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誰損校譽?


【撰文:梁麗幗】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

高考時,筆者為了中國語文及文化科背誦過這句話,相信不少莘莘學子也同樣。若說這話成了筆者對大學最初的嚮往,也不為過。可是近年,香港多所大學都爆發大大小小學生不滿校政、進行示威,繼而受罰的事件。學生在追求他們心中的正義時,面對的是生硬、死板、用盡一切方式粉飾太平的機器,而不再是會對他們循循善誘的春風。

2018年9月,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把半塊民主牆改成連儂牆,讓同學在上面暢所欲言。理工大學校方其後對學生會揚言,若不把改成連儂牆的部分還原,校方便會收回該部分的民主牆。其後校方果不其然把學生會民主牆的一大部分遮蓋,觸發二千多名學生聯署反對,學生會往校長室抗議要求校方交代不果,其時在任的學生會會長及評議會主席絕食。

理大校方限令學生要把「連儂牆」還原,其後並將連儂牆部分遮蓋。《蘋果日報》照片

2019年3月1 日,經理大紀律委員會閉門聆訊後,4名學生分別遭勒令退學永不錄取、停學和社會服務令處分等。以當時在任學生會會長為例,他被控違反的校規包括「拒絕由相關人士發出的指令並因而影響其教學、學習、研究或處理大學行政事宜」、「進行任何有損害大學聲譽的行為」及「誹謗、襲擊或毆打大學教職員」。
這次針對同學的指控之中,不乏令人困惑不解,不明所以的部分,如「進行任何有損害大學聲譽的行為」。行駛一己的言論自由以批評校政不善,如果也屬違反校規,無可否認是對言論自由作了限制,關鍵只是限制是否合理。對於學生是否有權司法覆核大學作為「公共主管當局」所作的決定,以及大學在處分其學生時,基於程序公義以及它所考慮或忽略的因素斷定懲罰是否合法等等,「法夢」友好的佳作早前就浸大懲罰學生「講粗口」深入淺出地討論過。所以這次筆者聚焦的是假如這個條例真的對學生的自由不合比例的限制時,校方應如何透過校規的解讀,來讓規則本身及學生自由之間的衝突消弭。

若把學生單純言論自由的行使及學生對校政表達意見的行為理解為規則所涵蓋的行為,很有可能會造成不合理限制憲法權利。而且,現在規例本身沒有清楚界定何謂「有損大學聲譽」。司法機關(也就是此次事件中的校方紀律委員會)在解讀這條規則時,便應作補救性的詮釋,以避免條文不合憲地限制憲法或人權法案所賦予的權力(HKSAR v Lam Kwong Wai & Another),這些補救性的詮釋,包括狹義解釋(reading down)、插入字句(reading in)和剔除條文(striking out)。 

時任學生會會長林穎恒(左)被即時停學一年,護理系碩士生何俊謙(右)被勒令即時退學並永不獲理大錄取。香港電台照片

固然這種補救性詮釋頗有局限,如法庭(或紀律委員會)不應採取與相關法例原意基本上不同,以致須經立法機關(也就是有權訂立校規或修改校規的校董會)商議才可妥為採用的糾正措施。

要擷取相關校規原意不易,各校校委會、校董會會議需要保密,學生代表需簽署保密協議、任期以一年為限,要找到當年制定校規時真確的原意很困難。但按理推斷,校規要規範的理應不是單純言論自由的行使及學生對校政表達意見的行為,盡管其中包含違抗他們認為不合理的一些校方人員指示。

另外,如果紀律委員會在討論過程中根本沒有考慮程序公義與相稱原則,若有不符,是否應作補救性的詮釋等等,反而直接詮釋同學的行為「有損大學聲譽」,加以處分,法庭也有認為校方做法對學生不公平的可能性。

自然會有不少人憂慮司法覆核被濫用、學生「咩都覆核一餐」云云。但其實法庭只對於大學行駛其作為「公共主管當局」的權力作決定,才會把關,一切學術上的決定,法庭都難以過問。

過去,曾有學生入稟法庭作司法覆核,指出城大沒有按指引評分,並沒有解釋調整分數的原因。因而對他不公及違反其合理期望,同時違反基本法中市民可獲公平審訊的權利。在判詞中,法庭曾深入審視校方有關評分的規定,並指出教授之間討論學生的應得分數,並作下調決定,並無違反校方的指引。學生入讀大學,等同自願受評分的系統規範。因此,法庭認為在該案中它並無干涉大學的空間。

話說回頭,理大是次指控學生損害校譽,作出嚴重處分,關鍵不在於學生說了粗口,更不在於學生動軏作出司法覆核、挑戰大學的權威。而是一所重視自身校譽的大學,面對敢言直率的學生,沒有磊落大度的胸襟,所作所為不符自身身份。這其中誰有損校譽,顯而易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