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有「懲」無「教」的奴性教育


本周二(5/3),筆者到大館參觀。初步理解早期的監獄署主要以嚴刑懲治囚犯如︰笞刑、苦工(腳踏轉輪、搬運石頭等)、限制飲食、甚至死刑來遏止罪案,卻未收得預期成效。後來,監獄署在1982年易名為懲教署,確立以教育來幫助囚犯更生的發展方向。

閱讀至此,筆者的心顆不禁大力揪了好一會兒,想到莘莘學子近日慘被厚重的灰布幔壓得透不過氣來──聖保祿中學Last Day拍照事件和理大民主牆風波的裁判結果,均不禁令人搖頭嘆息,當中除了「懲」,還有「教」嗎?

理大以開除學籍、永不取錄的極端手段懲處學生(左圖);聖保祿中學對Last Day留在校門外拍照留念的中六學生,以阻街為由報警處理(右圖)。

著名俄國教育家烏申斯基曾說:「教師的人格就是教育工作者的一切。」教師的天職是甚麼?教育的本義何在?

事件的教育工作者濫用權力:通過訴諸法律、停學、永不取錄等方式粗暴打壓為不公不義大聲疾呼的異見學生,務求盡毀學生前途。他們以教化為名,把粗大的教條「尊師重道」、「不可說粗口」等壓在學生熱熾的良知上,還把學生踐踏成腳下的地底泥才心甘罷休,實以配合政權打壓,用強硬手段令學生屈服、噤聲。何況學生如果有錯,罪名就是良心未泯,仍存人格的完整。香港教育不鼓勵學生懷有批判時弊的良知、有明辨是非的智慧和追求真理的抱負。反之,旨在培育一群唯命是從的奴隸,以鞏固殘暴政權!

筆者深信理大管理層定必以國家安全為依歸,堅定不移的重振學校綱紀,絕不受外間惡毒批評而動搖。只好期盼聖保祿中學,如其舉辦Last Day2.0,倒不如以身作則,鄭重道歉,重拾教師專業。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