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理大嚴懲學生】八大中僅理大不設上訴 鍾劍華:拎唔到B+都可以上訴 依家封建社會咩


理大民主牆今日被貼上「理大判決無理、不應懲罰學生」的標語。何君健攝

理工大學去年發生民主牆風波,校方事後召開學生紀律聆訊委員會,上周五(1日)向4名涉事學生作出懲處,包括停學甚至勒令退學、永不獲理大取錄。理大當時回覆傳媒查詢時指出,學生紀律委員會的職責是就學生的紀律問題作出裁決,按大學所賦予的權力,其所作的决定亦為最終的決定。涉事的前學生會會長林穎恆以及學獨聯成員、護理系碩士生何俊謙向眾新聞表示,曾向學生紀律聆訊委員會查詢,對方告知他們是次決定不得上訴。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認為不設上訴的做法是違反程序公義,「好意外,依家封建社會咩。」

眾新聞向理工大學查詢,學生紀律聆訊委員會作出判決的過程中,有否考慮任何法律顧問的意見,以及不設上訴機制的做法是基於哪條法例或校規,未獲回覆。

何俊謙收到的通知書上指出,由於何沒有悔意,委員會認為何重犯的機會甚高。何俊謙提供
通知書亦有列明有關决定為最終的決定。何俊謙提供

翻查理大官網以及理大學生手冊,有關學生紀律聆訊委員會的懲罰條文中,提到校方會就任何違反香港法例或大學守則的學生,或由學生紀律聆訊委員會進行調查以及判決,而學生紀律行為守則中列明,停學、開除學藉以及永久退學需經校長批准,惟以上有關條文中,均沒有提及任何上訴機制,亦指明學生在聆訊過程中,不得由執業律師協助。(Students will not be legally represented at the meeting nor be assisted by someone who is a practising lawyer. )。

眾新聞向其餘七間資助大學查詢有關學生紀律聆訊的程序以及上訴機制事宜,所有回覆的院校均表示,學生可於判決後7至14個工作日內提出上訴,各院校回覆如下;

香港大學:「香港大學概況」刊載有關香港大學的紀律聆訊程序及上訴機制。

翻查「香港大學概況」中有關紀律委員會守則,守則根據《香港大學條例》而定,紀律委員會由教務長從教務委員會小組中委出的教務委員3名及教務長從學生小組中委出的學生2名組成;紀律委員會須就校長命令交由該會處理、涉及指稱任何學生犯了以下任何一項罪行的投訴(詳列於規程XXXI ─ 紀律委員會的權力第2(1)章),進行調查及作出裁斷。

任何人如不服委員會的任何裁斷或其所施加的任何處罰,有權於14天內向校務委員會提出上訴;校務委員會就任何因不服紀律委員會的裁決而作出的上訴,判決上訴得直或駁回上訴,並更改紀律委員會所施加的任何處罰,或委任任何人或委員會履行該等職責;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如違犯任何大學規則或條例,或犯有任何事情,大學可按照既定的程序處理個案。一般而言,教務會學生紀律委員會將組成裁決小組以處理個案,裁決小組成員包括老師及學生。當達成裁決後,裁決小組會通知有關學生,學生可於接獲通知後七個工作日內提出申訴。

眾新聞翻查中大官網有關教務會學生紀律委員會一欄,委員會由一名主席、20個教職員代表、15個學生代表組成,當中處理學生紀律個案程序提到學生紀律個案一般由相關的紀律委員會視乎個案的性質及嚴重性處理,教務會委員會主要處理性質特殊或非常嚴重的個案,並會處理對其他紀律委員會的決定或建議的申訴及覆判 。有關學生可由一人陪同出席裁決小組/紀律委員會的會議 ,此人身分限於大學職員、大學學生、家長、兄弟姊妹、配偶或註冊監護人。而教務會委員會的裁決為最終裁決,不得再次申訴。

香港科技大學:如遇涉及學生操守的嚴重個案,學務長有權將個案轉至「教務會學生紀律委員會」進行審理並作出裁決。教務會學生紀律委員會由教員和學生代表組成,包括四名分別來自理學院、工學院、工商管理學院和人文社會學學院的教授代表、一名現任舍監或前舍監,以及三名學生代表等。學生如不滿有關裁決,可於十四天內以書面形式向校長提出上訴。

香港城市大學:城大學生紀律委員會根據既定程序處理學生行為失當個案,委員會成員包括教職員代表及學生會和研究生會提名的學生代表,委員會並設有上訴機制。

根據公開予城市大學教職員及學生的資料顯示,涉事學生需要在判決成立起十個工作天內以書面形式透過副校長(學生事務)辦公室向學生紀律委員會主席提出上訴,如上訴被接納,將在收到上訴後三十個工作日內開會審議。並在會議結束後的十個工作天內以書面形式通知學生,而有上訴的決定將會是最終決定。

香港浸會大學:大學學生事務處如接到任何關於學生紀律的書面投訴,會作出初步調查,如有需要,可啟動學生紀律程序,交給由教職員和學生代表組成的學生紀律委員會根據既定守則處理和裁決。如涉事學生不滿意學生紀律委員會的裁決,可向學生事務委員會上訴。

眾新聞翻查資料,2018年1月浸大學生「佔領」語文中心,同年4月2日,校方經紀律聆訊後,中醫藥學院學生陳樂行被罰停學8天、執行40小時校園服務令,並須向語文中心職員書面道歉。陳樂行其後根據機制進行上訴,但最終駁回。

香港嶺南大學:如有學生或教職員發現有學生疑似有違規行為,可向相關的部門主管(包括舍監)、學系系主任或學生服務中心總監等作出投訴,再交由學生紀律委員會檢視表面證據,從而決定是否展開調查工作。紀律聆訊委員會由一名教務會任命的成員擔任主席、由校長於三個學院各任命一名代表、教務長或其代表、一名由學生會提名及由校長任命的學生代表作為成員。相關學生在收到紀律處分通知後,可於七天內向校長提出上訴,校長或將案件送交學生紀律上訴委員會跟進。

香港教育大學:教大向有既定的程序及機制處理學生的紀律事宜,詳請載列於《學生手冊》

翻查教大《學生手冊》,當中提到《處理學生紀律問題之政策及指引》是特為納入本校「學生紀律委員會」規範的權限之內、較嚴重之不檢行為或違規行為而設。若認為個案須正式查辦,有關學系主任或課程主任須成立調查小組負責調查。小組成員數目應不少於三名及不多於五名(通常包括有關學系主任或課程主任,有關教員及學生代表一名)。

調查報告須呈交有關學院副院長。若學院副院長認為表面證據成立,須將個案轉介學生紀律委員會處理。學生紀律委員會在作出處分或行動的裁決之前,須給予學生口頭聲言或/及書面陳述的機會。委員會於作出處分或行動的裁決前,須參考相關先例、個案調查結果及考慮任何應予酌情的境況。學生紀律委員會主席將發函通知涉案學生該委員會之裁決,副本送交有關人士。通知書須列明:學生有權在裁決宣告後十四個工作天內,向「學生上訴委員會」提出上訴。

8間資助大學中,只有理工大學就學生紀律方面不設上訴機制。何君健攝

回顧今次理大民主牆風波,理大上周五(1日)表示,委員會由5位教學人員和1位學生代表組成。翻查資料,主席是由土木及環境工程學系、結構工程講座教授陳紹禮擔任,其餘教學人員代表包括應用科技及紡織學院院長黃永德、中文及雙語學系副系主任馮淑儀、電子計算學系教授陳振沖、協理副校長(學術支援)何兆鎏。原本在席的學務長莫志明與前學生會會長林穎恒因牽涉事件沒有參與其中,而林穎恒則委任另一名學生代表出席。

林穎恆表示,理大的紀律聆訊委員會是由多數制決定,他亦聽聞過往曾學生被控作弊,亦無辦法就判決結果上訴。但他認為,不設上訴的做法是不專業和不透明,「可以判決學生係學位上的生死,而又無上訴機制,一間大學唔可能發生嘅事」,他又指,有關委員會當中沒有法律代表,卻可以檢控刑事罪名。他認為校方要檢討學生紀律委員會的組成和上訴機制。

林穎恒在去年11月22日收到學生紀律委員會通知,要求他就事件提交書面報告,至今年1月23日,他被傳召會見委員會成員,會面歷時約30分鐘,期間他向委員會提及事情的來龍去脈時,委員會成員中途打斷他的說話並稱,「我想聽嘅唔係動機,你覺得自己有無錯?」、「你有無後悔?會唔會道歉?」他認為委員會聆訊上沒有就書面報告、事實的證據、所控告的條例向他詢問,形容「呢個委員會變咗個霸權」。直到今年3月1日,林穎恒正式收到通知時向有關職員詢問之下,才得知有關結果是最終判決。

學生會前會長林穎恒(下)和理大副校長沈岐文(上)曾於衝突期間跌到。理大學生報facebook影片截圖

被勒令即時停學、永不獲理大取錄的學獨聯成員、護理系碩士生何俊謙表示,他去年11月22日收到學生紀律委員會通知後,曾以電郵詢問有關方面能否聘請法律顧問陪同出席聆訊,對方拒絕,亦向他表示學生紀律聆訊的判決是最終判決,不得上訴。何俊謙稱「請律師係人權嘅價值,反映Poly係脫軌、同呢個世界脫節。」他又稱,會面時對方一開始便說「你做錯咗喎,點解咁無禮貌、咁粗魯」,又要求他公開道歉 「如果我肯道歉,其實係幫緊我」,但何俊謙拒絕,他形容「都唔係審訊來㗎,係做show」。

何俊謙(左)去年10月4日參與行動期間,曾以手阻擋兩名教授離開。理大學生報facebook影片截圖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稱,事件發生後才知悉理大在紀律問題上不設上訴機制,他形容理大猶如封建社會,「有學生拎唔到B+都可以上訴啦,呢啲咁重要嘅決定,涉及退學、停學甚至永不錄取,竟然無得上訴。好意外,依家封建社會咩。」他認為,文明社會以至大學校園應該有程序上的公義,惟理工大學今次選擇以「毆打、誹謗」等的罪名控告學生,而不選擇報警處理,若打官司的話學生一方有其理據,「理工大學都係公共機構,如果學生循程序上司法覆核 ,從程序上我覺得係有得拗。」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