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軍妓還是「慰安婦」?


【撰文:素心】

如果「支那」一詞有冒犯之嫌,那麼「慰安婦」也應嚴正處理。

内地無論學術著作或一般媒體作品,使用這個詞語的態度都比較嚴謹,大多數加上引號。考其原因,大致有三點:

首先,它是日文詞語,除非無可替代,否則嵌在中文裡實屬體例不當,且構詞法與中文不同,必須加引號以資識別。

其次,與這個詞語相關的歷史尚未完結,「慰安婦」的安頓和索償問題仍在處理中。抗戰期間,日本將「慰安婦」的相關罪行強加於中國,及其戰敗,倖存性命的「慰安婦」解散了,但其稱述卻因「書同文」的緣故而寄生於漢語之中。中國是索償的一方,所作論述難免使用潛伏於民間的這個詞語。不過,基於立場考慮,在語言上絕不能認賊作父,必須以春秋之筆加上引號,彰顯其賊性。

毫無疑問,這是個凌辱女性的貶義詞,它的實質意義與軍妓相同。雖然頗有政客質疑受辱者是否自願,但這畢竟是倫理或人文主義的討論,而非政治和外交的爭議。日本創立這個詞語作為軍妓的代稱,本意在渲染受用者的感覺,藉以撫定軍心;另一方面,亦以間接效忠社稷的神聖意義,淡化其國民對徵用軍妓的抗拒,本身極具政治修辭學的功能。中國既要控訴日本的侵略行為,對這個罪惡的符號絕不能依樣葫蘆,鸚鵡學舌。試想,我們會用黑幫的用語控告黑幫的罪行嗎?

同理,臺灣的「釣魚臺」、大陸的「釣魚島」、日本的「尖閣諸島」三個名稱,在政治和外交論述中本同末異,但絕對不可以混淆。對於這三個詞語,香港的媒體絕不會張冠李戴,但對「慰安婦」的處理卻大多掉以輕心。希望教育界和文化界能正視問題,慎用這個詞語,用的時候必須加上引號。

最後還得考慮,引號只能加在文本上,口頭上不足以表達批判的立場。其實,「軍妓」或「日本軍妓」才算是最準確的說法。

南韓民間團體在首爾的日本大使館外設置一座「慰安婦」少女雕像,圖為南韓學生上月11日圍坐雕像集會。美聯社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