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澳洲曾與中國簽引渡協議 國會關注人權反對 胎死腹中


香港政府保安局提出修訂移交逃犯的兩條法例,港人在內地及台灣涉嫌犯法,或會被移送當地受審。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回應時提到澳洲例子,指澳洲幾年前與中國內地簽署引渡協議,但最終澳洲國會因擔心中國未能確保公平審訊,拒絕通過協議。

資料顯示,中國與澳洲於2007年9月6日,由時任中國外交部長楊潔篪、時任澳洲總檢察長菲利普拉多克(Philip Ruddock)簽訂引渡協議(當時中國國家主席是胡錦濤,澳洲總理為自由黨霍華德 John Howard)。澳洲政府之後研究協議內容,在2016年3月2日呈交坎培拉聯邦議會,待議員表決通過後才正式生效。2016年3月28日,在野工黨表示不會支持通過協議(當時中國國家主席是習近平,澳洲總理為自由黨特恩布爾 Malcolm Turnbull),澳洲政府取消將協議交到聯邦議會付諸表決,協議胎死腹中。

澳洲聯邦議會一個處理協議的委員會,曾負責審議政府律政部(Attorney-General’s Department)提交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澳大利亞引渡條約》(Treaty on Extradition between Australia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委員會2016年完成報告,附有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澳洲法律委員會(Law Council of Australia)的意見。澳洲法律委員會是該國法律社團及大律師所組成的聯會。

報告提出多項引起關注的人權議題,以下是其中5項:

澳洲聯邦國會外貌。網上圖片

1. 中國欠公平審訊權利:

國際特赦組織在呈交委員會的文件中提及:「中國沒有獨立的司法制度,許多疑犯不能獲得法律意見,尤其是政治敏感案件。透過折磨、虐待強迫『認罪』是中國刑事法體制裡重要的一環,除了近期有些法律、管制、政策,嘗試約束這些行為。」

澳洲法律委員會指出,只有少數國家與中國簽訂雙邊引渡條例,當中甚少民主國家。中國與美國、英國、加拿大、歐盟、紐西蘭等,均沒有簽訂引渡條例。委員會又強調,中國並未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在國內生效,澳洲作為履行ICCPR的國家,如引渡疑犯到中國-一個可能沒有公平審訊權利的地方,會違犯其作為公約締約國的義務。

2. 中國有可能執行死刑:

在中澳於2007年簽署的引渡協議當中,第3條列明了拒絕引渡的理由,其中第6項指,如被引渡的疑犯有機會被判死刑,「除非請求(引渡)方保證不判處死刑,或者在判處死刑的情況下不執行死刑」,否則拒絕引渡。2016年的報告形容,中國為人所知,會對非極其嚴重的罪行判以死刑,以及在判決時缺乏透明度,這些足以令人質疑有關條例能否落實。中國沒有公開判處死刑及執行死刑的數字,反映其欠缺透明度。澳洲律政部則引用非政府組織報告指,約有2400人於2014年在中國被處死。

國際特赦組織建議,中澳協議應該明確寫道:「不能判以死判。」但澳洲律政部認為,基於尊重國家主權、司法獨立的原則,不能阻止他國政府判處死刑,只能確保不執行該判決。澳洲法律委員會認為,「不執行死刑」這個說法沒有法律效力,又指即使對方不遵從也不會有後果。澳洲律政部則重申,國家之間的正式承諾是重要而有作用的。

澳洲律政部最後指出,澳洲與多個存在死刑制度的國家簽訂了雙邊引渡協議,包括:印尼、馬來西亞、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美國聯邦政府、越南、巴西、智利、以色列、南韓。

澳洲前總理特恩布爾(左)任內2015至2018年,中澳關係不再處於蜜月期。右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美聯社圖片

3. 酷刑、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處罰:

協議第3條列出一些拒絕引渡的情況,其中第7項提及:「被請求方有充分理由認為,被請求引渡人在請求方曾經遭受或者可能將會遭受酷刑或者其他殘忍、不人道或者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者處罰的。」雖然這項條文大致上獲支持,但報告憂慮澳洲政府如何決定甚麼是「充分理由」。

澳洲律政部強調,被要求引渡者有機會在引渡過程中的任何階段提出反對,並提供相關資料顯示他們可能會被施以酷刑或虐待。要決定是否有「充分理由」懷疑被引渡者有危險,律政部會進行廣泛研究,了解要求引渡國的酷刑、虐待等情況是否盛行、國際上相關的人權報道、國際認可的人權報道、要求被指施行酷刑或虐待的國家,給予有把握的保證。

4. 協議沒提「不公或壓迫(unjust or oppressive)」可拒絕引渡:

協議第4條列出了「可以拒絕引渡的理由」,其中第3項指:「被請求(引渡)方在考慮到犯罪的嚴重性和請求方利益的情況下,認為就被請求引渡人的年齡、健康和其他個人情況而言,引渡該人不符合人道主義的考慮。」然而,澳洲與逾50個聯邦司法體制之間的引渡條例,以及與10個簽訂雙邊引渡條例的國家,均在協議包含「不公或壓迫」字眼,即考慮引渡是否有不公義或壓迫專制行為在其中。

澳洲法律委員會期望有關字眼一致地出現在未來簽訂的協議,包括與中國的協議。但律政部沒解釋為何與中國的協議中,沒有「不公或壓迫」字眼,稱每份協議都不一樣。

5.  難以密切關注被引渡者:

中國司法制度秘密及缺乏透明度,加上有指中國政府虐待被拘留人士、在囚者,令人關注被引渡者在中國的情況。協議第19條指出:「請求(引渡)方應當及時向被請求方通報,對被引渡人進行刑事訴訟、執行刑罰或者將該人再引渡給第三國的有關情況。」只要該被引渡者持有效的澳洲人士旅遊證件進入中國,澳洲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 (DFAT)會盡可能在實際上及法律上提供領事館的協助。

但報告認為不足以釋除疑慮。國際特赦組織質疑,如果澳洲政府不能夠密切注視被引渡者,中國政府在實行死刑、虐待及折磨時,協議下的人權保障是否仍有效。澳洲法律委員會更建議政府,非澳洲公民都要受到密切注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