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潛行浩劫》中的Vodka 


對酒徒來說,最難答的問題莫過於「死前最想飲的一支酒、 三支酒或N支酒……」之類。畢竟想喝的、喜歡的、未喝過的酒太多,不易狠心選擇某幾支而放棄其他。

若果問快要上陣的士兵想喝甚麼酒,他們大概不會左挑右選,而是選最接近家鄉、最能解鄉愁的酒,英國軍團可能會選威士忌,法軍可能會選紅酒或拔蘭地,俄軍或蘇軍則肯定是Vodka。

最近看了一齣叫《潛行浩劫96小時》(KURSK) 的電影,說的是2000年俄羅斯新型潛艇發生海難的故事。潛艇水手出發前的宴會固然大喝Vodka,來個痛快;當潛艇受創沉入海底,生命開始倒數時,苦苦撐持待救的水手們忽然找到Vodka,大家登時亢奮莫名,邊喝邊唱着象徵水手同袍情誼的小曲。一時間豪氣勃發,一派快意恩仇昂首迎向死亡的姿態。在那一刻,委實沒有比Vodka更適合的酒,也沒有比Vodka讓垂死的水手們更接近家鄉。

向來有一點點「幽閉恐懼症」(Claustrophobia),對形同狹小密室的潛艇有份抗拒, 對發生在潛艇的故事通常有點hesitate。不過,「潛行浩劫」的故事開展得相當自然,從基地小鎮的人情友情開始,入局比較容易。

潛艇畢竟是密閉狹窄空間,發生事故後那份逃生無門在船艙坐以待救/待斃的處境始終教人泛起輕微窒息感,連呼吸也有點不暢順。「潛行浩劫」就把這份窒息感不折不扣的呈現, 教人禁不住為船員的困境而難過。

教人感觸還有那份沉鬱。Kursk號潛艇本是俄國海軍的驕傲,可在帝國斜陽下卻不幸成了恥辱的象徵。船員的生死就在驕傲與恥辱中徘徊來去,命運不得不在人道救援與僵化官僚間擺蕩。最終為了保住那份驕傲,維護永遠不會認錯的僵化官僚,船員不管如何奮力求生,如何互相扶持鼓勵,如何不讓絕望吞噬求生動力,仍脫不了受困無援而死的命運。

剩下的是一幀幀穿着軍服滿臉英氣的照片,一個個哭斷腸的遺孤,還有一個擠滿無能高階軍官的葬禮。在那一刻,沒有人再舉杯喝Vodka,因為原來舉杯的人已長眠深海。

P.S.看過電影忽然想起「三套車」這首俄羅斯民歌。 曲調有些悲涼沉鬱,跟電影的感覺好像很搭配。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