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中央發公函支持港府取締民族黨、指示林鄭交報告 戴耀廷:法院進一步被逼埋牆,司法自治受影響


中央人民政府今日(26日)發出公函,表示中央政府支持香港特區政府依法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同時要求特首就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等有關情況向中央政府提交報告。

法律學者戴耀廷認為公函是一種政治表態,向法院發出政治訊息,令法院面對不必要的政治壓力,將法院「進一步逼埋牆」。即使相關人士日後提出司法覆核,無論法院如何作出裁決,香港司法自主性都會受到影響。

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程翔形容,中央今次的做法是「前所未有」,當年中共表達希望港府取締法輪功,力度、等次都不如今次,而當時特區政府仍敢於抗辯,未有取締法輪功;今次特區政府主動配合,而中央亦公然對外發出訊息,表示中央有權下令要求特區政府做事,消除任何危害中共政權的事物。另一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中央的做法凸顯其「封建皇朝」思維,即使對法治造成影響、動搖外國對一國兩制的信心亦在所不惜。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左)就收到中央人民政府發公函一事見記者,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右)陪同。何君健攝

中央人民政府在公函指,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基本法》,香港特區應當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香港特區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是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香港特區政府的職責,也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共同義務。行政長官對中央人民政府及香港特區負責。公函指示行政長官就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事宜向中央政府提交報告。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下午見記者時表示,中央政府以公函形式表態支持,是對於特區政府工作的肯定;她作為行政長官就特區政府處理事件的情況向中央提交報告,體現了行政長官向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的憲制責任。林鄭續指,由於她今日收到公函,她初步看法,報告將交代特區政府在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的過程、事實的根據,以及所經過的法律程序,來說明特區政府是依法辦事。林鄭又指,她傾向將報告公開,但考慮到有關人士可能會提出司法覆核,她會就是否將報告公開尋求律政司意見。

中央政府發出公函支持港府取締民族黨,並指示特首提交報告。中國政府網頁截圖

林鄭月娥:睇唔到影響香港高度自治

被問到中央政府在相關人士提出司法覆核前發出公函表態支持,客觀效果是否造成對法官施壓,林鄭表示,她不評論該「效果」,她強調,在過去大半年,特區政府按《社團條例》採取了一些行動,該些行動亦是特區政府一貫立場,就是對於鼓吹港獨的活動、行為都不能容忍。在行動完成後,包括當事人上訴、行會作出駁回上訴的決定後,中央政府請特區政府就已經完成的工作交報告,讓他們更了解整個過程,她看不到有何問題。

至於中央的做法是否破壞香港的高度自治,林鄭回應指,在特區政府處理事件的過程中,如果她沒有記錯,她只是聽過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提過不能容忍港獨行為,「除此之外,中央人民政府冇俾過任何指示、冇提過任何要求。到今日做完咗,佢支持我哋嘅工作,因為我哋嘅立場一致吖嘛,亦都希望了解多啲,咁我又睇唔到點解會係削減緊一國兩制,或者影響緊香港嘅高度自治。」

林鄭表示,向中央政府交報告是非常平常的事,「今次稍為不平常,就係佢公開喺公函裡面請我交個報告。」她重申,她傾向將報告內容公開,以釋除公眾疑慮。她指出,公函沒有任何具體範圍、議題要求報告包含,所以主動權在於行政長官。

香港民族黨被保安局禁止運作後,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向行會提出上訴,惟上訴遭駁回。資料圖片

保安局局長去年9月24日根據《社團條例》發出命令,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及後向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提出上訴,並於本月19日被駁回。陳浩天目前身處境外,暫未回覆查詢。

戴耀廷:法院面對不必要的政治壓力

專門研究憲法、行政法及人權法的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接受眾新聞查詢時指,未聞中央過去以類似「公函」形式就香港事務表態的情況,「個『公函』係一種知會,定係一個命令?如果你要特首交報告,咁特首寫咩上去?所有嘢都好公開㗎啦。我諗呢個係一個政治表態。」他續分析指,中央的做法有跡可尋,由中央不斷強調《中國憲法》適用於香港、人大常委預先就一地兩檢作出「決定」,到今次以公函方式要求特首交報告。

戴耀廷提到,一個香港團體的合法性、政府可否將它解散,純粹是內部事務,而香港所有行政部門根據法例行使的權力均可被司法覆核。中央在相關人士提出司法覆核前,發出公函表態,並指示特首交報告,戴認為是延續過往的做法,向法院發出政治訊息,看法院如何回應,「個壓力就喺法院度。究竟呢個行動會唔會影響到法院嘅裁決呢?而我哋都知道,喺過去,法院對釋法已經冇辦法,喺梁游案睇到,而對人大常委決定,有關一地兩檢,法院亦都冇嘢可以做。而家就更進一步,唔係一種單純法律方式,而係純粹透過一種行政程序,法院會再進一步被逼埋牆。到時無論法院點裁決,其實都會影響到香港司法自主性。」他表示,問題不在於司法獨立,而在於司法自治,因為法院是獨立的,但它要面對不必要的政治壓力,尤其這種政治壓力來自中央,便更難以抵擋。

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認為中央今次發公函,令香港法院面對不必要的政治壓力,危及司法自治。資料圖片

程翔:力度甚於打擊法輪功
劉銳紹:封建皇朝泡泡心

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程翔形容,中央今次的做法是「前所未有」,目的是向香港以至全世界發出訊息,中央有權下令要求特區政府做事、消除任何危害中共政權的事物,而特區政府完成工作後要交報告。

程翔認為,中央今次打擊民族黨的力度、等次,都甚於法輪功,是直接以行政命令取代法律。他提到,2002年,時任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有意取締法輪功,當時法輪功被指危害國家安全、顛覆國家政權,與被指分裂國家的民族黨罪名同等級,但中央當年只是希望香港特區政府取締法輪功,並沒有出公函、要求政府交報告,「如果當時中央用到呢一招,香港政府都好難去頂。但當時中央既冇咁樣做,特區政府亦都有咁嘅guts去依法抗辯,話法輪功係香港合法註冊組織,佢冇觸犯香港法例,政府冇咁嘅立場去取締佢。中央好勞氣,但都冇符,因為佢唔想踐踏一國兩制、香港高度自治嘅原則。」他指出,今次情況迥然不同,除了特區政府主動配合,中央亦「加多一腳」,「話俾香港聽,我有權要你做乜嘢,你做完要交報告。」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分析,中央政府處理事件的心態,反映其「封建皇朝泡泡心」,比「玻璃心」更為虛弱,「將港獨,其實係唔實在嘅一啲好雞毛蒜皮嘅事情,睇到天咁大,而家用導彈打烏蠅。」他認為,當年共產黨是如此起家,「湧吓、湧吓,推動一個思潮,之後打倒國民黨」,故中共擔心同樣的歷史會重複發生於自己身上。

劉銳紹指,中央政府只知高壓,不懂疏導,今次的做法延續了其「封建皇朝」的思維,未有理會對於香港法治的影響,而中共即使知悉這對法治的影響會動搖外國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它亦不會介意。「完全係一個封建皇朝管治模式同意識,同包括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嘅現代文明喺香港嘅碰撞。」 

附錄:中央人民政府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發公函表明意見。全文如下:

2018年9月24日,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保安局局長作出命令,禁止「香港民族黨」在香港運作。2019年2月19日,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作出決定,確認保安局局長命令有效。中央人民政府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香港特別行政區應當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是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職責,也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共同義務。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依法對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請行政長官就依法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等有關情況向中央人民政府提交報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