針對單一司法管轄區,而是全世界仍未與香港達成「長期安排」協議的司法管轄區,他認為現時的建議做法,已參考應用普通法的外國國家,皆由行政機關(例如英國的國務大臣、加拿大的外交部長以南非總統等)發出證明書實施該等安排,故建議由行政長官發出證明書,提供基礎以啟動處理臨時拘捕及移交的請求。

公民黨楊岳橋質疑,中港20多年未能達成協議,原因正正是因為「大家信唔過內地嘅制度」。他舉例 《逃犯條例》中的附表其中一項罪行為「與財政事宜、課稅或關稅有關的罪行」,指內地政府經常以這條罪行「去屈一個人」。他續指,特首去年拒絕按美國要求引渡一名疑犯,當中令人憂慮特首或會受到政治壓力而簽署拘捕令,故建議今次修例只局限於台灣。

法律界議員郭榮鏗同樣質疑內地司法制度,指中國在世界公義、保護人權方面排名第108位,「你係咪放心將香港人移交內地,按內地司法制度,俾到佢一個公平的審訊。」、「內地有不少案件拉咗三五七年都唔放出來,最後審嘅一日係閉門式,家屬都唔可以旁聽既審訊。」

對於民主派議員批評內地司法制度,李家超認為僅屬個人看法,「郭(榮鏗)議員對內地司法制度有佢自己嘅睇法,呢個我理解,我亦唔打算辯論或說服。」李家超指出,中國已與50多個國家簽定引渡協議,以及64個國家簽定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協議,「其他國家簽呢啲協議嘅時候,唔通無諗過呢啲問題咩?」李家超指,根據2011年的數據顯示,香港有17萬人在內地工作,每日有20至30萬人由香港往返內地,「如果大家擔心內地嘅司法制度,我相信未必會有咁大嘅數字喺內地工作或者出現。」

法律界議員郭榮鏗,質疑內地司法制度沒有公平審訊。何君健攝

民主黨許智峰建議局方考慮透過現有做法,即以附屬法例方式在立法會審議時,進行閉門會議以避免披露案情細節。李家超解釋,即使現有通過附屬法例討論後,需要刊登憲報,涉案人士資料仍會「公諸於世」。有議員質疑若逃犯移交後,在其他司法管轄區受到不公平對待、違反協議的話,港府會如何處理,李家超說:「我哋同不同國家簽定協議20年來,每個國家都會履行、唔會違反,而且呢啲協議公開,每個國家去簽都係好莊嚴嘅承諾。」

大部分建制派議員支持政府修例,批評泛民議員是散播恐懼、「政治驚恐症」。謝偉俊以藝術家艾未未為例,認為即使艾未未牽涉政治,但如犯上逃稅等經濟性質罪行,亦不應該因此忽視其刑責,「唔應該因為政治背景,不受其他刑事後果。」經民聯梁美芬指出,移交逃犯安排的共同目標是為了打擊犯罪,她認為香港法庭按普通法保障人權方面,十分有經驗,為了市民利益不應反對懲處犯上嚴重罪行的逃犯。

李家超最後在會上道:「我可以選擇不處理,話俾大家聽現有法律做唔到,容易過而家同大家解釋建議,但我諗大家都同意,良心係唔會容許我哋咁樣。」毛孟靜提出臨時動議,建議今次修例是「先易後難」,先處理台灣地區事宜;楊岳橋同樣建議修例只適用於台灣地區;郭榮鏗則提出設日落條款,最終三個臨時動議同樣被否決。保安局預計今個立法年度提交條例草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