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貨櫃碼頭的何去何從


【撰文:李鉞】
筆者為退休建築師

為了一個海外項目,離港10多天。回港後翻閱報章,驚見2月13日《明報》的〈和記港口貿戰撥備123億 致去年116億虧損 本港吞吐量跌〉,《信報》的〈和記港口轉蝕116億 四年最差 防範貿戰風險上季巨額撥備123億〉和《經濟日報》的〈貨櫃吞吐量跌6.6% 和記港口蝕115.5億〉。

從上看來,筆者自2017年中主倡的「貨櫃碼頭分階段遷徙」,已應箭在弦上,以迎合祖國建造「粵港澳大灣區」的未來大合唱的其中一個主調。

香港貨櫃碼頭。資料照片

20多年前了,回想香港在回歸前,筆者在灣仔六國飯店的一個酒會上,與諾貝爾獎得主楊振寧和梁秉中兩位教授閒談。當時筆者請教楊教授,建議把香港定性為全球華人均可定居的行政區可行性,以支持那時還較脆弱的市民信心,並可壓低當時的移民潮,及減輕當時居英權引來香港的空洞化。那個時候,深圳已被鄧小平定位為對外開放的經濟特區。把這兩個「特」「特」再逐步融合同城化,自當可更放異彩。當時由於筆者的構思太天馬行空,大家不置可否。

物換星移,其後是筆者參與南海油田開發、廣州體育館的改建和福田郵政局的競賽,都因各種原因,無功而回。最後是廣東省書記汪洋(現已晉升為七大常委之一)的珠江三角洲的「騰龍換鳥」,而隨着國力提升,現粵港澳大灣區的泛珠三角洲更成為中國四大經濟領域之一[註1]

隨着去年香港特別行政區委派黃遠輝的土地供應小組的全城大辯論,筆者自一開始,便主倡棄貨櫃碼頭,而把葵青[註2]提升為一現代化城市設計的第三個城市核心[註3]。

這樣的拍板進行,既可:

(A)解決香港的土地與房屋問題,包括棕土和丁屋

(B)深化香港城市房屋設計的規範

最後,貨櫃碼頭的何去何從,落籍何方,則有待筆者下回再說。是否耗盡儲備,去建那飄忽的人工島?一笑!

筆者曾與友人製作了一個搬遷及重新發展貨櫃碼頭的模型。照片由筆者提供

註釋:

(1)從中國的版圖和宏觀的角度來看,中國的經濟區域,可分為四大領域,這就是:遼東半島、環渤海、泛長江三角洲喎,泛珠三角洲。

(2)葵青乃包括葵涌貨櫃碼頭及青衣島西南及其未來的移山填海土地。

(3)自然地,有了這個約1200公頃的土地,城市設計師與建築師,自應打造這個新天地為香港的第三個城市核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