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擲三文治案】吳文遠上訴得直撤銷定罪 法官:檢控不合常理 不排除為避免傳召梁振英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於2016年9月立法會選舉投票日,在中區一個投票站外向時任特首梁振英投擲三文治,梁閃身避過,三文治擊中梁後面的署理總督察劉泳鈞。吳文遠前年被判普通襲擊罪成,判囚三星期,他向高等法院上訴,今日獲裁定上訴得直,撤銷定罪。

2016年9月4日,吳文遠在一個投票站外,向時任特首梁振英投鄭三文治。美聯社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邱智立今天(6日)頒下判詞,指案中有充足證據證明吳文遠觸犯了普通襲擊梁振英的罪行,但律政司選擇以劉泳鈞作為受襲擊者,這做法令法官「大惑不解」。邱官續於判詞指,如果因為梁振英是時任特首,而控方為了避免傳召他作為控方證人,所以作出這個表面看來不合常理的檢控決定,做法明顯地是值得商榷和令人不安的。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資料圖片

邱官在判詞首先鋪陳吳文遠襲擊梁振英的證據,指出:「在考慮了本案的證據後,無論當時梁振英先生的表情如何,就算是如上訴人(吳文遠)所指的『笑口噬噬』,『好得戚』及『摵眉摵眼』都好,唯一的結論就是上訴人並非真誠相信梁振英先生同意他的行為。」

判詞指出,雖然三文治沒有擊中梁振英,但梁作供時多次指當時的情況令他恐懼驚慌,以及促使他快步離開現場進入室內。「很明顯,梁振英先生是憂慮他在現場會遭受到即時的非法武力侵犯。毫無疑問,上訴人的行為構成對梁振英先生的普通襲擊。」

但本案中吳文遠被控普通襲擊署理總督察劉泳鈞,而非梁振英。原審裁判官的定罪基礎在於「惡意轉移」,即控方必須證明吳文遠針對梁振英的襲擊行為由劉泳鈞承受了,也就是說吳文遠所投擲出的三文治,必須是擊中劉泳鈞,或令劉泳鈞憂慮當場會遭受即時的非法武力侵犯。

邱官考慮到劉泳鈞的作供,包括出手擋格時的心理狀態:「當時我嘅反應——自然反應係擋格。我就係咁樣做。」此外,又考慮到新聞片段:「看見他(劉泳鈞)輕描淡寫,態度從容地前行,只稍為郁動雙手,完全沒有停步或遲疑,根本看不到半點憂慮當場被即時襲擊的表現。」

所以,邱官表示不能排除劉泳鈞知道三文治根本不會擊中他,亦沒有憂慮當場被即時襲擊,但主動地伸手去擋格,而這個情況則不構成普通襲擊。故此,邱官認為「定罪不安全和不穩妥」。

最後,邱官在判詞表示:「有一點令本席大惑不解的,就是為甚麼控方不直接控告上訴人普通襲擊梁振英先生而選擇以控方第二證人作為受襲擊者。如上文所分析,案中有充足的證據證明上訴人觸犯了普通襲擊梁振英先生的罪行。

如果因為梁振英先生是當時的特首,檢控當局為了要避免傳召他作為控方證人而作出這樣選擇的話,那檢控當局就是因為一個人的原故或要遷就一個人而作出一個表面看來不合常理的檢控決定。這做法明顯地是值得商榷和令人不安的。當然本席必須指出,本席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亦不會作出揣測。」

律政司發言人回覆傳媒查詢,指本案在考慮警方當時提供的調查報告及所蒐集的證據、案情等,公平公正作出檢控和處理控罪的決定。律政司檢控人員一直恪守《檢控守則》,並捍衞獨立檢控原則,在作出檢控決定時,不受涉案或相關人士社會階級、公職地位或其他社會地位影響。律政司會研究法官的判詞和主控官的報告,然後決定是否需要跟進。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