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失落有時(一)


痛失家人,當然是傷心難過,但是有些華人的傳統卻奉勸遺屬不可太傷心,更要慎防眼淚滴到逝者身上,因為流涙難過會令死者走得不放心。
 
可是,那是與我們相沫與共,相伴相依的親人啊!怎可不流下永別之淚?
 
處理哀傷的心理學家更認為,刻意逃避或抑壓難過之情皆不是適當的應對方式,反而,對離世的至親流露憂傷哀慟之情,有助喪親者更快越過傷痛幽谷,回復正常生活的軌道。但是,親屬亦須明白時間未必是沖淡失落的良藥,要克服痛失至親之傷鬱,需要接受死亡這個不能改變的事實,還要主動地正視哀傷,個人採取積極的相應「行動」。

在受過輔導學訓練的陳偉雄牧師所著的《失落有時》中,提到哀傷治療師William Worden稱這些行動為哀悼「任務 」(Four Tasks of Mourning) ,書內記載了不少真實個案,其中一位新寡痛失結䄜三十載因癌症去世的丈夫,作者在探訪未亡人時,應用了大師所建議的技巧:

(一)   接受失去的事實
作者與這位太太談及逝者過往有關的生活點滴,並適時詢問安葬儀式,以強化去世的事實。

(二)   處理哀痛情緒和行為
 作者藉和逝者遺孀重溫她與亡夫的相片讓她表達和紓緩哀痛,静静地陪伴著她垂涙。

(三)   適應一個沒有逝者的世界
重投熟悉的工作或發掘新潛能可慢慢重建自我形象,安定後可嘗試擴大社交圈。

(四)   找一個和逝者連結的方法
例如可在婚姻紀念日到丈夫墳前緬懷過往同行的時光。
 
故此,處理家人辭世的哀傷並不是斷絕七情六慾的忘記逝者,而是不再執著依附亡者,停止埋怨,專注當下,改以另類方式去懷念深厚真摯的親情。
 
遺屬在喪親時除了情緒鬱結外,還常會感到壓力,兩位心理學家Margaret Stroebe 和Henk Schut 統稱之為雙重歷程模式(Dual Process Model):一是失落導向(Loss-orientation)壓力源,亦即對家人離世這個經歷本身所感到的失落,另一是修復導向(Restoration-orientation)壓力源,就是在適應轉變如嘗試新事物時常覺力有未逮。喪親者很多時會對抗(confront)或逃避(avoid)兩種壓力,由一種導向反復走向另一導向(Oscillation),但他們會逐漸由負面情緒走向正面,在兩個導向中達至平𧗾,不過,當時人仍要自己付出個人努力才可離遁困境。

網絡照片

例如在作者的探訪個案中,一位白頭人送黑頭人的婆婆,她一邊廂要內在處理喪女的壓力(失落導向),但由於女婿很快便另結新歡,而婆婆又缺乏支援難以傾訴宣洩,故而久久未能放下哀痛之情。那邊廂又因為女婿將幼女交托婆婆撫養,她無奈卻要盡快投入照顧孫女的新生活(修復導向),面對兩難,婆婆在逃避與迎向兩端擺盪。
 
後來,經轉介到教會的喪親關懷小組,婆婆的哀痛得到機會表達和紓緩, 落實了Worden所建議的工程二:處理。婆婆本來處在頓失愛女及驟然又再獨挑撫養孤雛的兩難之間,兩端皆難以調整,但因為可以在小組中分享到其他人失落的經驗,及得到一些實質的支援,並且經過組員的勸解,漸放下對女婿的怨恨,開始嘗試體諒他的難處和需要,逐步亦達到Worden的工程三:適應。
 
不過,不論「哀悼任務 」或「雙重歷程模式」,當事人本身均要付出努力以配合輔導員的導引和建議,然而,個人的意志力有限,特別是在遽失至親時,不少人常拒受安慰,乏力向前行,怎麼辦?(待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