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江・大灣・喪屍城


Walking around like regular people. They don't see each other. They only see what they want to see. They don't know they're dead.

電影《鬼眼》(The Sixth Sense)的經典對白,告訴你人死而不自知。

香港早已死了,只是你不知道,或者不接受。

你看我們的世界,看看我們的城市像什麼?除了錢外,我們已不能分辨是非黑白,我們每個人均被環境訓練成倒模一樣,喜歡同一樣的食物、喜歡同一樣的電視節目、支持相同的政治立場,信奉同一種生老病死的方法。
無綫電視劇《天與地》

一個城市怎樣邁向滅亡,早在無綫劇《天與地》中有所闡述。人死,脈博停頓、腦幹死亡,但如何判別一個城市、一個制度,是生是死?

22年來「裁定」香港已死的文章或論述多不勝數,包括香港外國記者協會(FCC)前主席、現任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總監瑞凱德(Keith Richburg)。他去年就FCC第一副主席馬凱(Victor Mallet)被逐出境一事撰文,標題開宗名義:「經過了一段時間,但香港之死終來臨(It took a while, but "The Death of Hong Kong" has arrived)」。瑞凱德所提及的「The Death of Hong Kong」,指的是《財富》雜誌著名記者克拉爾(Louis Kraar)在1995年撰寫封面文章

當年這篇文章刊登後引起軒然大波,儘管相關的傳媒集團及時澄清並表示說錯了,其實香港未死,但大家已開始問開始思考,香港是否早已滅亡?腦幹死亡?所謂的腦幹是指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自由經濟主義。

克拉爾的文章作出了接近四分之一個世紀的預言,他提出多項具體情況,包括:
1) 香港成為北京殖民地(每日150個單程證名額,20年輸入逾100萬人)、
2) 香港就像另一個內地城市(大灣區城市)、
3) 腐敗與講政治關係取代了一視同仁的法治(律政司在UCC案上未按慣例尋求獨立法律意見)以及
4) 減少使用英語,讓路廣東話與普通話等等。

《財富雜誌》1995年封面文章。

「對北京而言,無論那一派系在後鄧小平年代掌權,都會牢牢地控制香港政府的每一個部門。」(From Beijing, whichever faction emerges on top in the post-Deng Xiaoping struggle for power will control every branch of Hong Kong's governemt.)克拉爾明確指出「一國之下無兩制」,克拉爾的預言在2014年得以證實。

國務院在2014年政改鬧得沸沸揚揚之際,罕有地針對香港提出2.3萬字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即「白皮書」),更罕見的是中央對「剩餘權力」的解釋,即高度自治權限度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便享有多少,即「中央俾你做乜你先可以做,而唔係中央唔俾你做乜其他就可以做。」這個才是香港死亡的原因,即是香港由自由經濟主義走向社會福利主義或共產主義的一刻。

國務院5年後再針對香港發表網要,涉獵9市2區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綱要》總數字達到2.7萬字,其中提及「大灣區」126次,「香港」、「澳門」、「廣州」以及「深圳」分別提及102次、90次、41次及40次,這4個城市正正是區域發展的4個核心引擎,2035年前成為世界一流的灣區。

特別計算《綱要》提及個別地區的次數有其意義,皆因不少立法會議員認為香港在《網要》中被矮化成為阿四,《網要》亦令「一國兩制」模糊化。大家可以看到,「香港」不但沒有被遺忘,而是事事關心、過份關心。香港亦沒有被矮化,從林鄭月娥連番向自己說放棄精英主義便應該明白,香港根本不是高人一等。

香港在港英年代奉行「大市場小政府」(由前財政司司長郭伯偉(John James Cowperthwaite)提出),政府只是輔助角色,股市出現調整經濟要由漁村城市變身成工業重鎮,市場自己決定。再看《綱要》下的香港,事事被規劃被扶持,大家只要細心研究這份《綱要》便會看到「大政府」的手影:

1) 綠色金融中心,發展綠色認證機構;
2) 支持香港成為電影電視博覽樞紐;
3) 檢驗檢測認證中心;
4) 發展離岸人民幣、大宗商品及其他風險管理工具中心;
5) 發展海洋經濟基礎領域創新研究;
6) 發揮中藥質量標準、推進中醫藥標準化國際化;

上述6項只是冰山一角,《網要》提及或「容許」香港要發展的地方最少13項,充份展示母親對孩兒那份無微不至的愛。大家會問,究竟這份《綱要》是否2019年施政報告?特首是否林鄭月娥還重要嗎?面對權在中央、中央允許你做才可以做的氛圍下,香港自由敢試的基石沒有了。形而下的香港看似安好,只是形而上腦幹早已死亡,行屍走肉。

《綱要》的事事規劃讓缺乏政治創新與政治魅力的林鄭月娥放心,她終於可以回到政務官執行上方意旨的舊日子,鄭市長惟一的任務是讓大家誤以為香港未死(力撐單程證不影響醫療系統),The good old days不變。

Netflix熱播劇《李屍朝鮮》中的國王早已死去,只是戀棧權位的海源趙氏為權以生死草替王續命,讓人以為朝野內外一切安好沒有變化,百姓繼續無恙生活,The good old days不變。

不過世子李蒼起疑求見父王不果,決定明查暗訪,最終發現喪屍瘟疫已隨著國王行徑而舉國擴散,《李屍朝鮮》發展成一場喪屍版的權力遊戲。面對香港精神消失殞滅,誰用生死草替香港續命,告訴大家一齊安好?

說到這裡,想起英國牛津大學萬靈學院(All Souls College)曾提出被喻為史上最難作答的入學試題:二選一的話,你會選成為喪屍還是吸血殭屍?(Would you rather be a zombie or a vampire?),不準想,馬上答。10個,有9個選擇成為吸血殭屍。

《李屍朝鮮》(Kingdom)中的喪屍缺乏思考,伴隨獵食進食等生理需要的是身體反應異常敏捷,憤怒焦躁的外表找不到任何快樂與休閒的痕跡。吸血鬼呢?大家可能想到《吸血新世紀》(Twilight)中由Robert Pattinson飾演的愛德華,一群自命清高掌控黑暗權力財力的上流社會,說穿了還不是與喪屍一樣,茹毛飲血。

吸血鬼「男神化」前的原型其實是Bram Stoker筆下的《德古拉》(Dracula),殘暴善戰的弗拉德三世並不英俊,不贅。不準想,馬上再答。

Bram Stoker筆下的吸血鬼《德古拉》。

回歸前英國得到的訊息是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基本法》第五條亦特別提到,香港要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大家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基本法》要特別明言資本主義制度及生活方式不變?為什麼《逃犯條例》中特別明言適用範圍不包括中國及中國任何城市?就是不信妳。

如今融入大灣區的不過在被計劃下的經濟,要保持自由經濟主義那種自由與靈活,根本不可能。缺乏靈活自由基石的香港,早已變成喪屍之城。

This city isn't dying.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