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俄羅斯在委內瑞拉危機中的博弈與賭局


【撰文:王家豪、羅金義】       
作者王家豪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羅金義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委內瑞拉的憲政危機再次箭在弦上,馬杜羅總統一方面禁止美國為首的西方人道物資輸入,另一方面卻歡迎俄羅斯的物資送達;在上月下旬一度宣佈自己成為臨時代總統、但目前已逃赴哥倫比亞的的反對派領袖瓜伊多聲稱,會號召百萬人到邊境突破封鎖,迄今未能成功,軍民衝突卻已釀成數死數百傷的悲劇。而更昭然若揭的,是這場危機背後的大國較勁。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下令軍警在接壤哥倫比亞邊境城鎮Urena設置路障,阻止人道物資運送入委內瑞拉。反對派民眾2月23日與當地國民警衛隊發生衝突,圖為民眾合力移開一輛起火的路障巴士。美聯社
示威的民眾遭到國民警衛隊以催淚彈鎮壓,愴惶逃奔。美聯社

美國奉行門羅主義,主宰西半球,位於拉丁美洲的委內瑞拉自然也被視為其「後花園」的一部分。近年中國積極在拉丁美洲擴張影響力,在委內瑞拉投放巨額投資。表面上俄羅斯較為遜色,但從這次委內瑞拉憲政危機看來,或多或少能夠左右大局的,會不會正是俄羅斯?

委內瑞拉聯俄抗美中

冷戰時期,蘇聯在拉丁美洲的主要盟友是古巴,跟委內瑞拉的關係若即若離。自查維斯和普京掌權之後,兩國關係迅速提升。查維斯政府主張外交自主,希望減輕委內瑞拉對美國的依賴。2002年查維斯遭遇政變,他多次指控美國是幕後黑手,銳意建立國際反美聯盟,拉攏俄羅斯協作抗衡。查維斯於2004年訪俄,簽署多項共同發展項目,兩國關係得到實質性進展。

2004年11月,委內瑞拉前總統查維斯訪問俄斯科,與時任總統普京商談甚歡。美聯社

自2005年起委內瑞拉與俄羅斯有多筆軍火交易,包括購入24架Su-30戰鬥機、53架米式直升機和10萬支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步槍。據俄羅斯技術國家集團(Rostec)估算,委內瑞拉已從俄國獲得達120億美元的武器裝備。委內瑞拉還容許俄國軍艦和戰機停靠其港口和機場,2008年,核巡洋艦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號和導彈驅逐艦恰巴年科海軍上將(Admiral Chabanenko)號訪問委內瑞拉的拉瓜伊拉港,進行聯合軍事演習;俄羅斯亦曾先後數次派出Tu-160白天鵝戰略轟炸機前往委內瑞拉。

委內瑞拉除了借助俄羅斯逐步在軍事上建立抗衡美國的力量之外,還藉此避免過度依賴中國經濟。經濟上,委內瑞拉嘗試拉攏中國以平衡對美國經濟的依賴,例如自2007年以來,中國向委內瑞拉貸款逾700億美元,以換取原油出口。不過,自前總統查維斯於2013年逝世後,委內瑞拉一直面臨政治、經濟及社會危機,中方在商言商,態度變得愈來愈審慎,甚或停止新貸款項目──即使中國不是沒有能力這樣做,也多少受制於美國對委內瑞拉的新制裁措施,禁止向它的國營石油公司提供長期貸款交易,以及對政府投資其他新債務。馬杜羅幾乎必須轉而加強與俄國的關係,平衡態度曖昧的中國。

俄羅斯投資委內瑞拉的「賭局」

俄羅斯看重委內瑞拉的地緣政治價值,視之為擴大在拉丁美洲影響力的切入點,是為銳意重拾蘇聯時期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大國地位的其中一步,希望跟委內瑞拉建立戰略夥伴關係、站穩陣腳之後,進一步發展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區的勢力。除了委內瑞拉外,阿根廷、秘魯、巴西和哥倫比亞都有向俄羅斯購入軍火。

冷戰結束後,美國積極將影響力延伸至俄國的「後花園」,如東歐和中亞地區;北約也向東擴張,將東歐和波羅的海國家納入組織。俄國跟委內瑞拉成為盟友,可謂向美國還以顏色。2008年爆發格魯吉亞戰爭,背後也牽涉到俄美角力,西方媒體認為俄方借此阻止格魯吉亞加入北約;同年12月,俄羅斯與委內瑞拉在加勒比海舉行聯合軍事演習,回應美國馳援格魯吉亞。

目前,俄羅斯在委內瑞拉的經濟影響力有待加強。基於軍火交易上的經濟關係效益成疑,大部分軍火帳項最終由俄方貸款支付;俄羅斯國防產品出口公司(Rosoboronexport)透露,委內瑞拉主要以賒購方式向俄國購入軍火。俄羅斯在委內瑞拉的投資和貸款至今也比中國資金遜色。

不過,近年馬杜羅政府面對國際孤立和財政崩壞,俄羅斯就乘機增強對委內瑞拉原油的控制,國有石油公司Rosneft與委國國營石油公司PdVSA達成油氣投資項目,以合資企業形式,參與5個共同項目。委內瑞拉授權Rosneft開發兩個天然氣田,為期15年。這兩大氣田儲量達1800億立方米,Rosneft計劃每年生產高達65億立方米天然氣。2017年,Rosneft向PdVSA提供15億美元貸款,換得後者在美國的子公司Citgo Petroleum49.9%的股權作擔保,這宗交易令一些美國國會議員大為光火,擔心一旦Rosneft接管了這家在美擁有龐大管道和加油站網路的公司,就是對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現時,Rosneft每日轉售大約22.5萬桶委內瑞拉原油,佔委國出口總量的13%。

當然,莫斯科也得清楚在委內瑞拉的「賭局」不無風險,後者在生意上的紀律劣績斑斑,俄羅斯已經在它數以千億美元計的債務高壓力下,不只一次幫助它避過債務違約危機。

俄羅斯在談判桌上的位置

儘管委內瑞拉是俄羅斯的戰略夥伴,但克里姆林宮出兵為馬杜羅助刀的機會不大。兩國距離遙遠,俄國派兵將面臨運送和物資補給等技術難題。早前莫斯科已經否認會在委內瑞拉部署軍事基地,專家相信俄國難以威脅美國在西半球的軍事主導地位,在委國設立基地只會成為美軍狙擊對象。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的政權存亡關鍵,端視乎軍方的取態。美聯社

馬杜羅政權存亡的關鍵,始終在於自身軍方的支持。以敘利亞個案為例,俄羅斯扶持了巴沙爾政權,但俄國在拉丁美洲並沒有如伊朗在中東那樣可靠的盟友協助。近年俄羅斯的經濟也是捉襟見肘,再向遠方派兵,無疑甚是吃力,難得民眾的支持。俄羅斯想透過委內瑞拉擴展其在拉丁美洲的影響力,但11個拉丁美洲國家承認瓜伊多為臨時總統,支持馬杜羅的只有玻利維亞和古巴,假如出兵支持馬杜羅政權,莫斯科要承擔開罪其他拉美國家的風險,得不償失。

以目前的憲政危機而言,莫斯科認為其法理依據較美國強,主張以外交手段解決爭議,使美國行動失去合法性;而至少到今天,盛傳甚久會軍事介入的美國,依然按兵未動。儘管2018年委內瑞拉總統大選被指存在舞弊,並遭反對派杯葛,但俄方認為馬杜羅始終是由選舉產生的合法總統;反之,瓜伊多由外國勢力扶植,缺乏民意授權。俄國引用國際法的不干預别國內政原則,批評美國違法在委國推動「政權轉移」;中國和土耳其等國都支持俄方說法,但在行動上只有俄羅斯願意當醜人。

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自行宣布擔任代總統,並得到美國為首的多個國家表態支持。美聯社

俄羅斯主張將委內瑞拉危機納入聯合國安理會討論,藉以利用其否決權禁止美國的軍事行動取得國際合法性。2011年,俄羅斯在聯合國安理會放棄動用否決權,默許西方聯軍空襲利比亞,俄國最終失去重要盟友和經濟利益,今天它必定會緊記這教訓。馬杜羅曾經表示願意跟瓜伊多對話,並提議由第三方國家調停。俄羅斯希望能充當調解員角色,甚至代表委內瑞拉與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談判,這不但只能為馬杜羅爭取時間,更有助俄國將自身在拉美的地位提升至跟美國相若。本月上旬由歐盟牽頭主辦的「委內瑞拉問題國際聯絡小組」召開首次會議時沒有讓俄羅斯參與,外長拉夫羅夫措辭特別強硬地譴責,清楚反映了莫斯科在這危機上的策略取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