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元宵節說故事:乖僻背後的無限柔情


今日是正月十五元宵節,亦即是中國人的情人節。筆者做了多年個案工作,曾經耳聞目睹林林種種的夫妻與伴侶關係,而令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以下的一個愛情故事。

甚麼是最動人及無私的愛情?

網絡照片

望伯20多年前被確診患上鼻煙癌,他為免連累妻子與一對兒女,不想他們照顧自己,沒有向他們交代病情,一聲不響的離家出走,搬回與母親同住,默默承受著拋妻棄子的指責。

望伯獨自面對艱苦的療程:因接受電療導致單目失明,聲帶嚴重受損,無法與人作正常交談。電療的後遺症還包括不自覺地流口水,走在街上要面對途人厭惡的目光。種種打擊下,望伯漸漸封閉自己,甚少與外人溝通,甚至連兄弟姐妹也不多理睬;他的性情也變得古怪:常常喃喃自語,無緣無故發脾氣,激動時更會撼頭埋牆。

縱使甚少見面,望伯最牽掛的仍然是妻子及兒女。他一直堅持工作,至數年前才因身體問題停下來,自己過著慳儉的生活,每逢過年過節,當他們來探望母親時,總會將省下來的金錢硬塞給妻子,然後露出一臉滿足的笑容,這大概也是他一年中少有的開心時光。

筆者相信,如果不是為了妻兒,望伯早已選擇結束孤苦的人生。他努力掙扎求存,可妻兒們的態度一直冷淡,對於他的病情不聞不問,筆者曾家訪,兒子談到父親時一臉厭煩,坦言對他沒有任何感情,最怕是看到其嘴角的囗水漬,不想與他有太多接觸。

由於望伯寄居於弟弟的物業,為了他的長遠安居,筆者曾經探討離婚的可能(這樣子望伯便可以一人名義申請公屋),妻兒一方也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態度,惟一談到此,他就會岔開話題,亦叮囑筆者不要再「騷擾」其家人。望伯身上,一直保存著一張寫有其妻兒電話與地址的字條,但他從來沒有去探望他們;看得出,他對家人仍然是一往情深,可不敢打擾他們,寧可自己孤獨,也希望他們過得安好。

望伯唯一的喜好,是收集不值錢的裝飾古玩,而他身上也常掛滿不同式樣的玉器,在旁人眼中,他是一位行裝古怪,性格乖僻的老人家;然而筆者看到的,是乖僻背後的無限柔情。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