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烈女不怕死:讓她們告訴你為何我們仍需要國際婦女節


【撰文:國際特赦組織】

40多年前,聯合國選擇了3月8日為國際婦女節,以表揚全球婦女的力量與努力。這一天匯集了世界各地對於女權的呼聲、令大眾瞭解性別歧視和女性貶抑,同時增強了全球女性的聲音。40多年後的今天,兩性之間漸見平等,你或會問﹕國際婦女節依然是必要的嗎?

婦女在墨西哥城遊行要求合法墮胎 © Itzel Plascencia / Amnesty International Mexico

以下的女性告訴我們:「我們仍需要婦女節!」。這不是個別女性的訴求,而是在世界各地,參加大大小小國際婦女節活動,全球數以百萬計女性的共同願望。在三月八日,有婦女遊行,亦有婦女會留在家中,以其他方式聲援那些在抗爭場上奮身捍衛她們基本權利的姐妹們。不論是爭取駕駛的權利,或是爭取身份承認,這些身處世界各地的女性讓我們知道,到了今時今日,婦女節的意義與44年前無異。

韓國#MeToo運動的先鋒:徐智賢(Seo Ji-hyun)

韓國#MeToo運動的先鋒徐智賢(Seo Ji-hyun)© AFP/Getty Images

徐智賢是名副其實的先驅,她在韓國所引發#MeToo運動,揭露了韓國幾名公眾人物的侵犯行為。2018年1月,身為檢察官的徐智賢指控上司在晚餐時摸了她。她的投訴招致上司的報復,把她調往一個偏遠的小鎮。2019年1月,上司因濫用職權被判有期徒刑兩年。徐智賢的勇敢引來其他女性紛紛效仿,向侵犯者被提出起訴。徐智賢說道:「我唯一擁有的就是真相,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說出真相。」觀看她的故事。

沙特阿拉伯的自由鬥士:盧加因・哈斯洛爾(Loujain al-Hathloul)

沙特阿拉伯的自由鬥士盧加因・哈斯洛爾(Loujain al-Hathloul) © Marieke Wijntjes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在一個女性行動及行為均掌控在男性和政府手中的社會裡,盧加因選擇了不一樣的路。她為沙特阿拉伯女性爭取自由的勇氣,把她帶上國際頭條新聞。盧加因曾直播自己從阿聯酋駕車至沙地阿拉伯,因而被拘押了73天。沙特政府終於2018年6月取消駕駛禁令,但推動這個「駕駛平權運動」的盧加因和其他女權人士則依然身陷囹圄。她們被指是「使館間諜」,在沒有控罪下被羈押,並在獄中受到酷刑和性騷擾。盧加因的兄弟瓦利德(Walid)近日在CNN一篇報導中表示,盧加因是「沙特阿拉伯和全世界許許多多婦女和女孩心目中的英雄」。他呼籲各界勿「袖手旁觀,眼睜睜地看著她受苦。」做出你的選擇,今天就對盧加因及與她同行的活動人士表示支持

在墨西哥爭取討回公道的母親們:南茜・阿裡亞斯・阿特亞加(Nancy Arias Arteaga)和埃斯佩蘭薩・盧西奧托(Esperanza Lucciotto)

南茜・阿裡亞斯・阿特亞加(Nancy Arias Arteaga)及其女兒阿朗德拉(Alondra)的照片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南茜(圖)和埃斯佩蘭薩作了她們唯一能做的抉擇:為被殺害的女兒阿朗德拉 (Alondra)和卡拉 (Karla) 討回公道。阿朗德拉曾長期受男朋友虐待,最後斃命家中。卡拉曾則在告發上司性騷擾後,在辦公地方遇害。墨西哥是全球女性遭殺害人數最高的國家之一,僅在2017年便有3,357名女性遇害。這些謀殺案反映出社會上根深蒂固的性別不平等、女性性命低賤的殘酷現實。埃斯佩蘭薩決心要將殺害女兒的兇手繩之以法,不過,此舉也為她帶來恐嚇和騷擾,但她和南茜不會放棄。南茜說道:「我不想其他女孩有此遭遇,我做該做的事,並以此懷念阿朗德拉。」今天就對南茜和埃斯佩蘭薩伸出援手

14個對仇恨說「不」的女權運動者

14 個波蘭女權運動者向法西斯主義說「不」 © Grzegorz Żukowski

2017年3月,當示威者在一場獨立遊行中呼籲「白色波蘭」時,14名婦女選擇公開挑戰遊行訴求中的種族主義和法西斯主義。這14名婦女的呼籲很簡單,就是「終結法西斯主義」。她們在仇恨和分裂面前,選擇了平等和團結,卻令她們成為被攻擊的目標,引來示威者拳打腳踢、朝她們吐口水和大喊大叫。其中一名婦女埃爾茲別塔(Elzbieta) 憶述指:「他們先是扯掉了我們的標語,然後開始撕扯我們的衣服並踢打我們。我的後背被踢了數次。」波蘭當局未有就14婦女遇襲展開調查,反而判處她們妨礙合法集會的罪名。2月13日,一名法官下令重新就襲擊事件展開調查。現在,檢察官必須找出襲擊者,而不是為他們的暴行開脫。這14名女性繼續堅強屹立,讓我們與她們並肩抗爭

「卡尼法婦女」(Knifar Women)挑戰尼日利亞的性暴力問題

Women from Bama, Nnigeria, who formed the Knifar Women's Movement to campaign for justice.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在尼日利亞東北部,數以百計的婦女在武裝組織博科聖地(Boko Haram)的殘暴統治下倖存下來,卻遭軍隊暴力虐待。這些本該保護她們的人先後恐嚇、騷擾和強姦她們。面對這種種,一群婦女選擇聯合起來。被稱為「卡尼法婦女」(Knifar Women)的她們是一個在不斷發展壯大的運動,重新建構倖存、力量和公義的故事。她們說:「我們再次要求政府釋放我們的丈夫,並確保我們能同摯愛重聚。」在她們的呼籲中加入你的聲音

在湯加遵從本心生活的喬伊・喬琳・馬塔列(Joey Joleen Mataele)

Joey Joleen Mataele is a Leiti and, in western terms, trans activist in Tonga, December 2018. © Pohiva Tevita Tu’amoheloa

喬伊在14歲時選擇忠於自己,成為女性。這個決定令她與親友產生了齟齬。喬伊是一名Leiti,即西方說法的LGBTI+群體,不過,Leiti在南太平洋島國湯加有著深遠的文化淵源。湯加在被殖民前對性別並沒有固定的觀念,包括跨性別者在內的Leitis在國內盛行。然而,隨著西方殖民和基督教流入,湯加人對於Leitis的態度出現了偏見。喬伊說道:「我在14歲時被我父親公司的保安主管強姦。我父親說我是自討苦吃。他曾多次告訴我不要像個女人一樣。我想,從那時開始,我決定不再啞忍。我決定輟學,因我再無法應付騷擾和體虐。我下定決心:總有一天我要有所成就。」如今,喬伊在湯加捍衛著Leitis的權利。觀看她的故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