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五四精神」何處尋


【撰文:何巽權】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於2018年10月劃出一半民主牆以供學生留言,期間有人張貼「香港獨立」字句,後遭校方以紅紙遮蓋。時任學生會成員於是到校長室樓層,要求與時任校長唐偉章對話,期間發生推撞。校方於2019年1月按程序由五位教學人員和一位學生代表,組成學生紀律委員會調查事件。結果校方於是年3月初以「誹謗、襲擊或毆打大學教職員」、「拒絕遵守由相關人士的指令並因而影響其教學、學習、研究或處理大學行政事宜」和「進行任何有損大學聲譽的行為」指控四名涉事學生,分別以社會服務令、停學甚至勒令退學、「終身不得報讀理大課程」作為懲處。這樣的裁決,可說是香港自開埠以來,大學對校園抗爭學生最厲害的一宗懲處;亦可說是當今大學的領導,對學生的關切較一百年前,時任北京大學校長的蔡元培先生更是一大倒退。

時任學生會會長林穎恒(左)被即時停學一年,護理系碩士生何俊謙(右)被勒令即時退學並永不獲理大錄取。香港電台圖片

在「五四運動」發生後,軍警逮捕了數十名學生代表,蔡校長心繫的不是學生有損校譽,而是要設法營救學生;但當今大學的領導,對學生卻仇深似海,否則怎會用上「終身不得報讀理大課程」的重話,連教育的本業也都忘卻了。

大學存在的目的,是為了年青人的需要,它並不是為了教授的需要,更不是為了大學管理層的需要。教育界一向鼓勵學生應有獨立思考和批判思維的能力,當學生對事物的看法與掌權者南轅北轍時,掌權者更應勇於與學生對話,如果學生真的犯錯了,學校不正是教導他們改過向善的地方嗎?那些帶頭反叛的學生,許多往往日後成為社會精英。年輕時反叛才是社會前進的動力,才是社會的明天。

反躬自問,理工大學對有關事情的發展,真的一點責任也沒有嗎?理大當局對學生要求民主牆自主,採用的是體制暴力,這正如劉進圖在《信有明天》帶出了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就是只要不涉及非法行動,例如組織暴力示威、破壞公眾秩序,只是講人自講,就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受到《基本法》和香港法律保障,大學校方有何法律依據禁止學生在校內展示涉及港獨意識的言論?

照片來源:《蘋果日報》

現今的香港,是一個講求政治正確的年代,而不是講求什麼是正確的年代,所以不少大專院校的領導,只管呼應權勢,以打壓反對聲音為務,扮演政治權勢代理人的角色。若問為什麽一百年前出現過的蔡元培精神,一百年後的香港難以再次出現?答案正是由於中國共產黨是靠工人和學生運動「起家」,中國共產黨深明其影響之大,故對有關之運動嚴加防範,既不再提「五四運動」,就連「陳勝、吳廣『揭竿起義』」也不欲廣作宣傳。在結束本文前,特別推介大家在youtube觀看2019-03-04《熊出沒注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