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不甘成世做主婦 創業跌過再起步 「范湯皇」60歲老闆元朗重新出發


 


花甲之年,不少人勞碌半生後退休歎世界享兒女福,閒時飲茶行山。她卻倒轉次序,從做了30多年的家庭主婦,搖身一變至首次創業做食肆老闆,初嚐踏足社會的滋味。大半生人未打過工的范太(不願透露全名),4年前她50多歲的時候,於西灣河太安樓的食街小巷,開了一間叫「范湯皇」的小店,主打無味精住家菜及老火湯,吸引不少人幫襯及傳媒報導,頗有名氣,惜兩年前業主收回舖頭,她無奈結束心血。

范太近日終在元朗找到地方重開「范湯皇」,裝修大致完成正在試業,開業日期待定。「范湯皇」新舖千多呎,比舊舖大兩、三倍,使用全落地玻璃,范太就坐在玻璃旁喝著茶,細說她50多歲才在職場起步的故事。

近花甲之年的范太,從創業路上尋回自我,得到很大滿足。何君健攝

范太差不多60歲,穿著毛衣、圍起絲巾、架上無框眼鏡,帶有幾分闊太氣質,她笑著耍手擰頭:「唔好叫我闊太啦!咁高調。」她21歲嫁人後誕下兩女,1989年移民加拿大,1994年回流返港。她婚後過的生活令不少女人羨慕:早上送孩子上學後,下午約朋友吃午飯,閒時游水、造陶瓷,喜愛下廚的她傍晚買些菜回家,傭人幫手執頭執尾,她做大廚煮飯給小孩吃。這種令人稱羨的生活,恨死不少打工仔,她卻說:「你俾我返工呀唔該!我真係好想返工!」表情生鬼、古靈精怪的她抓實頭髮,相當肉緊。

范太出身小康之家,高中畢業後短暫做過寫字樓會計,曾到夜校進修銀行信用證課程。20出頭結婚後她就沒有工作,老公做生意,現住西貢家有工人,她平日揸車出入,是名副其實的幸福少奶奶。她以前每朝看著丈夫拿起公事包趕上班,竟非常羨慕:「我成日同佢講,唔該你畀我返工啦,朝早見到你匆匆忙忙去返工,好enjoy呢個感覺囉。我老公話你都傻嘅,快啲瞓覺!」老公仔女返工返學,家中只有她與工人對住四面牆的時候,就令她更想返工,「返工個人互動啲,又可以見好多新事物,見到好多人。」縱然少奶奶生活寫意,想去邊就去邊,但她有時也發現與社會脫節:「屋企人講嗰啲嘢我會唔知,好似物流咁,因為以前自己做過吓船務文件,乜原來而家咁樣㗎。」

范太婚後忙著照顧小朋友,到兩個女兒都30多歲嫁人後,她覺得自己的責任已完成,開始找機會實現返工的夢想。2015年的一天,她與朋友在西灣河太安樓閒逛,見到一個舖位正招租,想到如果她能創業、有自己的生意便滿足,便膽粗粗一試,租了這間小小的舖頭。當時50多歲的她,以不到2萬元的月租,在300多呎的舖位築起自己的小天地,用自己的積蓄及家人支持,兩年來陸陸續續投放了數十萬元。

昔日「范湯皇」在西灣河太安樓一條巷子,店面只有300餘呎。蘋果日報圖片

「我唔識做生意㗎,但好想做買賣,想接觸吓人。」家人知道她想開店也說:「黐線㗎,唔好玩啦,你開咩舖頭啊?根本冇可能,你幾十年喺屋企都冇做過嘢,你點樣開舖頭!」雖然擔心,但家人最終也支持范太追夢。當時初出芽蘆、懷著一腔熱誠的她,沒有想太多,心口掛個勇字就衝。未打過工,對做生意一竅不通,范太親手挑選的舖位原來人流並不多,「嗰陣附近有間舖嘅老闆成日同人講:『范湯皇喺嗰度開呀,嗰度阿富汗嚟㗎,草都冇條,去廁所啲人先經過㗎咋。』」有點潔癖的她又嫌上手的設備太舊太污糟,一接手就由門口拆到去廚房頂,一件不留,也不知道原來牌照有規定安裝廚房設施的規格,結果又花了一番功夫處理。

范太結婚時,連何謂水滾都唔識,「奶奶話我唔識煮嘢食,咁我咪去學。」於是范太才跟廚藝了得的媽媽及奶奶學習,慢慢喜歡了下廚,天天在家煮飯煲湯,練出一手好廚藝。當她想擁有一間自己的舖頭時,馬上就想開餐廳:「當時我都唔知自己賣咩嘢食㗎,anyway,租咗先囉。」

太安樓附近都是住宅,傍晚時分很多人拿著外賣回家,范太最後決定做大家「阿媽」:「個個都拎住啲味精飯、味精湯咁返屋企,好似唔係好健康,咁我諗,西灣河咁多人,我不如就賣飯賣湯,住家菜咁樣,俾啲後生食啊, 劏房嗰啲人又有啖湯飲。」她瞪大眼睛強調:「真係湯喎,唔係嗰啲例水。」

范太的「范湯皇」主打靚湯靚飯,拿手菜有燜煮鮑魚、香煎連鱗黃腳鱲、番茄牛肉飯、蝦仁炒蛋等;湯就有龍杏汁白肺湯、王林蘋果湯、石崇魚湯等。菜式未必是甚麼驚天動地的名菜,卻是范太落足心機烹調的家常菜,主打住家味道。在太安樓開店時期,靚湯一碗48元起;番茄牛肉飯、咖哩雞飯40多元;精選菜式如蝦仁炒蛋賣80多元,價錢貴在材料:「蝦一定要用新鮮海蝦,唔會用冰鮮蝦。」

香煎連鱗黃腳鱲。蘋果日報圖片
三棗木耳煲菇豆。蘋果日報圖片

「范湯皇」太安樓店只有300多呎,范太劃出十多個座位,鋪上暖黃色牆紙,成為不少街坊的飯堂。菜式天天不同,視乎當天早上范太在街市買到甚麼,奄尖的她早早起來就駕車去勻幾個街市買菜,「沙田街市啲餃子皮最靚,主力去大埔街市買海鮮、腐皮卷、雞等。」

范太這份「阿媽」的心意,客人相當受落,有時食完飯同范太傾傾心事,甚至有客自掏腰包買燈箱,或做義工戴起圍裙幫手執枱。范太說起時眼泛淚光,「呢啲令到我心存感恩,有時講起都流眼淚,開心嘅眼淚。」

起初范太獨自一人打理舖頭,開舖兩個月後請了一個洗碗工人,再過多一段時間發現客人愈來愈多,就再請多了一、兩個幫手。最初賣碟頭飯人手不足,連條菜她也沒時間滾,有客問:「范太呀,係咪有條菜好啲啊?」范太眼仔碌碌一人分飾兩角:「好!咁我加個爐,煮條菜比你。」有客又問:「范太呀,有冇魚食呀?」范太說:「我點樣搵條魚畀你食啊……得!咁不如整乾臘馬友,又可以儲存。」

「范湯皇」開始做出名氣後,吸引不少傳媒採訪,飲食雜誌找她訪問,寫她的創業故事,過年過節又找她拍片教整蘿蔔糕、包糭,食評家讚她的老火湯足料、不惜工本地做家常菜,晚上店外總有一堆客在等位。那豈不是賺好多?范太說,那時並沒有計算賺蝕,「我唔知賺定蝕㗎,見銀包有錢我就繼續做㗎喇,有時又拎去整吓冷氣嗰啲。」

范太憑她的熱誠衝出一點成績,成功在「阿富汗」種出鮮花。家人替她開心,十分支持,店內人手不足的一段時間,女兒甚至辭掉工作落場幫手。

由在家煮飯給兒女,到在店舖煮給客人吃,范太說都一樣滿足。圖為范太在廚房教員工為鮑魚鎅花紋。何君健攝

正當「范湯皇」愈做愈旺的時候,一通電話中止了范太的創業夢。范太仍記得收到電話那天是2017年4月21日,那一晚,范太與熟客正坐在店內吹水,突然收到業主打來的電話:「范太,真係唔好意思喇,我哋唔繼續租俾你,我哋要收番個舖。」本來范太與業主已議好續約,還在商討會否額外租旁邊的舖位擴張,但業主稱母親執意收回舖位予親戚用,最後還是要收舖。

突如其來的消息殺范太一個措手不及,倒是旁邊聽到消息的熟客先哭起上來,結果那晚范太就抱著熟客一起哭。最後清場走人那天,范太在店門望著已拆卸設備的廚房,不禁心酸:「我真係諗,點解會咁樣㗎……」到今天憶起那個畫面,大性大情的范太仍忍不住流淚,「嗰時個心好唔舒服,放咗咁多資源落去,短短兩年就乜嘢都冇,我真係好難接受。」精緻的裝修沒了,又不能收回頂手費,蝕了一筆離場。

業主一聲令下,做租客的終究還是要離開。碰巧那個時候她的孫兒剛出生,有朋友叫她不如索性專心湊孫,「湊孫係好開心,但我都係要有我自己嘅生活,做呢個舖頭我先覺得滿足。我鍾意同啲客溝通,搵到喜悅。」身水身汗煮完,見到客人食完飯露出的笑容,范太袋落袋,是大大的滿足感,令她捨不得就此放手。

范太於是再東跑西跑,另覓合適舖位,試過石門、荔枝角等區,要麼就是租金太貴,要麼就是店舖規格無法申請「大牌」(普通食肆牌照)。找了足足一年零九個月,她在朋友介紹下找到元朗朗屏站旁、東頭工業區附近的一個千多呎的舖位,重新出發。新舖地方比以往大,還可以賣酒。

「范湯皇」新店面積約千多呎,比舊店闊落得多。何君健攝

以往開店時,范太每朝6時多7時就起床,去不同街市買菜回舖烹調,做完午市又做晚市,每天早出晚歸。終嚐社會滋味的她,現在回想當初放棄闊太生活,有後悔嗎?

「我成日都話我嚟到呢個世界我無悔,我最想做嘅嘢已經做晒。我前半生嗰啲嘢都已經做晒,我湊大我個女,而家又返工,總算係OK。我以下落嚟嘅時間,其實我係冇嘢做,我係零value,就係湊吓孫飲吓茶行吓街,其實我唔羨慕呢啲生活,我知道自己係唔需要呢啲生活。」那有否想過,如果早一點開舖會更好?「固然係好,因為我體力會好啲。但係因為可能我嗰幾廿年冇做嘢,身體冇勞損,到而家做的時候都可以。」范太爽朗的笑聲又迴蕩在房裡。

60歲,是她的新開始。

范太前半生為家庭付出,女兒長大後,後半生終可為自己追夢。何君健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