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美外交專家:美不肯放行華為 根本原因是對中國政權極不信任


《美國之音》周二發表署名文章,稱儘管華為一再保證其科技產品不會對美英等西方國家的通訊基礎設施構成安全風險,美國外交專家及分析人士認為,美國政界對中國政權的極度不信任,是美國不肯對華為放行的根本原因。

這篇文章由許寧及郁安撰寫,首先引述美國喬治城大學美中全球議題對話項目執行主任、小布殊政府國家安全委員會總統特別助理韋德寧(Dennis Wilder)本周一在華盛頓一個智庫研討會上的講話,指5G技術對美國的政策制訂者來說,是一個未知領域,在目前兩國互不信任的氣氛下,美國決策者對華為的安全性極為懷疑。他說,美國政府至今沒有拿出華為與中國情報機構合作的證據,但他相信中國政府有能力要求華為這樣做。

《美國之音》引述韋德寧在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說:「不難看出北京可以如何運用華為。大家都已經聽說過,中國的各種法律要求中國公司與中國政府合作。華為律師聲稱,這些法律不適用於他們,我認為他們這種說法很難令人信服。」

報道稱,共和黨參議員加拉格(Mike Gallagher)上月底說「要意識到,華為、中興這些公司,是中國共產黨的全資子公司,因此我們對它們在多大程度上能夠滲透到我們的國內產業感到非常擔憂」。加拉格2月28日在美國保守派行動大會(CPAC)的討論,在華為問題上直言不諱表達對中國政權的質疑。加拉格說: 「這在很大程度上與中國共產黨的起源有關,它是一個影響力組織,一個情報組織,一個在中國境內成功發動叛亂的組織。今天的許多最高領導人,包括習近平總書記本人,基本上都是中共建立之初時的間諜和情報能手的兒子。」

報道引述加拉格說:「因此,不應該讓我們感到驚訝的是,中共不僅試圖通過技術在國內實行全面社會控制,而且越來越多地在印度太平洋地區和世界各地,試圖出口這種程度的控制、影響和腐敗。如果我們不贏得這場戰鬥……我們將會為保持領導地位苦苦掙扎。」他說:「我敦促所有美國的記者、所有與聯邦政府有任何關係的人,拒絕任何參觀華為、訪問中國的免費旅行。很明顯,他們提出了一個議事日程,這不僅僅是華為公司的議程,而是中國共產黨的議程。」

 《美國之音》的報道稱,也有一些美國業界人士認為,美國在否定華為時,一味以中國的政治影響力為依據,很難讓這場事關經濟和安全問題的討論,提供建設性意義。美國信息技術產業理事會(ITIC)亞洲政策高級總監娜奧米·威爾遜(Naomi Wilson)周一說:「只是說『因為是中國、所以是威脅』,這麼說在全球經濟中是不夠的,而且在我們希望看到美國如何在技術創新方面取得進展、並在未來與中國競爭的時候,這麼說也沒有指導意義。」有分析人士建議,美國的軍事、外交和情報機構,應該在5G建設問題上建立反應機制,與私營科技企業建立有效的溝通關係也極為關鍵。

《美國之音》在另一篇文章指出,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引渡聽證將於本星期舉行,兩國元首最後敲定雙邊貿易協議的峰會,也定於3月27日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舉行。有美國專家認為,習近平肯定會在峰會提出華為事件,而特朗普如何回應,將使他面臨比半年前解決中興公司事件更為棘手的局面。

曾任美國代理副貿易代表的卡特勒(Wendy Cutler)說:「首先,反對特朗普政府以應付中興(ZTE)的辦法來解決華為問題的聲浪已經出現。如果特朗普真的用華為換取貿易協議,將會遭國會強烈反彈。」

去年5月,特朗普在與習近平通電話後宣布,將幫助因受美國禁止出口零部件而處於困境中的中興公司「迅速恢復業務」。

卡特勒表示:把司法問題跟貿易問題分開是重要原則,「特朗普政府在任何美中貿易問題上,總是談論執法的重要,同樣理由,也應適用於對華為問題的執法。因此,問題並沒有解決。但我認為如果政府或特朗普此時在這個問題上表現出任何彈性,他們將面臨強烈反彈。」

2月23日,正當美國輿論預計,特朗普會簽署全面禁止中國電訊設備進入美國流動通訊網絡的行政命令時,特朗普說希望美國通過競爭勝出,而不是把目前更為先進的技術擋在外面。有國際媒體解讀,特朗普似乎表明他不願意簽署全面禁止華為的政令,以便推進美中達成貿易協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