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新校園欺凌


最近發生理工大學就去年10月的「民主牆風波」,懲罰四名涉事學生,包括勒令退學及停學,及聖保祿中學老師報警阻學生拍畢業照事件,令人慨歎學校原來已經不是作育英才的地方,而是培訓紀律部隊甚至AI機械人訓練基地。

林穎恒(左)被即時停學一年,護理系碩士生何俊謙(右)被勒令即時退學並永不獲理大錄取。香港電台圖片

那些負責教育的人,不管是老師、主任、校長、校董會或者是教育局,他們有沒有回想一下那些年自己怎樣受教育,當時有沒有受到老師、校長的關愛?如果有,為什麼現在不去關愛自己的學生,而把學校當成企業,把學生當成是員工,不喜歡就炒掉?如果沒有,是不是現在有了權便可以報復,去欺負學生?

可能有些人分不清Education和Teaching 的區別;education包含的範疇和層次比teaching 多和高。 Education是整個人的發展,而teaching是發展某方面的才能、專業和技能。不管「五育」是我們香港人常常掛在嘴邊的「德、智、體、群、美」,還是大陸提倡沒有「群」的「德、智、體、美、勞」,眼下很多學校都沒有做到。

有一次跟一位中學校長談話,她對教育學生的看法令我茅塞頓開。問她為什麼她的學生放學後還留在學校,不到晚飯時間都不回家?她說因為學生愛自己的學校,所以喜歡留下,不管他們是打球,是練習舞蹈或者是自修都無所謂。她們留在學校就不會在外面溜達,沒那麼容易學壞。這所學校很妙,很多老師、主任下課後都不馬上回家,而是留在學校跟學生聊天。

因為……那裡有的是愛。

以前教會學校,例如St. Mary's、St. Francis' 等都比很多政府學校受家長歡迎,原因不一定是她們的會考成績好,而是那些學校對學生的人格、人品發展非常重視,是愛護學生而不是培訓學生成為yes-boy or yes-girl。以前這些學校的辦學團體完全由教會、修會領導,宗旨和辦學理念始終如一。

可是,自從香港政府在2004年,規定全港中學及小學,必須在2010年前成立向政府註冊的法團校董會,並加入由選舉產生的家長、教師及校友代表。辦學團體代表減至佔校董會總人數的6成。陳日君樞機為此絕食3天,因為他知道教會學校一定變樣。

另一個教會學校不能維持原來的辦學理念和宗旨的原因是神父、修女、修士越來越少,很多教會學校的校長都是在社會聘請的。雖然他們可能也是教徒,但傾向投放大量時間在公開考試成績方面,品德教育的時間比較少。很多天主教學校已經沒有開學和散學彌撒了。

聖保祿中學今年畢業班的學生在最後上課日在校園內拍照留念,遭老師阻撓;轉到校門外拍照也遭老師報警阻街。學生在IG貼圖抒發不滿。

羅紹榮校長你是忘了聖保祿中學的辦學宗旨嗎?在這裡給你重溫一下:

以基督之價值觀為本,為聖保祿學生提供全人教育,使其精神與物質生活更形璀璨豐盛;兼具仁愛、自信、良知、勇毅、創新、能幹及責任感之美德,從而對家庭、事業、社會作出積極貢獻。

羅紹榮校長,你是基督徒嗎?基督的愛是轟學生出門、報警趕她們走嗎?為人師表欺負學生對嗎?請反省一下你做了多少事情達到學校的辦學宗旨。告訴你,一項都沒有。你愧對學生,愧對家長,愧對她的辦學團體,更愧對社會!你是一個製造憤青的罪人。

現在的中學、大學對學生跟對僱員一樣,對不合作或者所謂「搞事」的學生進行零容忍,動不動就罰停學甚至出校。學校不是企業,學生不是員工。為什麼學校變得如此不近人情?歸根究底就是因為董事會的成員很多不是教育界,缺乏愛心。有些人為了自身的利益,不管學生死活,手起刀落,快刀斬亂麻。

古今中外,不聽話的學生哪個年代都有。電影《To Sir With Love》就是描述一群調皮的學生,不讀書,搞破壞,談戀愛,看黃色書籍。不乖的學生又怎麼了?校長朋友說在她幾十年的教育生涯裡面,可以總結出那些在社會上出人頭地的學生並非在學校最乖、成績最好的學生,而往往是那些成績平平,甚至調皮的學生。

正在北京參加政協會議的理大校董劉炳章表示,校園內不容許宣傳港獨,亦不可做出目無尊長的行為,今次校方懲罰有教化學生及警示作用。Now新聞截圖

請問羅紹榮和劉炳章兩位,你們的心是不是已經變成鐵?你們忘了以前學校怎樣栽培你們嗎?你們上學時從來都沒有犯過錯誤嗎?當你們聽《To Sir With Love》時會感到慚愧嗎?

那麼,我們該怎樣為自己的下一代打算?你懂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