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們仍要「寸土必爭」到何時?


爭取香港民主、社會福利同社工專業嘅發展,係我過往多年嘅工作重點,我一方面不斷進行政策研究同倡議工作,亦都採取喺建制同民間嘅內外配合、寸土必爭嘅策略…

這是羅致光博士於2011年參與選舉委員會社福界議席時,所發表的競選宣言。當年,他高票當選社福界選委;七年多後的今天,他已走入建制,成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社福服務機構仍然面對缺乏設施及搵地艱難的問題,局方亦不斷強調採取「千方百計、寸土必爭」的策略和措施,以提供各類福利服務所需的設施。剛發表的財政預算案建議預留200億購置60個私人物業,設立社福設施,隨即引起各方的議論。

由民間走入建制的勞福局局長羅致光。何君健攝

《財政預算案》提出撥款200億以設立超過130多項社福設施,包括日間幼兒中心、長者鄰舍中心、到校學前康復服務等,預計約8萬多人受惠。多份報道更引述政府消息人士說:「目標是在3年內,購入約60個3,000至4,000平方呎的空置單位,提供非住宿的照顧及護理服務,購入後會做簡單裝修,最快1年多後可投入服務。」若200億買60個物業,即大概每個物業價值3億多元;若每個物業面積大約三千多平方呎,即平均呎價10萬元左右。這個天文數字,令人疑問政府到底打算在哪裡購買物業?另有消息人士指出,政府今次的「掃貨目標」是空置商場。然而這些空置商場「天賦異品」,發展商也無能為力,結果淪為「死場」,難道由政府出手埋單,即可「點石成金」?再者,這些空置商場是否符合社福設施的消防要求?商場內部及附近街道是否有足夠通道方便輪椅出入?商場附近是否有泊車位方便保母車,甚至復康巴停泊上落......這些「死場」的配套真的適合設立日間幼兒中心、長者鄰舍中心、到校學前康復服務等社福設施嗎?若政府在成交後,才發現「死場」並不適合,或需要再花一段時間及金錢翻新改造,屆時該由誰負責埋單?

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及本土研究社等團體均指出,近年不少社福項目找不到地方營運,皆因政府早年將約900多萬平方呎的屋邨商場賣予領匯(現稱領展)。私營的領匯當然不會如公營的房委會,為社福單位預留位置。「過去兩年因租約期滿或出售整幢物業,導致至少六間設於領展商場的社福單位需要遷走。」政府如今拿出200億,卻只能購入40多萬平方呎物業設立社福設施。

此外,多個團體亦倡議:政府應加以善用現有的八百多幅閒置官地及空置校舍,提供社福機構租用。雖然政府於2018年發表的《財政預算案》亦預留10億,給予合資格申請租借空置校舍或用地的團體及機構以作維修;惟政府暫定每項目可申請最多六千萬元進行翻新工程。然而,這些校舍不少空置多年日久失修,部分更缺乏基本設施,六千萬元是否足夠復修?(詳見報道:〈翻新空置校舍資助上限$6000萬 議員憂中小企難負擔墊支費〉

改建空置校舍的建議,亦令人想起屯門社褔大樓改建一事。社署曾在2011年,計劃將屯門一間空置小學改建為綜合福利大樓。雖然計劃獲得地區人士同意,亦完成工程技術評估,但並無如預期於2016年動工,2018年入伙。疑似因復康巴停泊及車位問題,工程直到2018年仍未開展。雖然購置私人物業以設立社福設施,與改建校舍為綜合福利大樓的規模及性質均有所不同,但屯門社福大樓由政府主導,將空置校舍改建,亦告延誤多年,何況原先規劃已不是教育或社福用途的「死場」,更令人擔心可否如政府所願,購買私人物業可讓社福單位快速投入服務? 

來到今天,羅博士已由民間走入建制,但建制及民間仍是「寸土必爭」!距離1991年3月出版的「跨越九十年代香港社會福利白皮書」已經是廿八年前的事,這些年來只有個別社福項目的檢討規劃,如「安老服務計劃方案」及「康復計劃方案」等,缺乏整體社福規劃,到底能否回應香港人口及社會變化及需求?雖然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等團體多次要求政府盡快重啟社福規劃,訂立社福設施數量及作業面積的標準;可惜局長多番強調不會再進行20多年前的所謂全面社會福利規劃工作。難道我們只可期望社福服務及設施如局長網誌所言,「多管齊下、千方百計、寸土必爭」?

到底我們仍要「寸土必爭」到何時?我們的服務使用者還有幾多個七年可以等待!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