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30多年譯村上春樹40多本書 賴明珠:「我一輩子做這樣一件事,做對了」


如果你看過村上春樹的書,對「賴明珠」的名字應該不會陌生。賴明珠是台灣人,由1985年起開始翻譯村上春樹的作品,30多年來翻譯過村上春樹的作品達40多本。透過將日文翻譯成中文,她為讀者鋪墊進入村上春樹世界的道路入口。村上春樹風靡華文世界,賴明珠可說是功不可沒。你眼中村上春樹的模樣,也許多多少少也滲透了幾分賴明珠的影子。

賴明珠翻譯村上春樹的作品30多年,是最早期把村上的作品譯成中文的譯者。鄭靖而攝

中文大學最近正舉辦「博群書節」,邀請各界講者分享不同主題,周二晚(12日)邀請了賴明珠漫談村上春樹的中文翻譯,講座網上報名早早爆滿,當晚演講廳坐滿了人,以20多歲的大學生年青人居多,但亦不乏已屆中年的讀者。跨越幾個年代的村上迷,在這晚與眾多同好聚首,分享自己眼中的村上世界。

賴明珠今年72歲,比村上春樹年長兩歲。她在台灣就讀農經系,從事廣告企劃多年,曾在日本千葉大學深造。她與村上春樹的交集,始於1985年:當時村上春樹在日本開始冒起,仍任職廣告的賴明珠翻閱日本潮流雜誌時,不時讀到有關村上春樹的介紹,好奇之下開始閱讀他的作品,成為他在兩岸三地中最早期的「粉絲」。村上春樹在他的第一個作品《聽風的歌》中,在某一節的開首繪畫了一件T-shirt的圖案,賴明珠在講座分享時說:「當我看到這個T-shirt時,我就喜歡上這個作家。我覺得他好有創意,很大膽的把這個T-shirt放在他的小說裡面,而且很童趣的,我覺得他是一個很可愛的作者。」

村上春樹在《聽風的歌》內文之間,手畫了一件T-shirt圖案。讀者提供

賴明珠亦是村上春樹最早期的譯者。同年,賴明珠開始翻譯村上春樹的作品,先是翻譯3部短篇小說,在台灣《新書月刊》刊登,後來出版《1973年的彈珠玩具》及《遇見100%的女孩》的中譯本,逐步把當時在台灣人眼中尚陌生的村上春樹,引入華文世界。 

賴明珠認為,村上春樹的文體獨特,是個打破傳統的作家。鄭靖而攝

賴明珠作為「粉絲」,在分享她對村上春樹作品的分析時,處處流露欣賞之情。在她眼中,村上春樹是個不一樣的作家。她形容村上春樹的文體獨特:「即興、自由、有節奏感,像音樂一樣」,亦注重創造特色,打破傳統。她舉例,細微如《1973年的彈珠玩具》書名中的「1973」,是用了阿拉伯數字,而非日本傳統的寫法「一九七三」,「連這種地方他都會注意。我會(跟編輯)主張:『這個地方請你用阿拉伯,因為是他的文體特色之一。』」又例如書名《1Q84》,當中以「Q」取代日本發音近似的「9」,亦是一種突破及打破傳統。

賴明珠說,村上春樹的行文天馬行空,無拘無束,喜歡文章有意外性,經常用令人意外的比喻,如《聽風的歌》中開頭寫道:「所謂完美的文章並不存在,就像完美的絕望不存在一樣。」文章與絕望看似毫無關係,但村上春樹就是將兩者作比喻,形成意外感。

不少人覺得村上春樹的作品,有時會讀不懂,賴明珠這樣解讀:「事實上村上春樹他是故意不要講得太白,故意讓讀者想像,很多種解讀都可以,不同人可以根據他的經驗去理解他的書。」 

村上春樹被譽為日本80年代的文學旗手,作品紅遍全球。蘋果日報圖片

村上春樹的中譯本中,分成賴明珠及林少華兩派,賴明珠風格較貼近原文,保留村上春樹的文體特色,但有批評指她的譯文生硬;林少華的翻譯則較著重文筆美感,加入很多詩詞成語修飾,「中文感」較重,但時被批評扭曲原文的風格,二人各有支持者,亦掀起一番爭論。主持人問賴明珠,如何看自己與林少華翻譯風格的分別,她回答說:「我覺得村上春樹是穿T-shirt、牛仔褲的,你讓他穿上唐裝,我覺得⋯⋯跟我的想法不太一樣。」

村上春樹多年來都被視為諾貝爾文學獎的大熱門,但至今仍無緣獲獎,被問到會否覺得村上春樹被欠了一個諾貝爾獎,賴明珠引用村上春樹很喜歡的Bob Dylan作例子:「村上30幾年前就一直在作品中提到Bob Dylan,在《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中提了10幾次,然而Bob Dylan在30多年後才得了諾貝爾獎。我覺得他們(諾貝爾委員會)應該早就請村上春樹當評審委員了,其實我覺得他是非常有資格得獎的。」她幽默補充:「但是也許他們覺得他的書已經很暢銷,大概也不需要獎金,所以就不給他。」逗得觀眾大笑。 

村上春樹的文字中,總流露著一種孤獨感,賴明珠很能體會這種孤獨感:「我覺得我比他更孤獨,因為我沒結婚也沒小孩,父母也過世了。我有兄弟姊妹,但平常都是一個人住,所以我很能體會什麼是孤獨的狀況,我對他所描寫的這種孤獨很有共嗚。其實孤獨也不是什麼不好的事,孤獨的時候就看書,書裡面的人都是你的朋友。」席間有年輕讀者表示,從11、12歲就開始讀村上春樹,問賴明珠覺得為何村上春樹的書,可以跨越國界、穿越2、30年,打動一個少年,賴明珠認為,除了村上的用字淺白外,他所表達的孤獨感,亦是很多少年人能感受到的感覺。

賴明珠30多年來,日日夜夜沉浸在村上春樹的文字中,走進村上的內心,再述說他腦海的故事、想法,關係如此親密。但原來二人第一次見面,是在2003年,那時她翻譯村上的作品已18年了。這個遠在另一個國度的人,見面次數不多,但在賴明珠的生命中,卻佔上絕對重要的份量。主持人問她,多年來翻譯村上春樹作品,覺得值得嗎?賴明珠笑著回答:「非常值得。我一輩子做這樣一件事,做對了。」觀眾席響起掌聲。賴明珠在分享的結尾時亦說:「能夠翻譯村上春樹的書,我非常幸運。」

賴明珠的分享,吸引了不同年齡層的村上迷聚首一堂。鄭靖而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