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理大嚴懲學生】被停學前會長林穎恒:社工系教我社會公義,但學校否定了


今年2月28日,理工大學學生會前會長、就讀社工學系三年級的林穎恒正式卸任會長一職,本以為可以放下會務重擔、專注學業,惜事與願違......

翌日,林穎恒收到理大校方學生紀律聆訊委員會的通知:「被罰停學一年,即時生效。」

做會長的一年不斷與校方角力,林穎恒多次感到氣餒,也上了社工課堂以外人生的一課,見識到世態炎涼,還讓他思考甚麼是社會公義。

理工大學學生會前會長林穎恒2月28日卸任會長一職、3月1日收到校方通知被罰停學一年。周滿鏗攝

去年,理大校園發生民主牆風波,林穎恒和學生會成員闖上李嘉誠樓校方管理層辦公室,要求理大暫任副校長(學生事務)沈岐平、學務長莫志明交代,期間發生衝突,林穎恒意想不到,行動會換來如此嚴苛的對待。他唏噓感嘆:「以前我太天真,以為一個辦學地方應該以學生利益優先、聆聽學生意見,原來唔係,原來佢哋真係可以話唔理就唔理。」這句說話,總結了林穎恒過去一年與校方周旋角力的感受。

林穎恒曾就讀旅港開平商會中學,自言中學時期是「摺友」的他,昔日甚少參加校園事務。直至2014年他讀中六時遇上雨傘運動,開始認識社會。他喜歡走到金鐘、旺角佔領區,在遍地開花的公民教室「上課」,認識了意大利詩人但丁的一句話:「地獄裏最熾熱之處,是留給那些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時,保持中立的人。」

「警察要保持中立?見到佢毆打示威者已經有立場喺到;大學要中立?明顯見到佢哋做嘅事已經有立場喺到。」

中學文憑試後,林穎恒獲得國立臺灣大學社工學系取錄,但因家人希望他留在香港,他又夠分入讀,最終選擇理大社科系,希望走上社工這條路。他以為擺脫了中學的枷鎖,殊不知跌下規矩更嚴苛的世界,「我以前好嚮往大學嗰種自由,就係無記小過、大過,原來唔係,而家係一下子停你學、踢你出校。」

是天真懵懂、還是不懂人情世故?小伙子竟然說,妄想有一天可以拯救世界:

之前喺大學interview會白癡咁講,我夢想係拯救世界,好似好『中二病』(指自我感覺良好)......但我意思是好似魯迅棄醫從文,呢個社會最需要醫治係人的靈魂,對我來說社工是踏腳石,社工最能夠俾我達到目標,影響一個人嘅心,成為燭光,影響更加多人。
林穎恒當過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會會長。受訪者提供
林穎恒也當過社工學聯的出版秘書。受訪者提供
林穎恒曾參與理大劇社、做過演員和導演。受訪者提供

林穎恒入讀理工大學,一年級時已頻頻「上莊」,體驗中學未嚐的校園生活,先是擔任應用社會科學系會會長,之後再做社工學聯的出版秘書,又玩過劇社。大學二年級時,他當上學生會幹事會會長一職,亦因為前一屆學生會「斷莊」,僅由臨時執行委員會維持基本運作,林穎恒希望他任內工作,可以彌補過去一年的空白。

上任會長後不久、去年4月19日,林穎恒領導的學生會,舉辦以言論自由為主題的論壇,欲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做嘉賓(其後去年7月,保安局引用《社團條例》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當場地和嘉賓都安排好的時候、活動前一天卻收到校方通知,指位於校園FJ Podium場地的申請被取消。理大學務長莫志明當時向學生會發電郵表示:「校方慎重考慮該項活動的內容及出席嘉賓後,認為該項活動並不適宜在校內舉行,因此不會批准學生使用學校場地舉行論壇。」學生會臨時轉場地到李嘉誠樓對出的空地,陳浩天當日有出席論壇。

學生會臨時到李嘉誠樓對出的空地舉行論壇,陳浩天(左二)當日有出席。理大學生會facebook

與此同時,去年4月期間,理大發生多名教職員不獲續約的風波,應用數學系六名教員、應用社會科學系九名半職實習導師先後不獲續約,校方做法被質疑是「重研究、輕教學」。理大當時指,本地其他大學少有聘請月薪制的半職導師擔任實習的督導老師,為有效使用學系的資源,理大決定採取同儕慣常的做法。

事件引起不少校友和教職員反對,於校內發起聯署、辦論壇。林穎恒修讀的社工科目亦牽涉其中,他也關心事態發展。他記得,當時理大校內包括學生會等不同組織發聯署聲明,要求校方撤回決定,惟校方一直沒有回應。直至5月9日,理大常務及學務副校長陳正豪向全校發電郵,當中提到「理大謹此重申,不為九位半職導師提供新合約是經過詳細及慎重的考慮才作出的決定。新模式的主旨是令學系可更有效地運用資源,並確保督導工作的質素。理大會繼續與受影響的半職導師溝通,希望得到他們的諒解和支持。」

林穎恒(右二)曾代表學生會向學務長莫志明(左二)交信,反對校方不續約的決定。理大學生會facebook

校方一次又一次的一錘定音,林穎恒看在眼內。去年9月24日、雨傘運動四周年前夕,理大學生會有意舉辦分享會等活動,讓同學討論傘運。頭炮活動打算用民主牆來仿傚連儂牆,提供便利貼讓同學分享個人想法,林穎恒認為做法與民主牆的原意無異,目的是讓同學自由發表意見。學生會將原本的民主牆使用守則,刪除至剩下三條:

1.禁止任何商業活動宣傳
2.需寫下學生編號及發表日期,張貼時間維持兩星期
3.如有特別需要,可聯絡學生會幹事,同時學生會幹事會對民主牆管理擁有最終決定權

不過,學務長莫志明隨後向他表示,學生會擅自改動民主牆的使用守則,要求24小時內還原,否則的話校方會沒收民主牆。林穎恒斷然拒絕,至去年9月29日凌晨,校方派人以紅紙遮蓋整幅民主牆。學生會之後籌備一連串行動,務求與校方對話及解決問題。他先後舉辦街站、收集聯署、發公開信要求與校方對話,但校方置之不理。

去年10月4日,林穎恒帶領一班同學到李嘉誠樓17樓的校方管理層辦公室,後來發生衝突,事件同時因為學生獨立聯盟成員、護理系碩士生何俊謙牽涉其中,令部分人以為涉及港獨。理大校董劉炳章早前表示,校園內不容許宣傳港獨。

但林穎恒說,何俊謙並非學生會幹事會成員,兩人是因為民主牆事件才認識,林穎恒最初不知道、也不會介意何俊謙的港獨背景,「佢唔係借住我呢件事上位,佢唔係要『踩場』,不可以因為佢咩政治背景身份,唔允許佢參加活動。」

去年10月5日,林穎恒與另一名學生(評議會主席)決定絕食抗議,期間適逢是大學資訊日,校方放置了爆谷機和棉花糖機在他旁邊,林穎恒現在回想,依然覺得荒謬可笑。

去年9月,林穎恒在校園向同學講述民主牆事件。理大學生會facebook

去年10月7日,學生會收到校方通知,願意將民主牆的管理權交回學生會,但附加一句「倘若日後學生會在未經校方的同意下擅自更改民主牆的使用守則,校方將收回其管理民主牆的責任。」林穎恒絕食44小時後,行動結束。

有人或會質疑,校方管理民主牆,與學生會管理有分別嗎,為什麼林穎恒要這樣堅持?「係咪以後學校唔想見到我哋嘅活動、政治敏感嘅活動都唔可以做呢?」林穎恒擔心學生會的權利,會一步步被校方剝削。

今年3月1日,理大學生紀律委員會就學生於去年10月4日在李嘉誠樓的行為作出紀律處分,涉事四名學生被嚴懲,輕則判以社會服務令、重則被停學以及退學、永不取錄。有人批評學生行為粗鄙理應受罰,亦有人為學生護航。對於被罰停學一年的林穎恒來說,最諷刺的是:

社工系教我咩係社會公義、充權、點樣對抗不公義嘅事、點樣堅持自身價值,但同時呢間學校否定咗教我嘅野......我覺得好荒謬。

說到這裡,林穎恒大笑起來,是苦笑。過去三年課堂上的理論,始終不及活生生的人生經驗,來得更真實。

理大民主牆風波,令林穎恒有感曾經嚮往的言論自由、師生共治理想幻滅。周滿鏗攝

除了校方「一言堂」,他又慨嘆理大學生對於校政時政的敏感和關注度不高,「社會規範咗大家點樣裝備自己、點樣讀書,加上雨傘之後,你接觸政治就被人打壓,無前途啦,家長唔想仔女接觸政治......」他印象中的理大學生,真的不太理會校政?他思考片刻,然後說:「係......好無奈都要咁講,係嘅。」他認為大部分同學的想法是:「只要我讀好書,都唔會搞到我啦。」他記得今年1月學生會舉辦電影《地厚天高》放映會,當時包括教職員和同學在內,只有30餘人出席。

周四(3月7日)、判決之後的一周,學生會晚上舉辦集會抗議理大處分不公。集會前一天,林穎恒向記者表示,擔心今次集會可能只是「雷聲大、雨點小」。但那天晚上,現場大約有400多人出席,包括大專學界代表、校友和普通市民。「哇......好多謝今日咁多人出席集會。」

集會大約有400多人出席,林穎恒被嚇了一跳。周滿鏗攝

「黎明前夕的黑暗,係至黑暗,呢句說話係梁天琦講。」林穎恒在集會上如此總結,然後轉身將咪高峰交給現任理大學生會成員。被罰停學一年,他早前已向老師詢問可有社福機構職位空缺,讓他不至於這一年與社工科脫節,結果老師們一呼百應,紛紛向他提供不同支援。

上完三支莊,累嗎?停學這一年,捱得過嗎?「我嘗試令自己嘅火苗,唔好熄。」林穎恒微微一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