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川端康成交織舞台藝術 奧斯卡得主葉錦添談創作《美麗與哀愁》


 

「穿過縣界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車在信號所前停了下來。」日本文學大師川端康成作品《雪國》首段,相信不少讀者並不陌生。1968年,川端康成憑《雪國》、《古都》和《千羽鶴》三部小說獲頒諾貝爾文學獎。

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美術指導得主葉錦添及其創作團隊,卻選擇改編川端晚期作品《美麗與哀愁》為室內歌劇。「《美麗與哀愁》用了較長時間寫成,象徵了川端康成平日說不出的剖白,接近他寫來時那種內心掙扎」,葉錦添如是說。舞台、服裝和文本交織,不單嘗試還原川端文學的美,亦呈現了葉錦添盡心貼近藝術本質的美學世界。

葉錦添橫越美學界限,還原日本物哀美。何君健攝

盡心貼近日本物哀美

故事大致講述身為有婦之夫的作家大木年雄,年輕時與16歲的女學生上野音子發生戀情,音子其後懷孕,但因胎兒早產導致音子大受打擊,精神異常而住進精神病院,大木未能給予音子名份,又將這段私戀寫成小說《十六、七的少女》,在文壇大賣。

多年後,上野音子搬到京都成為卓有名氣的畫家,並與女弟子慶子一起同住,互生情愫。另邊廂,音子仍舊依戀大木,慶子卻執意向大木及其兒子又一郎復仇,方法是勾引大木父子,最後更導致死亡事件……

川端康成的知音、日本文學巨匠三島由紀夫所說過,他從《美麗與哀愁》窺探到「川端文學的許多秘密。」不論時間感、書中引用的畫意、情節,復仇、痴戀、同性愛等主題相當複合。葉錦添處理《美麗與哀愁》的主題,特別注意到這種複合處。「川端康成的世界本身已經相當複雜,不要再在川端的作品上再建構新的世界。」葉錦添集中做的,就是盡心利用舞台和服裝,迫近川端原著的美學—— 愛與哀的淒美。

葉錦添參考日式和間,設計舞台。受訪者提供

川端作品雖然複雜,但對作為舞台和服裝指導的葉錦添來說,呈現卻是本份。他多年來研究日本文學、日本文化,認識不少日本朋友,亦曾經參與芥川龍之介《羅生門》的舞台設計,對日本美學有種特別的感通。為了處理《美麗與哀愁》複合的故事主線,葉錦添參考日本的「三聯畫」,將舞台的左中右分隔成三個空間,這三個空間可按劇情和歌唱的需要各自獨立,讓觀眾在舞台上看到三條主線;當有需要時,三個分隔的空間可以貫通。葉錦添認為如此設計符合「日本傳統『和間』的空間倫理。」舞台設計與日本建築美並無違和。

葉錦添為了今次的演出,特地到日本鎌倉實景拍攝大量日本風景,又到日本老牌劇場東寶株式會社取經,不要自己構思日本和服,要着人親自試穿,務求做到鉅細無遺。至於文本中提及的日本古畫,葉錦添和團隊都多番考究。「賞析日本美學,古畫上的姿勢(pose)亦相當重要,是切入角度。」

《美麗與哀愁》服裝設計,葉錦添到日本老牌劇場「東寶」取經。受訪者提供

「沒有葉錦添風格」

葉錦添談及自己創作觀時,幾番用上「警惕」二字,避免自己創作時受既有的文化視野妨礙。他提到香港人很喜歡日本風,但創作時候不時用上「香港風」呈現日本藝術或美學,未能還原真正日本風的神韻。他又舉自己最近參與製作芭蕾舞劇《大亨小傳》為例,「要放開一下自己擁有的特色,不然創作的泉源很細。」作品若到美國公演,外國人也不會覺得突兀,因為設計時已有「共同語言」。亞洲創作很多時候受外國大製作影響,無形中得到一種定型觀念,以為大製作一定優秀甚至準確,「往往忽略服裝、用色細節與故事的關係。」葉錦添說:「創作無任何界限,無所謂『葉錦添風格』。」他深信所有文化來自同一源頭,彼此間有聯繫,「如果執迷某一個文化,容易落入單一文化的缺陷。」這反而失真不美。

怕不怕觀眾看不懂?葉錦添說:「不要常常怕觀眾不明白,不然只會做到迎合觀眾那一套。」葉錦添提到荷李活大製作壟斷了觀眾對優質的意識,不少觀眾認為大製作、昂貴服裝才是優秀。對他來說,更重要的是要保持創新意識,不應該將創作意念降格,反而長期培養一班觀眾,創作質素和觀眾水平保持優質,「咁先有前途,咁先賺到錢。」

年輕藝術家困境:不再單純

葉錦添認為如今不少年輕人行藝術路,不再單純。何君健攝

香港年輕人走藝術路,三個字:「非常難」。「當家人不明白你,女朋友又離開你,你說話開始無人明,又要去求政府官員,人地俾5蚊你,你要搞個500萬製作。你還能如何做藝術?在香港做藝術有何樂趣可言?」香港大勢重名利,葉錦添坦言年輕人被社會「逼得好慘」,他舉自己回港教書的例子作例,自己認真教,學生來上堂的越來越少,讀藝術的學生又同時兼讀市場經營,學習其他技能,以應付社會其他要求和市場,歸根究柢是香港年輕人走藝術路,「失去了做一個單純藝術人的目標。」何況香港年輕人很難與別人分享藝術,亦是困境。

翻譯常霖法師一席話

葉錦添坦言是個性反叛的藝術工作者,但有對藝術的激情。何君健攝

記者曾經與葉錦添兄長,原名葉青霖的常霖法師有過一席話。出家前是著名攝影師的常霖法師對記者說過,要影一張相,按下即是,當下即是。就此,葉錦添有這樣的「隔空翻譯」:「按下即是本身是攝影師有一種直覺與對象,在精神層面溝通,沒有經歷人間的身體。」他補充,只要「你是從那處來的,影什麼都得」都會拍得好照片,因為藝術本身已和藝術家的精神世界有呼應。葉錦添對兄長說話的翻譯,可說是對自己美學觀的一種註腳。

室內歌劇《美麗與哀愁》演出資訊

2019年4月5日-06日 20:00
2019年4月9日-10日 20:00
2019年4月12日 20:00

場地:演藝歌劇院
演出時間:約1小時30分鐘(不設中場休息)
票價:$880 - $266(全日制學生(限量發售)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