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急急如律令


【撰文:弟】

於電影、電視劇看道士作法的場面,往往會聽到「急急如律令」一語。有指「律令」為一行動迅速的神,所以「急急如律令」意思是要聽令者有如律令般急急行事;另有說法指「律令」為法律命令,意思是要聽令者急急按令辦事。筆者對道教文化認識不深,不清楚哪一說法為準,但付諸當今社會,「急急」的情況果真可變成「律令」。

最新鮮的例子發生在美國。

自詡為談判專家的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國會就興建邊境圍牆撥款談判失敗後,為保其競選承諾,以毒品、人口販運者、各種犯罪分子和幫派透過美墨邊境入侵美國為由,毅然頒佈緊急狀態,以圖繞過國會撥款興建邊境圍牆。特朗普以所謂的「緊急」情況發令爭取撥款,在講究法治、制度、規矩的美國,勢必引起一輪政治和法律爭議。不過,美國人對「緊急狀態」理應不陌生,根據紐約大學法學院Brennan Center的報告,美國現有31項不同的緊急狀態生效中,部份「緊急狀態」更加維持超過20年。然而,美國的緊急狀態令當中大部份實為外交制裁,與一般美國人生活無關,緊急狀態令相對較少關係到美國國內事務(例子有有關911恐怖襲擊和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的緊急狀態令),因此特朗普以此手段爭取撥款,至少有違常規,加上其個人風格,自然引起更大風波。

美國總統特朗普頒佈緊急狀態令,以圖繞過國會撥款興建邊境圍牆。美聯社資料照片

美國總統頒佈緊急狀態令的權力來自1976年通過的National Emergencies Act。根據法案條文,國會有權終止緊急狀態令,但操作上須得到參眾兩院分別三分之二議員的支持方才穩操勝劵,以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大致平分秋色的政治版圖,總統頒佈的緊急狀態令實難以被推翻。按此形勢,反對特朗普的人士,唯有依賴司法途徑興訟挑戰特朗普所頒佈的「緊急狀態」是否合憲合法。令人關注的是,相關法案條文並無對何謂「緊急狀態」作定義,一切可謂交由總統說了算,而美國法院一般傾向不干預行政決定。因此,法院於審理相關訴訟時,如何於防止總統濫用權力與避免干涉行政之間取得平衡,對日後總統行政權力的限制可能影響深遠。

當然,在擁有成熟民主制度的美國,選出無賴總統的機會實不大,偶有所失,不過是銀兩白花了,民主終將會自我糾正。令人憂慮的是,美國先例一開,其他國家、地區的元首、領袖相繼東施效顰,以「緊急狀態」作為打壓異己、剝削人權的工具。

有此考慮,不得不提地球另一邊的香港也有一條《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香港法例第241章)。根據《條例》,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在認為屬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可訂立任何他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包括壓制言論、沒收財產、搜查處所、逮捕、羈留、驅逐、遞解離境等,而違反該等規例的人,亦可被處以最高為終身監禁的刑罰。《條例》偏重行政權力,亦對何謂「緊急情況」沒有明確限制,較容易被濫用。與美國不同,立法會是沒有權力推翻特首於《條例》下的決定(即使有,相關議案亦當然不可能會被通過)。

什麼是「緊急」的情況,可能是特首一人說了算;於「緊急情況」下什麼規例是合乎公眾利益,也可能是特首一人說了算——除非法院認為相關行為不合理地違反《基本法》對人權、自由的保障。一道「緊急情況」令,可能是對反對者、抗爭者的催命符咒。此想像可能有點杞人憂天,但面對越來越怪誕的社會、政治環境,於什麼都能提升至危害國家安全(或面子)層面的時代,又有什麼不可能呢?要自保,可能只有一個方法——請位道士作法,望牛鬼蛇神速速消失,急急如律令。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