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林子健案三月中判案 辯方結案陳詞指CCTV在關鍵部分有盲點


2017年報稱在旺角遭人擄走及禁錮的民主黨成員林子健,被警方控告一項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案件於1月審結,今日進行結案陳詞,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隨後宣佈下月15號作出裁決。

控方案情主要倚賴閉路電視,其中見到疑似林子健當日(2017年8月11日)下午約5時45分,去過旺角銀座廣場的大家樂洗手間,林曾向外界表示,當日去完洗手間後才被擄。控方伍健民指:「如果他去到洗手間,係無可能被人擄劫。他將去洗手間的次序推前,但我們見到,他行經過晒(報稱)被擄劫的地點。」辯方則表示,不認同錄影所見的人是林子健。

林子健的代表律師陳偉彥在結案陳詞時,認為控方的警員證人,無可能清楚閉路電視與真實時間(real time)相差多少,亦因此不可能繪製疑似林的路線圖。他又指控方呈堂的閉路電視在關鍵部分有盲點,並質疑控方證物當中為何沒有行車記錄器(車Cam),而閉路電視影到多架車的車牌,「完全唔明白控方點解有咁大漏洞。」控方在庭上對這些說法沒有任何回應。

林子健(黃衫者)今早出庭,多名親友到場支持。莊曉彤攝

林子健今早穿著耶魯大學的黃色衛衣到庭,庭內親友席明顯較以往多人,約有15人,包括為林子健擔任品格證人的中文大學神學院副教授龔立人。

控方陳詞時,形容案件「水晶球咁清楚,crystally clear」,又指林子健對媒體所講的故事,與報案落口供時所講吻合,「但那些不是事實,只係代表他一向都係講同一個假故事。」

控方除了提出林子健去大家樂洗手間的先後次序不符外,另一點主要理據是,林子健報稱受虐後的反應與受虐人士的反應不吻合。控方律師伍健民形容林子健報稱被虐後,「他回到屋苑的閉路電視(見到),他坐在起卸區嘆飲品、食煙,喺度思量,好『他條』咁坐喺度,而大家都聽過他向媒體講好心急番屋企。」並在約20分鐘後才「施施然離開」,而且林回家後亦沒有即刻拔釘。

伍續道:「好明顯,講得貼切啲,係做show。」此時,坐在庭內最後一排的林子健細細聲說「痴線。」伍健民續指林曾對外表示會與警方合作,但實際上並沒有,林隨即大聲說:「有呀,咁樣講大講話都得嘅。」裁判官蘇惠德立即要求林站立,訓斥指林已經不只一次打斷控方陳詞,提醒如有意見可以向代表律師提出,而代表律師亦有機會回應控方。林表示抱歉,又指:「明白,我只係覺得有人講大話。」

伍健民又形容,從閉路電視見到,林子健悠然自得、平平安安行過報稱被擄一帶的路段,又指林「個背囊大到不得了」、「佢嘅身形喺條街度係鶴立雞群,好容易認」。控方案情中亦針對疑似林子健的路線作出澄清,例如伍說:「控方不需要證明他去過西貢,(那些片)的確係比較蒙」、「就算他有無上小巴都不重要,你話在那個環節發生事件,旺角、油麻地人來人往,他不報案都有人報案,但都係看不到、聽不到,擠逼的砵蘭街都無人看到(有人被擄)。」

控方呈堂證據又包括5段林子健在報稱被擄後,於媒體公開評論或受訪的錄影/聲音片段。裁判官蘇惠德一度向控方查詢:「之前話係為咗證明不一致性的?」伍健民答道:「其實係證明他向媒體講出事件的說法,同警方講的一件被擄走事件,大致上係吻合⋯⋯我們唔係說他講真話,而係他不能講其他版本的大話。」

眾新聞早前根據控方證供,製圖顯示林子健在圖中紅點搭小巴離開。

辯方律師陳偉彥結案陳詞,首先指控方的警員證人不可能根據閉路電視計算出真實時間(real time),繼而繪製疑似林子健的路線圖。該名警員在接受盤問時承認,在林報稱案發當日(2017年8月11日)後的兩星期內,校對閉路電視錄影與真實時間的差距,但不可能知道當日閉路電視錄影裡的時間,與實時相差多少。陳形容:「既然排不出前後次序,控方排不出路線,(控方證據)玩完了。」

陳偉彥又指,有逾8米距離沒有閉路電視影到,認為:「影不到的地方有大半條街,(法庭)必需要考慮,有可能林子健在呢度被人擄走。」他在陳詞時又提到,如果是黑社會斬人、打架這般嘈吵,附近街鋪的人才會留意到,但被擄走只是很短時間內發生的事,所以認為控方找來街鋪店員/店主作供,不能充分證明當日沒有不尋常事件或有人被擄走,而且「他們亦講不到盲點:公園、後巷、馬路中心,只睇到鋪頭門口。」質疑控方呈堂證據當中為何沒有行車記錄器(車Cam),形容這是搜證時的一大漏洞。

辯方又反駁了控方的一些說法,例如控方指林子健報稱被虐後的反應引起疑問,陳偉彥稱:「嘆煙、飲品,能不能夠證明任何嘢話他虛報?完全唔得。因為有太多可能性,可能他屋企不讓他食煙。」又例如控方指林回家後沒有即刻拔釘,辯方則指,雙方的專家證人都處理過一些個案,被虐者沒有即時報案,並指:「事實係,(林子健)番到屋企都半夜,第二日都真係有報警。」

控方沒有就辯方的理據作回應,但要求澄清控方警員證人的某一句供詞,以確定該名警員證人有否較對全部錄影時間,抑或只是負責其中一部分。控辯雙方最後獲法庭批准,取得相關的法庭錄音,3月9日前作確認。

林子健報稱被擄及虐打翌日召開記者會。資料圖片

另外,控辯雙方均有找來法醫病理學專家證人,協助法庭判斷林子健身上的傷勢屬自殘或受襲。控方結案陳詞時,形容從雙方專家證人的作供顯示,「極其量只係兩者都有可能,而辯方專家證人Dr. Payne-James 沒有親身驗傷。」辯方則指,控方的賴世澤醫生在接受盤問時承認,醫學證據不足以肯定是自殘或受襲,而賴世澤不是毒藥學專家,所以不能肯定林子健報稱被迅速迷暈是否講大話。

就林子健是否曾拒絕落口供,控辯雙方亦有爭拗。控方首先指「控方證人同他落口供落到一半,他無繼續。」辯方則在補充陳詞時指:「8月11號落口供,8月15號被捕,其實係好短時間。首先係看不到重要性,話他(林子健)無興趣落係不公平。」最後,控方決定刪去結案陳詞中的一句:「見畢醫生後,被告人拒絕了PW1(控方第一證人)繼續完成餘下的書面證詞的要求。」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