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高官學歷造假】胡平:不用調查就知有問題 章立凡:一黨專政沒監督


李源潮
陳全國

《美國之音》周二報道,法新社指多名中共高層官員的學位論文存在抄襲現象。其中包括:前國家副主席李源潮、鐵腕治理新疆而聞名的政治局委員陳全國、負責知識產權的知識產權局直屬機關黨委書記肖興威。這篇署名許波的報道說,中共官員被指是全球學歷最高的群體,同時也是學歷水份最大的群體。以習近平為代表的大批官員,學習工作雙肩挑,學位官職兩不誤,官場出現大量極具中國特色的在職博士、碩士,學術造假屢見不鮮,學位注水氾濫成災。中共官員整體素質不高,卻為什麼爭相追求高學歷?中國學術造假屢禁不止,其源頭在哪裏?

《美國之音》的節目「時事大家談」,就此訪問《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他表示,中國高官學術造假引起國際傳媒廣泛關注,是因為這種現象太普遍了。他指,中共十九屆政治局的25人,其中21人是高學歷,只有4人的學歷沒注水,其他17人的學位都有造假嫌疑。學術腐敗做得太明顯,一看就知道,這些高官是在擔任要職期間,在職讀研,而且都在很短時間內就拿到博士學位,所以不用調查就知道有問題。

胡平說,中共的選擇性反腐,已經懲罰不少高官,但至今還沒有一個高官因學術造假受懲罰。他指,中央曾對此發過話,要求各組織部門對縣處級以上幹部在職期間學歷嚴肅清理,但這件事從沒執行,因為這事沒法處理。一旦執行,中央政治局開會都湊不齊法定人數。胡平稱,相信大多數人讀到法新社這條報道,都會聯想到習近平。雖然該報道涉及的最高級官員是李源潮,但習近平的學歷學位注水恐怕比李源潮更嚴重。

胡平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高官能「讀書為官雙肩挑,學位官職兩不誤」基本就是靠造假,只不過造假方式和程度有所不同。有的人好歹上過幾堂課、做過點作業,論文是自己寫的,抄襲也是自己抄的,論文答辯即使是走過場,但也至少答了。但有的人一堂課也沒上過,論文是找別人代筆,也沒參加論文答辯,這就過關了。代筆人之中,有的比較認真,自己重新寫一篇論文;有的代筆人抄襲,有的人乾脆抄自己之前寫的論文,改頭換面一下就成了某位領導人的論文。他並稱,比如習近平的論文就有這種嫌疑,因為他的論文內容與可能是其代筆人的論文非常一致。這些官員在擔任重要官職期間,能用比全職博士生更短的時間拿下高級學位。這種作假顯而易見,已經到了公然無恥的地步。

報道說,胡平稱官員普遍學位造假,對國家行政管理造成的危害顯而易見。因為這造成大量外行領導瞎指揮、拍腦袋,德不配位才更不配位。諷刺的是,比起毛澤東時代那種以「大老粗」為榮、把知識分子打成臭老九、專家跑去夾邊溝,現在這種造假現象還算相對好一些。胡平說,官員搞假學位,至少說明他們還重視學位;附庸風雅總比公然粗魯稍好一些,他們至少還知道好歹。而且比起毛時代,現在的官員也還比較尊重專家學者的意見。另外,官員選拔看文憑學歷這些硬標準,總比看關係門路好。所以,或許是因為官員學術造假直接帶來的社會危害相對不那麼嚴重,所以激起的民憤也比其他腐敗所激起的小。

不過,胡平指出,其實學術造假的危害還是很大,比如這對高校是種很大的腐蝕。這導致很多著名大學都變得趨炎附勢,巴結權貴,污染了整個學術風氣。弄虛作假蔚然成風,大家都不足為怪了。而且,以假亂真會打擊到那些真的東西。原本可以有些積極意義的官員選拔制度,因為大量注水也被腐蝕了。

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對《美國之音》表示,法新社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這個問題是中國官場最不願涉及和提起的,也沒人敢提。多數人雖心裏有鬼,但眼睛都往上看,他們覺得上面都這麼做,那自己這麼做也不算什麼。學術造假和官場學位造假,是有關聯的,以往高校學術造假,都是一經披露新聞就立馬銷聲匿迹,這正是因為兩者相關聯。高校給某個官員授予學位,這個學校辦點事、弄塊地、批點資金、自己搞點腐敗都指望這個官員來實現,所以兩者相伴相生,是中共現有體制造成的。現在很多校長本身就是副部級官員,教育和官場是共生關係,這次法新社的披露只是冰山一角。

章立凡認為,現在官場的學位造假,可能是對毛澤東時代的反動。毛澤東認為知識越多越反動,宣揚階級鬥爭就是大學,稱自己就是「綠林大學」畢業的。中共剛建黨的時候,陳獨秀和李大釗都是大知識分子。後來大知識分子都中途退出了黨組織,剩下的就是毛澤東這樣的「半吊子」和一批農民。老一輩常以大老粗、知識少、學歷低為榮。但這一套文革結束就不管用了,「臭老九」一下成了領導階級,社會風氣以學歷為榮。這本是好事,但中共「一收就死、一放就亂」的特性造成亂造學歷的現像。50後在經歷文革浩劫後,現在很多成了當權者。50後在中國政治代際更替中是最慘的一批人,他們有很深的自卑感,但又爬上了高位,這時候就不斷用學位給自己貼金。現在官場提拔,學位是一個很重要的參考,是升遷的資本。被稱是某某博士、畢業於某某名校,從社會評價和社會身份上也會感覺高人一等,符合官員心態。但這真正掩飾的是他們的自卑感。中共就是這樣的逆淘汰體制,是淘汰精英、提拔庸人的體制。

節目中,章立凡指學位注水只是弄虛作假的一種,根本原因還是一黨專政沒有監督。過去的科舉制和現在官場還是不一樣的,通過科舉制,可以從寒門中提拔有能力的人,為王朝政權輸入新的血液。但是中共不這樣,首先你得入黨,然後在黨內進行提拔,這就造成中共的體內循環和近親繁殖。現在把學位作為提拔條件之一,只是一種繁殖手法而已。沒有第三方監督,他們仍可以為所欲為,後果就是弱化執政黨作為政黨的能力。這當中其實沒有公平競爭,他們的階層和位置都是固化的,普通老百姓想通過讀書和科舉出人頭地其實非常困難。所以,中共的一黨專政其實是在削弱中共自己。我們不能說學歷和治國有必然關係,但是我們可以說,學歷造假和腐敗低能治國有必然關係。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