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理大嚴懲學生】被踢出校學獨聯成員何俊謙:好似地底人,但唔想離港


 

理大民主牆風波,由學生會不滿校方收回民主牆管理權所引起,學生於去年10月4日走上李嘉誠樓要求校方管理層交代,結果其中四名參與行動的學生被罰,其中一位被罰最重、被踢出校兼永不錄用的學生,並不是學生會代表,他是學生獨立聯盟成員、護理系碩士生何俊謙。

何俊謙說,雖然他曾在民主牆上貼過「香港獨立」標語,但當日屬捍衛言論自由的行動,與港獨無關,「我說過,就算我無書讀,都要上去(李嘉誠樓)。」雖說後果是預料之內,但如今他有感前路茫茫,與家人決裂要寄人籬下、政權或會繼續施壓,他看到自己就如地底人,但實在不願離開香港這個家。

何俊謙是學生獨立聯盟成員、曾是理大護理系碩士生。周滿鏗攝

何俊謙在3月1日收到校方通知書後,在記者會上說:「可能有啲人覺得我想上位、想搞事,其實唔係,其實我係讀緊護理系,現實啲講我一Grad出來就有三萬蚊人工,我要上位我喺醫院上位啦,點解我要企出來?」他認為,守護大學的言論自由,比他個人利益更重要。

何俊謙今年30歲,中大化學系學士畢業。畢業後曾執教鞭、去過香港、澳門和廣東省中山的中學教化學科。之後他看到本港的醫護工作缺人,希望轉工獲得更好的待遇,於是2016年報讀理大護理系,用做老師時的積蓄繳交學費。

何俊謙2016年入讀理大,他沒做過學生會等職務,原本今年畢業、GPA過3分。完成實習之後,正如他所說,可以安安穩穩有3萬元月薪。那麼,去年10月4日他為何會參與學生會的行動?一切由民主牆風波未發生前說起。

何俊謙說,他早有留意與理大校園民主牆相關的事。事源2017年9月,中大校園多處地方包括民主牆出現「香港獨立」標語,中大校方其後發聲明,重申大學「堅決反對港獨」。何俊謙當時為了聲援中大學生,曾在理大民主牆貼上「香港獨立」標語,貼上不久後被人移除,如是者他拆一貼十。

直到去年9月雨傘運動紀念日前夕,學生會將民主牆一半的位置改為連儂牆,希望讓同學自由表達意見,但後來引發一連串爭議。學生會將民主牆原來的使用守則刪至剩下三條:

1. 禁止任何商業活動宣傳
2. 需寫下學生編號及發表日期,張貼時間維持兩星期
3. 如有特別需要,可聯絡學生會幹事,同時學生會幹事會對民主牆管理擁有最終決定權

當時校方認為學生會擅改守則,故以紅紙遮蓋民主牆,並設下限期,要求學生會還原,否則的話會沒收民主牆的管理權。何俊謙不滿校方以此為名,收窄校園言論自由的空間,「香港獨立話唔得,雨傘運動都唔得。」何俊謙承認,在設立連儂牆期間,他有將「香港獨立」的字句寫在民主牆上。

何俊謙在理大民主牆風波前,早有留意與大學校園民主牆相關的事。周滿鏗攝

當時學生會會長林穎恒在連儂牆前,擺街站向同學講述事件經過,何俊謙一直在旁觀察,亦得知學生會多次向校方要求商討不果,「林穎恒街站開咪講,路過啲人無咩反應,之前讀中大,十幾年來都無聽過有人咁對民主牆。」何俊謙一怒之下,撕走校方在民主牆張貼的紅紙,「校方唔溝通嘛,最直接方法就係撕。」

何俊謙不同意他是「破壞公物」,認為是校方踐踏言論自由在先 ,之後他主動與林穎恒交換聯絡方法,又問林會否有任何後續行動。於是,去年10月4日學生會闖上李嘉誠樓的時候,何俊謙身處其中。行動當日,他曾經向物業管理處的保安說過:「就算我無書讀,我都要上去(李嘉誠樓)。」

何俊謙最後被校方指犯以下四項不當行為,被勒令即時退學、永不獲理大取錄:

  • 「誹謗、襲擊或毆打大學教職員」
  • 「破壞公物」
  • 「拒絕遵守相關人士的指令並因而影響其教學、學習、研究或處理大學行政事宜」
  • 「進行任何有損害大學聲譽的行為」

從當日事發影片可見,的而且確,何俊謙的行為較其他人相對激進、說話的聲量比較大, 「我本身都係好心平氣和,係直到物業管理處當時hold住我哋喺17樓,叫我哋等10分鐘,俾佢通知校方落嚟,但之後等咗30分鐘,佢破壞誠信在先。」他懷疑有職員向高層通報,眾人走上18樓始發現大部分校方高層已離開,只有理大暫任副校長(學生事務)沈岐平、學務長莫志明兩人在場。何俊謙頓時感到憤怒,「一而再、再而三玩弄我哋。」

根據事發影片,何俊謙在後段時、曾批評兩位教授:「你哋收共產黨錢收得咁過癮,舐共舐得你哋咁開心呀啦,屎忽鬼。」結果換來其中一條控罪:誹謗。

何俊謙曾批評兩位教授:「你哋收共產黨錢收得咁過癮,舐共舐得你哋咁開心呀啦,屎忽鬼。」理大學生報facebook影片截圖

理大校董劉炳章事後回應事件,形容涉事學生行為猶如「黑社會刮友」,又表示校園內不准宣傳港獨。何俊謙說,當天的行動與他所屬的學生獨立聯盟沒有任何關係,整個過程中也沒有提及過「香港獨立」,「雖然劉炳章話我港獨,但我唔係想上位,完全無諗過組織嗰啲嘢。」

今次事件令何俊謙被勒令退學,事後回想,可有後悔當日的行動?他在學生紀律聆訊會面期間,同樣被教職員代表委員問及有否悔意、會否公開道歉,何俊謙現在的答案跟當時一樣:「我斷然拒絕」、「如果無言論自由,社會唔會進步,錯嘅嘢無人出聲,繼續錯落去,成個香港退步得更加快。」

有人或質疑,事件因為與何俊謙的學獨聯背景沾上關係,導致學校受到壓力要嚴懲學生,何俊謙說:「好多人唔夠膽提,但『香港獨立』係有必要,係因為中共不斷打壓,係想脫離中國。」、「而家唔出聲,將來出聲更加困難,好似《逃犯條例》咁,無論你黃絲定藍絲,甚至富商都好,都可以捉你返去。」

何俊謙曾經擔任中學教師五年,過去他一直都有留意香港時事,在澳門執教期間正值雨傘運動,每逢周末,他都會回港參加,甚至在課堂上向學生講述傘運的情況。之後在中山執教期間,他更加不忌諱地在同事之間的微信群組,發送有關香港民族黨的訊息。他離職後,有同事告知他,有公安曾經上門找人。

去年3月,何俊謙獲學獨聯召集人陳家駒的邀請,加入該組織,他之後出席過不少示威場合,包括去年10月反對東大嶼填海建人工島的遊行後,前往美國領事館集會通宵留守;今年2月3日,屯門反水貨客行動;2月17日的促減單程證遊行。

去年10月學獨聯參與反對東大嶼填海建人工島的遊行,何俊謙(右)有出席。中間者為陳家駒。蘋果日報圖片

何俊謙形容,自此之後,每逢示威遊行開始前,都會有警察致電予他的朋友,詢問他會否出席。今年2月17日,他參加完促減單程證遊行後,離開之後走到旺角火車站,曾被40個警察包圍,要求查他身分證。何俊謙說:「我諗大部分市民都會驚,40個警察包圍住你,完全係恐嚇。」

理大學生會在校園舉辦集會,有集會人士揮動「香港獨立」旗幟。周滿鏗攝

上周四(7日),理大學生會在校園舉辦集會,聲援四名被罰的學生,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亦有現身,有人揮動「香港獨立」的旗幟。何俊謙發言時緊張結巴,陳家駒在觀眾席大呼:「撐你!」何俊謙在集會上又提到,已與家人關係決裂,現時要寄人籬下。

「好大壓力,(家人) 覺得我唔可以咁落去,擔心我人身安全,我好驚同佢哋對話,就算返到去都瞓唔著,要出來抖氣。」前路茫茫,何俊謙現階段未找到落腳點,「 就算搵到條路都唔會公開講做緊咩,中共一定會不斷追殺到底,好似地底人咁,好似做咩都唔見得光,其實就係俾人打壓緊嘅現象。」何說,即使司法覆核成功,他相信不會再有院校或醫院願意取錄他。

會選擇離開香港嗎?「不會,其實我有英國護照,但我唔想離開呢度。」、「梁天琦真係好偉大,我唔係話要同佢比較,佢本來可以選擇離開香港,但佢都肯去坐監,我覺得佢個舉動係感動好多人覺醒。」

回望理大這個他身處兩年多的校園,如今被永久踢出門外,何俊謙說:「唔想擺太多情緒喺呢間學校,我唔希望去憎呢間學校,無意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