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李銳去世:一個時代的終結?


【撰文:關慶寧】
作者是香港資深傳媒人

中共元老李銳遺體告別儀式周三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靈堂內掛著「沉痛悼念李銳同志」的橫額,遺體覆蓋中共黨旗。習近平、李克強、陳希、朱鎔基、賀國強、田紀雲等送了花圈。沒有派發生平介紹,靈堂外也沒張貼訃告和指示牌,據稱自發前來的上千民眾都是「沿著最多人前往的方向找到靈堂的」。

上千民眾到北京八寶山公墓悼念李銳。高瑜Twitter

李銳二月十六日去世,二十日就火化,加上靈堂内種種安排,不難看出當局的思路,就是要低調、快速,又盡量合乎情理地處理後事。中央第一、二號人物獻花圏,是對一位有八十年黨齡的前中顧委委員最起碼的尊重,當然也是對民眾作的姿態,以及對在世老幹部的撫慰。

李銳遺體蓋上中共黨旗。網上圖片

有人說,李銳的離去意味著一個時代的結束,這說法並不過份。近三十年來,中共黨內岀現了一個敢言的老幹部群體,包括前中紀委副書記李昌、前新華社副社長李普、人民日報前社長秦川、前總編輯胡績偉、前國務院農村研究中心主任杜潤生、社科院前副院長于光遠、新聞岀版總署前署長杜導正等人。李銳則是這個群體的標誌性人物。

這些人有下列共同特點:
一,他們都是黨內知識分子,上過大學,其中很多參加過12.9運動,在抗日烽火中投身中共革命。與那些為了打土豪分田地而革命的工農幹部不同,他們抱持著改造世界的信念加入這個隊伍。他們堅持獨立思考,不會人云亦云。因此在極左路線盛行的年代吃盡苦頭,因而對極左路線深惡痛絕,主張徹底否定文革。

二,他們有較高的理論水平和工作能力,都曾受中共老一輩領導人的重用,例如李銳曾成功說服毛澤東推遲三峽工程上馬,並被毛聘為兼職秘書。他65歲從水電部副部長任上退下後,卻被陳雲舉薦入中組部,官至常務副部長。但他們都不擅長於吹牛拍馬,因此往往成為官場鬥爭的失敗者。

三,他們都是改革開放的推動者,有不可磨滅的功勞。例如杜潤生就是公認的農村改革之父。而他們主張在經濟改革的同時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並主張認同普世價值。因此往往觸碰當局的紅線。

四,八九年春夏之間,他們主張以和平方式處理學運。其後二十多年中,他們呼籲重新評價民運,並強烈要求解除對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軟禁。

五,他們儘管和當權者存在嚴重分岐,但都選擇留在黨內以保持影響力,當然也不排除因為對這個為之奮鬥了大半輩子的黨仍有感情。事實上,他們批評當局時往往流露出恨鐵不成鋼的情感。

由於具有上述特點,這個群體在過去幾十年中和中央領導人之間形成了一種「和平共處」的局面。說到這裡,不能不提一件往事。六四事件後,中顧委內部進行清查,擬不准李銳、于光遠、杜潤生、李昌四名反對武力鎮壓的中顧委委員重新登記黨籍,這意味著把他們清岀黨外,但報到陳雲處時,這位中顧委主任卻對四位老幹部網開一面,同意他們登記。也許因為黨內超級元老作岀了榜樣吧, 其後幾代領導人對這些元老都比較客氣。他們公開批評中央的政策,也不會被扣「妄議」的帽子,他們去世後還獲「厚葬」。當然,他們的逆耳之言,有關領導人是不會認真看待的,只是忍耐著,等待他們按自然規律漸漸消失。

然而,對民眾來說,這些老人家的評論卻有特殊意義,它能鼓勵人們獨立思考,尋求真理,可惜這種局面隨著元老們一個個駕鶴西歸,將永遠成為過去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