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梁振英稱沒迴避上庭 唔關佢事關邊個事?


2016年9月立法會選舉投票日發生的「三文治襲擊」 案本周再成為新聞事件;早前被判普通襲擊罪罪成的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其後上訴,高等法院法官周三裁定他上訴得直,原訟法庭法官邱智立翻看錄影片段,決定撤銷控罪和刑期。法官指出,從新聞片段所見,吳文遠行為不構成普通襲擊(律政司選擇以被三文治擊中的署理總督察劉泳鈞作為受襲擊者),法官亦質疑檢控決定。

邱官在判詞說,如果因為梁振英是當時的特首,檢控當局為要避免傳召他作為控方證人而這樣選擇,那麼檢控當局就是因為一個人的原故或要遷就一個人,作出表面看來不合常理的檢控決定,做法明顯地是值得商榷和令人不安,法官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亦不會作出揣測。

法官對檢控當局的控罪的質疑對象是律政司;律政司其後亦發稿回應指,案件是在考慮警方當時提供的調查報告及所蒐集的證據、案情、適用法律和《檢控守則》的原則後,公平公正地作出檢控和處理控罪的決定。律政司只談政策原則,沒有具體講該案,答了等於沒答。

事件真正主角是時任特首,現為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梁振英,他周五(8日)對上訴判決首度開腔回應,主要是針對法官指檢控當局為遷就一個人的說法。梁振英說,自己在吳文遠案中有作供,因此不存在律政司因遷就他,控告吳文遠襲擊警員而並非襲擊他本人。他表示,每次遇到襲擊事件,都配合警方及司法機關調查和審訊。梁振英說,不知道法官有沒有看過在吳文遠案發生前4個月,他在黃毓民「掟杯案」中作供,當時傳媒有廣泛和高調報道,今日網上仍可找到有關資料,法官完全不用在判詞中提出「如果」,更不用提出揣測。

梁振英的澄清,是要說明他並非怕被傳召,「證據」是他在黃毓民「掟杯案」和吳文遠案審判期間,均有出庭;梁振英努力為自己洗脫,「唔關我事」,客觀的結果是,是負責調查的警方和檢控當局處理的問題;梁振英說他不迴避出庭,警方和檢控當局應交代有沒有清楚確認事件主角梁振英的出庭意向,是否認為沒有需要他出庭,有需要的話,有沒有向梁振英提出,並要求他出庭,作為證人或被襲擊者?抑或只是警方和檢控當局自己猜度梁振英的想法後,決定不提?在吳文遠案中,梁振英是在吳文遠被告一方要求下出庭, 並非控方要求。

梁振英說他有出庭,字面上正確,他喜歡咬文嚼字,說應辯方要求、法官同意下出庭,更為準確,是他一貫的「語言偽術」,他意思是「 唔關我事」,是關誰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