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李銳告別式八寶山舉行 遺體蓋中共黨旗 「敏感人物」遭禁前往


李銳告別式今早在北京八寶山公墓舉行,遺體蓋上中共黨旗。網上圖片
數以百計民眾到場悼念李銳。高瑜Twitter
民眾到八寶山悼念李銳。高瑜Twitter
高瑜在Twitter留言稱:「請大家注意那個戴口罩,背背包的人。今天八寶山東大廳前的廣場,像他那樣的人不少,專門阻止參加告別式的人們合影。」高瑜Twitter

中共自由派元老李銳的告別式,周三上午在北京八寶山公墓舉行。李銳遺體覆蓋中共黨旗,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等致送花圈,但場內禁止拍照,未有派發書面生平,場外也未懸掛橫幅。據《美國之音》周二報道,在告別式舉行前夕,當局啟動維穩機制,限制「敏感人物」前往。

中央社報道,從遺體覆蓋中共黨旗,以及習近平等黨內領導人致送花圈來看,李銳的喪禮大致按照規格舉行。但從場內禁止拍照、未派發書面生平,以及禮堂門上沒有懸掛橫幅來看,則體現了李銳因晚年敢言所帶來的敏感性。

李銳生前曾任毛澤東秘書,歷任中共中組部常務副部長、水利部副部長、中共第12屆中央委員,以及一度為安插退休高幹而設立的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這使得李銳除了「黨內自由派」稱呼,也多了「元老」的標籤,讓他的喪禮規格受到矚目。

告別式上午9時在八寶山革命公墓東禮堂舉行,中央社的報道說,現場湧入數百民眾前往悼念。其中,除部分是李銳在組織部及水利部的舊屬,還有一些立場傾向自由派的人士及支持者。除了簽名,還有人當場題詞,或是攜帶事先預備好的題詞表達悼念。

報道稱,由於禮堂外並未如一般中共老幹部喪禮般,掛出諸如「李銳同志」的標示橫幅,前往致意的民眾,都是自動朝人最多的東禮堂方向前去。但現場也未如黨內慣例派發書面生平,因而引發議論。

有人為李銳抱屈說,李銳生前在黨內被整,坐過不少年的黑牢。如今身後「這樣被對待」,禮堂門口連橫幅都不掛,並不公平。一名前往悼念的李銳友人表示,在場內的告別式上,司儀僅以口頭簡短宣讀了李銳的生平,但內容不似其他亡故老幹部多。李銳遺體則躺臥在鮮花間,身上蓋有中共黨旗,供眾人瞻仰遺容。前往悼念的現任官員並不多,以中組部為主。

李銳逝世後,中共中顧委成員只剩下焦若愚、袁寶華、蘇毅然、李力安、萬海峰等5人在世,其中4人已逾100歲。此外,曾大力拔擢前總書記胡錦濤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宋平,也被視為元老,今年已102歲。

《美國之音》周二晚發出報道,指中國當局啟動「維穩」機制,並引述在北京的資深傳媒人高瑜周二說:「這些警察剛讓我給轟走,搞了我一天,我什麼也沒有幹,氣得我夜裏睡不着,只能看書,早上才迷糊(睡)着。我今天訂了三個花籃,現在不讓我去送,說是讓我快遞,我能快遞嗎我?他們(警察)說,可以『閃送』。我說,不成,我要求他們(開車)拉着讓我送到(八寶山公墓)門口去,結果還是不成。我現在約好一個朋友替我送去。」

高瑜說,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和前六四學運領導人王丹,都委托她給李銳送上花籃。不過,高瑜在李銳追悼會結束前將被「控制」,京城其他敏感人物此時也被維穩。

人權活動人士胡佳對《美國之音》說:「這個肯定是要的,多年以前趙紫陽先生去世的時候,中共中央辦公廳羅列了13個絕對不允許參加趙紫陽先生追悼會的,包括鮑彤、胡績偉、楊繼繩和我。李銳先生的追悼會又是中共中央辦公廳(負責)。2005年我就在它那裏掛了號,現在已經是2019年了,這種維穩狀態一直是在升級,所以肯定我去不了。雖然我本人跟李銳先生沒有私人交往,但是還是被他們(當局)列在需要排斥在外的範圍內。」

高瑜說,當局對李銳逝世的處理似乎起了反作用,促使更多人希望屆時前往現場。她說:「弄得草木皆兵,我都75歲了,那面(李銳)都是102歲的人了,我的天啊,一個追悼會,明天肯定盛況空前。現在這麼一說,多少人都得去。昨天我的小學同學,是個出名的五毛,還問我有關情況,說他們消息不太準確,聽說是下午開(追悼會)。我說,下午開什麼啊,那麼重要人物的追悼會?我說,早上八點半開。後來他又來電話問我。所以明天左派、右派都有人去。我看,真正的懷着虔誠心的一般人也是很多很多的。」

報道稱,被通知不得參加追悼會的還有獨立歷史學者章立凡等人。章立凡認為,中共擔憂1989年胡耀邦逝世引發的民主運動再現,因此在六四30周年前夕,「要防止任何自由火花點燃的可能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