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寫出香港現況?你自己去詮釋——潘源良


當電影《十年》談到只懂廣東話的士司機被邊緣化,當小學生在校內說廣東話要罰抄,當「撐廣東話」成為網絡關鍵字 …… 跨世代填詞人潘源良對以廣東話為演出主題如是說:「創作不一定懷有目的,主題是觀眾會關心的,與他們『click到』(溝通),引發出感受,那樣才會有趣;與觀眾的關係往往是建基於此。」一代名填詞人哪會自評作品?說是出世入世,皆不置可否,唯一答得肯定是:「先預備好自己。」順勢而為,機會來到,就交出最好的自己,那是一個境界。

潘源良不愛直白,能做的,就去做。謝騰峰攝

創作人的崗位就是創作

潘源良第二首填詞[註1]的 《邁步向前》是港產片《英倫琵琶》主題曲,由林子祥主唱,人紅歌紅,他算是贏在起跑線。再說,上世紀80及90年代是廣東歌的黃金時代,他亦可謂適逢其會,經典作品數之不盡,雖然讓人馬上想起的都是情歌 — 林子祥《最愛是誰》(1986)、王傑《誰明浪子心》(1989)、蘇芮 《憑著愛》(1989)、王菲《容易受傷的女人》(1992)。

以為他只顧情情塔塔,他1988年為達明一派寫下 《你還愛我嗎?》、《沒有張揚的命案》和《今天應該很高興》、《同黨》,然後於1989年再向達明一派交出《十個救火的少年》。當《你還愛我嗎?》看來像首淺白的情歌,有人解說為質問中英雙方對香港的愛;《今天應該很高興》寫當年的移民潮;《十個救火的少年》寫隔岸觀火的心態,戴耀廷更曾於2017年撰文以「救火」喻作參與香港的民主運動。

十個決定去救火的少年
來到這段落只得七勇士集合在橋邊
為了決定去救火的主見
其中三位竟終於反了臉
謾罵著離開 這生不願見
尚有共四個穩健成員
又有個願說卻不肯向前
在理論裡 沒法滅火跟煙
被撇下了這三位成員
沒法去令這猛火不再燃
瞬息之間 葬身於這巨變

潘源良於1981年中文大學新聞系畢業,但他原本是修讀歷史的,是在第二年轉系。「中學喜歡讀歷史,所以(大學)選修這科;後來轉讀新聞系,是因為今天的新聞,會是未來的歷史,覺得很有興趣。」大學期間,他曾跟隨無綫電視新聞部主管梁天偉實習,畢業後擔任外電翻譯員。

沒跑過新聞嗎?「都跑過兩年。」以為他是那種熱血新聞記者?又不盡是。「發覺自己喜歡創作,那你不會創作新聞呀,而且想學多些,所以轉職麗的電視(亞洲電視前身)當助導。」他說本身更熱愛製作:「尤其是把創作的想法,變成實體。」其後,他轉投香港電台當助導及編劇,隨後加入新藝城任編劇,並參與電影《英倫琵琶》的劇本創作,當時就主動向監製泰迪羅賓及主角林子祥自薦填寫主題曲《邁步向前》的歌詞。

隨後的黃金時代,他每年數十首作品中,雖以情歌為主,但亦有個別作品如《十個救火的少年》所呈現的社會意識和批判。他笑著說:「那只是你們的發現。我是在做自己,我的經歷、取向,大家要怎樣理解,我不會知道;就如廚師出品,出完雞、出牛,食客怎樣去品評,不是廚師可以決定,也不代表他的想法。」他強調創作人的崗位就是創作,作品的詮釋留給大家:「我不是有使命感,要去改變世界,改變香港。」

《生炒廣東話之有辣有唔辣》音樂會唱盡香港現況。受訪者提供

創作信息  自行接收

他跟大家一樣,每天都與社會連繫,但所謂的社會意識,卻不是自發去思考:「香港這麼細小的一個地方,很多事情在短時間內密集地出現,這個是長期的特點。」在近期《生炒廣東話之有辣有唔辣》音樂會中的《香港製造》,談到的大白象工程、普選、DQ、官商鄉黑、住院、細路學普通話、英文等,都是在這狀況下誕生。

今年又嚟區選 大家鍊過先
當年話明普選 普選去咗邊
擺明係唔俾面 開會瞌覺先
選完又嚟 DQ 點可以避免
泛民又告急 急急一票淚中獻
突然又到建制急 急啲乜野先
選完又嚟補選 到底咁算點
幾時實行普選 四七都怕未見

「我不是目標為本,只覺得(生炒廣東話)未有人試過,創作上很吸引,創意得以發揮,觀眾可以跟我們有溝通。」他沒有旗幟分明大談音樂會的信息:「不是為了要標明立場,而是如果那個創作有信息,就應當在創作中接收;當然你接收到的,又未必是我的想法,因為中間有許多變化,但並不重要,傳播就是有這麼多變化和可能性。」他以交響樂演出為喻,指揮和樂團本來就不是這樣演奏,但引發觀眾的意念,接觸到不同的層次,「是你自己去演繹,令其言之成理,那與我無關。」

他自言對集體行動甚有保留,覺得跟自己格格不入,所以不僅沒有直接參與社會運動,平日即使對去看演唱會亦會卻步,但他深信各人在自己崗位可以發揮力量:「我不喜歡直白,如其說出來,不如實際去做一件事;做了不用說,說了做不到,不如不要說。有意義,就去做。」

可有擔心創作空間收窄?「未發生的,不能過於擔心;發生了,再去想怎樣處理。現階段,網上或演出上,可以表達,就去做。你怎能預知明天的香港會怎樣?不由得你去擔心。」他說了兩次「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塞翁得馬焉知非禍」:「先做好本份,先關心可以關心身邊的人,再談其他。」

潘源良形容《生炒廣東話之有辣有唔辣》音樂會未有人做過,覺得很有趣,所以落實籌辦。受訪者提供

我得到是一半  你得到亦一半

潘源良去年9月再婚,太太 Rita 也是創作人。問他兩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可會更有創作力量,他笑著說不會理性分析箇中化學作用,但「開心是事實,現在很幸福。」

倒是Rita吐露了「小秘密」:「我不知道他是識笑的,也不知道他可以這樣開心。」她說認識的他,一直性格寡言、冷靜:「結婚當晚,以為他是很冷靜地答謝賓客;見他笑得那麼開心,是自己意料之外的。」開心也在生活中散發:「以前他很沉默,未必會表達自己,現在他很願意交流想法。」在《生炒廣東話之有辣有唔辣》創作過程,Rita 偶然在車上哼了一句歌,卻又觸發他的創作,「都很隨意,有趣,不是大家約出來,談怎樣寫、怎樣改那種。」

長居加拿大的 Rita 說,這次音樂會更大意義是,讓他們遇上很多愛錫香港的人:「他們不一定是名人,但都很熱心付出的,例如教師要給學生灌輸正確的價值觀,去建設這個社會;我們 (對香港的未來) 又不是那麼悲觀。」

2017年,潘源良以筆名「袁兩半」填寫《緣・兩半》(Gin Lee 主唱),據知在二人婚禮亦有播放:

各自走過半段路 就似半首歌
今天心聲說出了 才找到你我
誰能解釋心底 萬語千言
回頭那怕愛意 尚藏懸念
情路在轉動時 自然兜圈
圓或正是緣
明明只差一點 再不牽連
然而這晚再見 又同懷念
才明白每份緣 自成兩段
我得到是一半 你得到亦一半
愛是緣全
Rita說跟潘源良很有默契,就連喜歡的顔色本來就相近。謝騰峰攝

註1:潘源良第一首發表的填詞作品是港台節目《溫馨集》主題曲《濁世暖流清》,由雷安娜主唱。潘源良形容,當時港台節目收視平平,主題曲不算流行,所以沒有「一炮而紅」。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