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前申訴專員黎年批法改會保守:公開資料及檔案法立法應涵蓋公營機構


《公開資料》及《檔案法》為期3個月的公眾諮詢昨日(5日)屆滿。

港大政治及公共行政系客席教授黎年,2009年至2014年做過申訴專員,任內最後兩份主動調查報告,正是檢討香港的公開資料制度公共檔案管理,報告羅列出多宗重要紀錄無立檔、檔案未經授權便遭銷毁的個案,包括醫管局討論「沙士」疫情的會議紀錄缺失、海事處查核船隻穩定性的檔案不齊全等。黎年當年已經批評,香港在這兩方面遠遠落後於國際水平,「差距令人尷尬」。

4年過去,法律改革委員會終在去年展開《公開資料》及《檔案法》立法的公眾諮詢,而公開資料及檔案法小組委員會均傾向支持立法。黎年昨日受訪,他形容立法是「遲到好過冇到」,「我只係希望(立法)時間唔好再等多好多年。」

黎年指,香港如此進步的地方仍然未有《檔案法》、《公開資料》立法,國際間頗為罕有。「《檔案法》同《公開資料守則》,我哋祖國都有法律,都立咗法,反為係我哋自己冇立法。」何君健攝

黎年1974年加入政府,最初任職司法書記及行政主任,1976年起加入政務職系,官至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常任秘書長(庫務),2007年退休。2009年,他「出山」擔任申訴專員,至2014年卸任,任內最後兩份報告,抨擊香港的公開資料制度及公共檔案管理問題。如今立法終有眉目,黎年表示「好高興」,「終於事隔幾年,起碼我出咗個報告之後,政府同意搵個法律改革委員會做研究,研究出嚟之後,而家出兩個諮商文件,兩個chairmen都認同香港兩方面都要立法,事實上係個進步,起碼講咗咁耐,我覺得自己都推動到啲嘢。」

我覺得最理想係咩呢,如果資料係公開嘅,人人都知道政府做事嘅方式係點,係最理想嘅。作為一個良好管治或者問責政府透明度高嘅做法,永遠都係好事嚟嘅。所以我覺得從運作上,政府應該喺(《公開資料》及《檔案法》)呢兩方面立法,表明佢嘅決心去執行呢兩方面嘅工作。

「行政成本並非顧慮」

法改會公開資料及檔案法小組委員會雖然都傾向支持立法,但僅限於政府部門,小組委員會並沒有建議將法例涵蓋範圍延伸至其他公營機構,被黎年質疑過於保守,「而家個建議唔係幾好,建議淨係(涵蓋)政府部門,都係而家涵蓋緊嗰啲。你問我呢,係唔足夠。而家有廿幾個係自願俾你攞公開資料,醫管局、房委會嗰啲係自願(採納《公開資料守則》)嘅,你反為話佢哋唔使(被法例規管),呢啲我覺得係太保守。」

黎年指出,外國的相關法例一般包括多個提供公眾服務的機構,他認為立法至少應涵蓋《防止賄賂條例》所指的公共機構。「呢啲係公眾服務,只不過佢係一間公司嘅形式嚟到提供,唔係政府自己提供,點解唔可以包含喺裡面?你房屋委員會啲錢邊度嚟?佢哋起啲公屋、居屋幾多人喺度住?對公眾咁大嘅服務,點解佢唔包括喺裡面?醫管局百分之九十幾嘅錢係政府俾,點解唔包括喺(法例)裡面?唔合理喎。佢哋(小組委員會)話慢慢嚟、按部就班,(立法)開頭就淨係而家嗰啲啦。我覺得太保守。你唔係話未運作過,佢而家已經提供資料俾人。醫管局已經做緊,房屋委員會已經做緊,佢唔係未做過。」

法改會檔案法小組委員去年12月發布諮詢文件。右起:委員李達詩、陳華疊、主席廖長城、委員許偉強、法改會秘書長黃慶康和小組委員會秘書梁東華。資料圖片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與社會科學院上月底舉行公眾論壇,黎年在席上直指法改會強調控制資訊自由制度的行政成本,令他感到驚訝。法改會公開資料小組委員會在諮詢文件提出20項建議,當中指出現行的公開資料制度以《公開資料守則》為基礎,是一個「有效」和「符合成本效益」的制度,處理索取資料的要求,小組委員會建議,法例應按照易於執行和符合成本效益的原則來擬定。黎年在論壇上提到,他曾任職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常任秘書長多年,並不認為相關行政成本是政府部門的顧慮,該些成本會被部門吸納,不需要尋求額外的資源,他質疑諮詢文件的說法荒謬(absolute nonsense)。

黎年受訪時主動指出,訂立《公開資料》制度的成本並不高昂,香港已經推行《公開資料守則》多年,他預期在《守則》的基礎上立法,理應較為容易,而且爭議較少,「各個部門已經有現有嘅人手喺度,你只不過多咗個立法嗰個規則咁解,咁所以我唔睇到《公開資料守則》變咗個法例嗰陣時,個成本會大咗好多。」

黎年在公眾論壇上亦提到,《公開資料》諮詢文件提及豁免條文,該些豁免都關乎判斷,而部門的判斷往往過於「嚴格」,公務員可以各種理由不披露資料。他受訪時以食環署拒絕披露三聚氰胺食品化驗結果為例,指出政府部門或會保守地詮釋《公開資料守則》,不合理地拒絕索取資料的申請,「做嘢嗰個人唔係存心隱瞞,但自己諗咗好多嘢,詮釋《守則》時覺得呢啲嘢唔話得俾你聽,講俾你聽會影響嗰間公司生意。」惟黎年強調,條文包括豁免是合理及正常的做法。

此外,黎年質疑,《公開資料守則》有訂明部門作出回應的預定時間,但相關諮詢文件「提都冇提」。被問到諮詢文件反映小組委員會處處圍護政府時,他笑言:「你睇吓sub-committee包括咩人喺入面至得㗎嘛,政府好多人坐咗喺度。」

「盡快立法最理想」

法改會公開資料小組委員會建議,就索取公開資料收取基本申請費用,應涵蓋相關工作的首3至5小時,若部門估計基本申請費未能涵蓋相關工作,申請人可選擇支付額外工作的費用,或終止申請。小組委員會又建議,若估計工時達到訂明上限(例如15小時),公共機構有權不處理申請。記協對相關建議提出反對。記協質疑,現有《公開資料守則》沒有收取基本申請費用的規定,而15小時的上限是「過低」及「隨意」,會鼓勵公共機構濫用規定。此外,大律師公會關注到小組委員會建議公共機構可免除處理無理纏擾及重覆提出的申請,公會指出,重覆的申請可以客觀地辯識,但無理纏擾的申請不然,乃視乎相關公共機構的判斷。

現行《公開資料守則》下,提出資料申索不需要提交費用。法改會公開資料小組委員會則建議收取基本申請費用。資料圖片

黎年認為,小組委員會建議採取措施防止機制被濫用並非不合理,外國的法例亦有相關限制,「有少少收費,我睇落唔係好唔合理、好昂貴嘅話,都唔係合理,以防有啲人濫用咋嘛。有啲人日日係咪都走去你嗰度攞乜,你都唔想見到咁嘅情況出現,我覺得做嘢大家唔好睇埋一邊,大家覺得過得人、過得自己,大家做嘢合理、有理由,等於你做新聞,你自己都係覺得合理、有需要攞啲咩資料就去攞,唔係日日起身得閒無事,我去你度整一大堆嘢,叫你去做一大餐,咁攞嚟又冇用嘅,我有個權咁做呀、有權攞公開資料吖嘛。你都唔想咁樣。一定係去到某個地方畫一條線,唔可以無休止咁、任你(取資料)嘅,你唔好忘記有啲人係會咁樣搗亂,我以前做過咁多部門,係有啲咁嘅人,真係有。」

被問到以15小時劃線是否過於隨意,黎年反問記者:「呢個可以大家去睇,如果我話俾你20(小時)先啱,咁係咪就20呢?係咪25(小時)先最好呢?我覺得講15又好,講14又好,講10又好,講20又好,講25又好,個個都會問,啫係點至啱?呢個你可能參考人哋外地有啲做過嘅啦,又可以因應實際環境去改變……我覺得你做咗個法例先,然後睇吓運行成點樣,然後再去改善,等大家有個基礎,而唔係憑空講『15係咪好少呀?』我唔知喎。咁係咪20就唔少呢?我又唔知喎。你敢唔敢咁講呢?」

 「如果政府接受立法,根據而家個框架好快做咗佢,我覺得最理想。唔好講咁多,做咗先,有乜嘢,可以根據真係立咗之後,嗰個環境嚟到去做,好過你虛無縹緲喺度拗話15個鐘、20個鐘,我覺得就最無謂嘅,呢啲就冇意義嘅。最快就係根據而家《守則》個框框嚟到盡快做咗(立法)佢,就係最理想嘅。」檔案行動組一直質疑,若果《公開資料》及《檔案法》並非同時立法,只會出現殘缺的法律,黎年則認為,兩者不必同期立法,「公開資料而家已經有個《守則》做緊,檔案就冇《守則》、冇法例,我覺得佢喺嗰邊就謹慎咗……《公開資料》(立法)可以做得快好多,唔需要等埋一齊,冇必要兩個一齊。」

「我覺得最緊要係咩呢,係一定要有法例監管,你點樣保留呢啲檔案,你終於有一天,30年好、50年好,歷史你都係要尊重,曾經有咩事發生過,應該紀錄上面可以留低,第日啲人可以見到、睇到。所以我覺得,你點樣去進行、推動呢個立法係唔緊要,最緊要係有個制度……最擔心係幾十年後你想知有咩事發生,都冇紀錄,無從稽考,就係我覺得最唔滿意嘅地方。歷史一定要保留,一定要知道當時有咩事實係發生過,寫歷史嘅人都可以寫番出嚟吖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