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太平紳士巡倉非突擊 團體促檢討監獄投訴機制


「太平紳士巡倉,有咩要投訴?請舉手!」這是港產片經常出現的對白。現實中,在囚人士如要在監獄作出投訴,向太平紳士舉手卻有難度。

囚權議題近期備受關注。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及張超雄,今日聯同多個關注囚權的團體召開記者會,公布早前委託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就海外各地監獄監察情況的研究摘要,並提出數項建議,要求懲教署檢討投訴及監察機制。團體建議包括:改善太平紳士巡院機制、擴大申訴專員調查懲教署的職能、容許民間人權組織進行監獄探訪及調查等。

邵家臻(前排右二)及張超雄(前排右三)召開記者會,要求懲教署檢討投訴及監察機制。前排左一為人權監察羅沃啟、右一為青少年囚犯人權關注組林啟成;後排左至右起為:香港眾志黃之鋒、社區組織協會蔡耀昌、太平紳士莫乃光、太平紳士劉慧卿。鄭靖而攝

現時在囚人士如希望提出申訴,可經懲教署內或署外機制,署內途徑包括:院所管方、到院所巡視的懲教署總部首長級人員,或懲教署投訴調查組;署外則可向巡獄太平紳士、申訴專員、立法會議員等投訴。

太平紳士有權突擊巡查懲教院所,不過今日舉行記者會的議員及民間團體均質疑巡查機制的效用。青少年囚犯人權關注組成員林啟成是前少年犯,他說,太平紳士到監獄巡視前一日,院所會收到消息,職員會跟囚犯說:「聽日殺到喇,洗地洗乾淨啲。」又會警告犯人:「唔好立亂舉手,如果唔係你有排捱。」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前年因「公民廣場案」被判入獄,他指曾在太平紳士到來前,被要求在飯堂舖上紅地毯及加強清潔,證明院所事先已知悉太平紳士來巡視,「可以說明到,太平紳士唔突擊嘅巡視,有幾大程度可以全面反映監獄實況。」

立法會議員兼太平紳士莫乃光表示,每次被安排到監獄巡查,大部分時間都是懲教職員介紹院所設施或服務,「變咗好似參觀咁,同囚犯見面嘅機會有限。」他在2014年獲委任為太平紳士,這5年期間每半年巡查一次監獄,惟從未有囚犯向他投訴。另一太平紳士劉慧卿則指,行政署一般都會安排車接送太平紳士來往監獄,但她通常選擇自行前往,「未必話行政署會通水,但老實講呢個世界有咩秘密?你一安排咗佢就知你幾時去。」張超雄指,太平紳士每次巡查的院所都不同,與囚犯見面後如收到投訴,亦要交由懲教署調查,所做到的不多。

太平紳士巡查機制效用成疑,在囚者寫信向申訴專員或立法會議員投訴亦不容易。社區組織協會組織幹事蔡耀昌表示,在囚人士要投訴很困難,因為所有出外的信件,都會經過懲教署職員,即使寄給申訴專員或立法會議員的信是「封口信」,「一睇就知,你畀申訴專員,就知你係投訴啦。」他引述有些囚犯被職員威脅撤回信件,甚至阻止信件寄出。

至於懲教署內投訴途徑,邵家臻批評,現時懲教署的內部投訴機制有「自己人查自己人」之感, 過去5年只有8宗投訴成立,說明機制失效。黃之鋒早前他亦曾透過內部投訴機制,投訴轉倉時遭懲教人員要求他「剝光豬」蹲下抬頭回答問題,但內部調查卻欠缺透明度,即使裁定他的投訴不成立,也沒有向他解釋不成立的原因。最後黃之鋒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索償,以求在庭上公開盤問涉事懲教人員。黃之鋒入稟申索被裁定不成立。

黃之鋒前年因「公民廣場案」被判入獄,在東頭懲教所服刑期間,報稱被職員要求「剝光豬」蹲下接受盤問,他認為懲教署職員有意作出羞辱,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索償1.6萬元,但申索被裁定不成立。資料圖片

邵家臻委託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進行研究,研究組選了5個在監獄監察和投訴處理方面做法大致良好的國家,包括:加拿大、愛爾蘭、新西蘭、荷蘭、挪威作例子。邵家臻及張超雄參考有關研究後,提出五點建議。

就申訴專員的調查方面,現時《申訴專員條例》賦予申訴專員公署權力處理在囚人士的投訴,投訴會先在雙方自願的情況下以調解方式處理。如個案進入調查程序,申訴專員因權力所限,無法進行具體搜證或突擊巡查院所,投訴難以成立。建議提出擴大申訴專員調查懲教署的職能,包括成立專責部門調查有關懲教署的投訴;突擊巡查懲教院所;公開所有投訴調查內容;定期向聯合國及特首提出改善懲教署之建議。

至於太平紳士巡院機制方面,建議設立秘書處跟進所有投訴,並確保每次太平紳士必須跟進上一次另一太平紳士探訪時收到的投訴。

另外的建議包括:賦予人權組織、國際組織權力,進行監獄探訪及調查;懲教署定期與關注囚權的組織及人士會面;改善懲教署內部投訴機制,例如在投訴上訴委員會中加入法官、人權組織、立法會議員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