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林老師之死與校本的必然關係


【撰文:何巽權】

天水圍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女教師林麗棠疑不堪工作壓力,於三月六日在校園內跳樓身亡。這不禁令我想起十多二十年前的往事,事情大約是發生在2003年左右......

林老師墮樓後,警員用綠色帳篷暫時遮蓋屍體。《蘋果日報》照片

老校長退休了,由校內其中的一位副校長接替其校長職務。最初的一、二年,一切尚無多大變化,但不久後他便判若兩人。那些年教育當局推行的「教改」及因收生不足以致「殺校」之風甚盛,再加上當局進行的「校本」政策,令從事教育工作者苦不堪言。這位新入職不久的校長,正好利用「校本」之便,他那專制獨裁的本性便逐漸顯露出來。一切按他訂下貌似大公無私的規矩辦事,校內的文憑教師,若欲轉作學位教師,他總愛拖延有關的申請,結果學校雖有不少學位教師的空缺,但這些文憑教師卻被一再愚弄,一年復一年的申請,一年復一年的等待;另外若公開試的成績未符理想,他更會要求有關的教師向他和校監解釋,總之所有問題,都一定是教師的問題。

他給我的感覺是不信任教師,好像大部分教師都不知道如何教導學生,只有他和幾位得力助手是可信任的,並認為教師的收入與工作量不相配,常作引導性地向教師暗示其為何不提早退休。結果那幾年提早退休的老師或轉作半職的教師真不少。想到教師的年資愈久愈不濟事,因為教師年資愈久,收入自有一定數目,試問一位五十來歲的教師,還可轉做什麽的工作?相反我認識的一位家庭電器推銷員,也是五十來歲,但因累積了不少客户的資料,結果還可自立門户而當上老闆。

在這氛圍下,我感到自己真不如家中飼養的一隻小狗,能無憂無慮地生活。我真多次欲從校舍的天台一躍而下,以死作控訴。這混沌的思想自開學後一直纏繞着我,突然聖誕節到來,我這彷彿不安的心情才得以平靜下來。

本想校內教師若能團結一致,應可抗拒他那專制跋扈的作風,但理想歸理想,在現實底下,有誰願意和他過不去。向校董會或教育當局投訴?這只會令自己成為被針對的人;在無計可施下,鑑於校內有一位教師,不論工作表現或與學生的關係,都未能達至應有的要求,但那位專制跋扈的校長,對他也束手無策,想着想着,我便把被動的心態變作主動,教師之間既未能互相支援,我便改而爭取學生的支持。自問自己的確喜歡教師的工作,與學生的關係亦不錯,自此以後,我每每利用星期六或日的時間,相約本班的學生(每次四至五人),到中文大學遊覽参觀,這除了可增進自己與學生間的關係,亦可以令學生擴闊其視野。

自此以後,我對教學工作更感興趣,與學生的關係亦越來越好。記得在我退休那年,我更與一位昔日的中學同窗,捐出港幣二萬元成立「孜孜不倦」基金,以鼓勵那些資質欠佳,但仍肯孜孜不倦地努力學習的學生。雖然我有意地拉攏學生,以便與校方抗衡時得到他們的支持,出發點未必太好,但結果卻是師生得益。今次我亦是利用這一不幸事件,告訴那些求助無門的教師,好好利用與學生的良好關係,作為我們的後盾,因為若非有此不幸事件發生,也沒有人會認真看我這篇文章。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