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且待來年又一春


過年,無非就是走親戚,派紅包,交換禮物,大吃大喝,重複幾句吉祥話,以及和顏悅色地回答親友們無聊的問題,例如,何時拍拖?何時結婚?何時買樓?何時生B?
一般北京人過年也差不多是這樣,另加三個活動,看春晚、上頭炷香、逛廟會。春晚真的有人看的,因為吃年夜飯後可真的沒什麼好做了。過去和小屁孩一起看春晚,是為了讓他多接觸本地文化,也是在中國生活一場的意思。從倪萍到朱軍到李詠到畢福劍到董卿到撒貝寧到今年的某某某,看著趙本山、宋祖英、小瀋陽、郭德綱、賈玲、劉謙這些演藝人起起落落,正是山河歲月,流水行雲。

上頭炷香的習俗消停了一段長時間,近年悄悄重現,北京人搶頭炷香的熱點是藏傳佛教的雍和宮,聽說曾有人為搶得頭炷香排隊七十多個小時,道聽途說,無法證實,但的確從除夕開始就有大量群眾排隊,初一當天拖男帶女前來上香的更加是絡繹不絕的。不是破四舊了、反封建了、破迷信了嗎?怎麼一回頭就「四大不空」了了?一個字,「易」。

香港人過年前逛花市,除夕一過,花市結束。北京人卻是新年逛廟會的。廟會由來已久,舊時逢年過節,人們前往廟宇拜佛祈福,商販們就在廟外擺起各式小攤買賣,吃喝玩樂俱備,這漸漸就成為定期活動,後來「廟會」演變成了如今人們節日期間,特別是春節期間的娛樂。

我家小屁孩成長歲月裡的許多個春節,都是在逛廟會,玩套圈,拉洋片,吃羊肉串裡面渡過的。地壇、廠甸、龍潭湖、東嶽廟、大觀園、白雲觀、朝陽公園等等廟會的黃泥地上,都曾經印上他的小小腳印。現在小屁孩已經不在我身邊,他已找到自己獨立的空間與心愛。我在北京看春晚,他在倫敦看舞獅。我們知道,對方過得好。

轉眼,新春過半,吃過了元宵,剩餘的鞭炮點燃了,春聯桃符收拾過來,各行各業陸續重返日常軌道,這年就算過完了。剛剛聽到院子裡鬧貓的聲音,大自然的規律,萬物衍生,有時有序。很快,新一輪小貓就要出生了,柔弱身軀在暖和潮濕的初夏容易存活下來,進入秋天前快速成長,儲藏脂肪能量,方能渡過嚴酷的冬季。然後,冬盡春來,生息輪迴。

Chris Wong攝

想起過年前金蘭姊妹購置的水仙,適時盛放後徐徐凋零。文采風流的她在面書上發表了花殘照片,題字為「花事了」。我厚顏杜撰曰:

開到荼薇花事了,且待來年又一春。

註:「開到荼薇花事了」一句,出自宋代王淇詩《春暮遊小園》。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