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遊艇泊位違規分租 海事處「零檢控」 申訴專員批視若無睹、監管形同虛設


海事處在全港水域劃設了43個私人船隻繫泊設備區,船東可向申請區域內敷設私人繫泊設備,作為固定的私人船隻繫泊位置。但申訴專員公署調查發現,超過四成的繫泊設備並非由登記船隻繫泊,反映出租或借出情況普遍。公署指,市面上繫泊設備的租金高達每月數千元,更有人涉嫌以浮躉「霸位」或船廠違規出租船排的方式作船隻泊位,索取月租以萬元計,較海事處收取的行政費用為高。公署認為相關水域是有限、珍貴的公共資源,容許轉租無異於容許有關人士利用公共資源圖利 。

公署的調查亦揭露,海事處於2008年至2013年期間,完全沒有就分租個案採取任何執管行動,而在2013至2017年期間,海事處表示會就分租行為徵詢法律意見,故暫緩跟進個案。公署助理調查主任屈俊樂認為,海事處並不是暫緩跟進,而是一直沒有跟進,多年來對於違規情況視若無睹,令相關條款形同虛設,對於該處的監管態度感到驚訝。

位於白沙灣的私人繫泊設備區。申訴專員公署報告

海事處目前在全港水域劃設了43個私人繫泊設備區,合共提供1,921個私人繫泊位,供遊艇會及個別船東申請敷設私人繫泊設備 ,申請者須在申請表上註明其屬意的私人繫泊設備區,並需要填報船隻資料等。獲海事處發出書面允許後,申請人只能在指定位置自費敷設私人繫泊設備。

申訴專員公署調查,主要發現海事處在規管繫泊設備的分租活動和繫泊位置的安排上,有兩大不足:

1.   規管繫泊設備的分租問題

在2017年12月前,根據海事處批出的書面允許,訂明有關設備只可供「指定船隻」繫泊,不可出租或借出予其他船隻,否則海事處有權撤回書面允許甚或作出檢控。但公署發現,海事處於2008年至2013年期間,完全沒有就分租個案採取任何執管行動。而在2013至2017年期間,海事處表示會就分租行為徵詢法律意見,故暫緩跟進個案。

申訴專員公署認為,海事處並不是暫緩跟進,而是一直沒有跟進,多年來對於違規情況視若無睹,令相關條款形同虛設,並對於該處的監管態度感到驚訝。海事處在2017年12月之後,刪除了只可供「指定船隻」繫泊的規定,故向公署表示,現行法例下分租並無問題,無異於其他海上合法經濟活動,如運載船家登岸、為漁船運冰、為船隻進行小型維修等。

公署助理調查主任屈俊樂表示,對於海事處的說法絕不苟同。根據2013年海事處的核查發現,超過四成的繫泊設備非由擁有人所繫泊,公署又留意到,不時有人在社交網站上聲稱有遊艇繫泊位出租 ,長度約11米以下的繫泊位,開價每月租金大概3,000元。相較之下,根據《船舶及港口管制規例》,海事處收取處理敷設私人繫泊設備的行政費用,以在銅鑼灣避風塘繫泊長度11至18米的中型遊艇為例,行政費用只介乎每月670元至1,300元 、白沙灣的位置更可低至210元,詳情如下:

海事處收取處理敷設私人繫泊設備的行政費用。申訴專員公署報告

公署認為,設備擁有人即使沒有泊船的需要,仍會繼續在海面敷設繫泊設備,再轉租他人,導致公共資源被人濫用謀利。屈俊樂以康文署轄下的體育場地有人分租「炒場」為例,反駁海事處認為分租合理的說法,公署認為海事處應該檢討並考慮修例。

2.   私人繫泊設備位置的使用安排及輪候

全港43個繫泊設備區中,有41個已經爆滿,輪候個案累積超過500宗,最多輪候時間高達14年。加上海事處不再禁止分租,並無誘因令擁有人放棄泊位,而且2018年2月之前所批出的書面允許並無訂明有效期,意味申請者可以無限期使用。2018年2月21日起,海事處發出的書面允許雖已訂明有效期為三年,但並無限制續期的次數。根據海事處資料顯示,各區的書面允許平均已經是20至35年前所批出的。公署建議應在書面允許中有效期期滿後,將其收回並重新編配。

各區的私人繫泊設備區輪候情況。申訴專員公署報告

另一方面,海事處所收取的行政費,自1995年起沒有調整過。海事處解釋,在2012/13財政年度的收費檢討中,認為維持相關費用已可逐步收回成本,根據收回成本的原則,故無須調整。但公署認為,行政費遠低於現時的市場價值,令分租設備有利可圖。

公署又關注本港有4間遊艇會,截至去年6月30日,一共佔有全港逾800個、即約45%的私人繫泊設備位置。公署調查發現,其中一間遊艇會坐擁336個私人繫泊設備、其2015/16年度的財務報告顯示,繫泊費淨收入高達逾570 萬元。公署建議海事處應探討可否採用其他收費機制和模式,以及檢討目前讓遊艇會長期擁有大量私人繫泊設備位置謀利的安排,四間遊艇會所佔有的私人繫泊設備位置及數量分布如下:

本港4間遊艇會所佔有的私人繫泊設備位置及數量分布。申訴專員公署報告

公署亦發現,海事處每年實際巡查繫泊設備的數字沒有指標可言,由最少巡查121個至最多1,886個不等。

除了私人繫泊設備區的問題外,公署亦發現海事處對「非法浮泡」執法不力。根據條例,未經海事處處長書面允許而敷設的私人繫泊設備,統稱為「非法浮泡」,但海事處向公署表示,要檢控敷設非法浮泡的人士,必須掌握其身分,但由於非法浮泡普遍並無任何標識可供辨識或調查,故海事處難以蒐證,只會發出「移除通知書」,至今就「非法浮泡」的個案一直是「 零檢控」。公署認為,海事處應考慮縮短通知期限、以放蛇等方法追查非法浮泡的擁有人。

過去有傳媒報道指,有人以浮躉在觀塘避風塘「霸位」,再供遊艇泊位謀利,每月租金由2萬至11萬元不等,公署去年8月實地視察時發現,不少遊艇泊於登岸浮躉及平面工作躉,公署關注會否影響其他船隻公平使用避風塘的權利。海事處其後回應公署表示,浮躉在避風塘內向遊艇並不違法,而觀塘避風塘仍有充裕空位、「霸位」之說並不成立。公署建議海事處密切監察情況,並聯同警方加強打擊非法行為。

另一方面,本地船廠的用地由地政總署以短期租約方式批出,當中訂明用地不可以分租予其他人士。2017年下旬有傳媒報道多間船廠涉嫌違反租地用途,將船排出租予遊艇停泊謀利。地政總署實地巡查及去信涉嫌出租船排泊位的船廠,要求其提供資料,雖然未能發現證據證實有關船廠涉嫌違反租約,但公署懷疑地政總署是否具有足夠船廠用途的專業知識,單靠巡查就能分辨船隻停泊是否與船廠用途有關。公署建議海事處進一步與地政總署商討,監察及打擊船廠違規出租泊位的長遠和恆常措施。

立法會議員區諾軒發新聞稿表示,船廠違泊情況嚴重,但地政總署多年來疏於執法和作出糾正行動。他認為今次申訴專員的調查證實地政總署執法存有流弊。他又批評單靠署方的訊問方法,無法確保租戶遵守租約條款,執法形同失效。他同意申訴專員指,地政總署執法人員應「具備足夠船廠用途的專業知識」以協助執法。

海事處發言人回覆表示,大致接納申訴專員公署報告中的有關建議,並已聯同運輸及房屋局就私人繫泊設備的政策及法例條款展開內部檢討,會在檢討中考慮公署的建議。海事處又指,為改善私人繫泊設備位置的供求情況,過往數年已積極推展各項措施,又在不同區域規劃增加約一千個新的私人繫泊設備位置,已陸續推出。

申訴專員劉燕卿任內最後一次主持新聞發布會。周滿鏗攝

今次是申訴專員劉燕卿任內最後一次主持新聞發布會,她感謝過去5年傳媒的支持,指傳媒能夠十分專業地在短時間內消化報告內容,並圖文並茂報道,傳媒的報道提升了公共行政的效率,「應記一功」。她指,公署過去涉及有些調查不能公開點名批評,劉燕卿形容傳媒媲美「福爾摩斯的頭腦」,快速地追查到涉事位置。她期望繼承人能夠秉持公平、公正、公開的處事原則,無畏無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