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中蘇珍寶島激戰50周年 《美國之音》:俄人憂中國威脅


50年前的3月,中蘇在珍寶島爆發激烈軍事衝突,事件其後推動中美聯手對抗蘇聯。事隔50年,當前世界地緣政治格局與半世紀前已經不同,美中俄大三角再次重組。《美國之音》報道,珍寶島事件留下的陰影,導致今天在俄羅斯社會有人仍然擔憂中國威脅。

網絡照片

1969年3月,中國和蘇聯軍隊在珍寶島爆發戰爭。3月2日和3月15日,中蘇軍隊在烏蘇里江上的珍寶島兩度激戰。隨後幾個月,兩國軍隊沿黑龍江流域邊界,以及西部新疆和今天哈薩克斯坦邊界沿線多次交火。據中方資料,3月2日第一次衝突,雙方激戰一個多小時,蘇軍陣亡38人(蘇方數字31人),傷22人,3輛軍車被毀、一輛擊傷。中國軍隊陣亡17人、傷35人。

3月15日,雙方再激戰逾9個小時,中國軍隊擊毀擊傷蘇軍14輛坦克及裝甲車,蘇軍陣亡60餘人、80多人受傷;中國軍隊陣亡12人、傷27人。總計在整個珍寶島戰爭,蘇軍230餘人死亡(蘇方數字152人),擊毀擊傷坦克或裝甲車19輛,中國軍隊92人傷亡。

當年9月上旬,蘇聯部長會議主席柯西金參加越共領袖胡志明葬禮,回國途中在北京機場與中國領導人周恩來會晤,雙方決定停火,雙方軍隊停留在原來位置,邊界武裝衝突結束。在當時的緊張氣氛下,1969年4月召開的中共九大,是在極其保密氣氛下舉行。因為擔心蘇聯報復和發動核武襲擊,中共領導人一度離開北京分散。

《美國之音》在長篇報道〈珍寶島中蘇衝突50年 國際風雲變幻陰影猶在〉指出,中國當時指蘇聯陳兵百萬,甚至駐軍蒙古,直接威脅北京。而據中國傳媒其後報道,當時蘇聯軍方領導層反應十分強烈,以國防部長格列奇元帥、部長助理崔可夫元帥等人為首的軍方強硬派,主張「一勞永逸地消除中國威脅」,準備動用在遠東地區的中程彈道導彈,攜帶當量幾百萬噸級的核彈頭,對中國的軍事政治等重要目標,進行「外科手術式核打擊」。但被蘇聯領袖勃列涅夫和情報組織克格勃(KGB)首腦安德羅波夫反對。

網絡照片

就在中蘇邊境衝突前一個月,尼克遜就任美國總統。珍寶島事件推動意識形態不同的中國和美國開始走近,並且共同聯手對抗蘇聯,改變了那時的世界地緣政治格局。珍寶島事件兩年後,1971年4月美國乒乓球隊訪華,兩國展開乒乓外交。同年7月,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基辛格秘密訪華,其後宣布尼克遜於翌年2月訪問中國。1979年,中美建交,中國領導人鄧小平訪問華盛頓,雙方開始蜜月合作期。

《美國之音》稱,珍寶島事件後的中美互動,讓莫斯科措手不及。之後,蘇聯也開始同美國緩和關係,尼克遜訪華後,同年5月訪蘇,勃列日涅夫1973年6月回訪美國。中蘇都希望同美國走近,這令到美國在那時的三角關係中處於有利位置,亦為其後美國從越戰脫身創造條件。

《美國之音》報道,在回顧半個世紀前的中蘇邊境衝突時,有俄羅斯評論人士認為,當年中美走近,使中國的地緣政治處境得到改善,再加上後來的改革開發,導致中國崛起,成為美中蘇三角互動中的贏家。50年後的今天,國際地緣政治再次重組,美國把中俄看成威脅,中俄關係密切,兩國都希望在同美國的交手中佔據有利位置,為此刻意淡化中俄交往中的矛盾和分歧。

1969年中蘇衝突後,雙方都指對方侵略,兩國都有大規模示威游行,雙方媒體更開足馬力攻擊對方。俄羅斯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當時蘇聯媒體上充斥對中國各種批判,「我最近還特別翻閱了那個年代的蘇聯報刊,我為此震驚。有時一家報紙,會有兩、三篇同時批判中國的文章。內容主要是介紹中國如何的動蕩和不穩,以及紅衛兵所造成的混亂,同時對比蘇聯的穩定」。

尼科里斯基又說,很多人當時都以為中蘇之間會爆發一場大規模戰爭。10年後的1979年,當中國與另一個共產黨國家越南爆發戰爭時,蘇聯當時同樣組織了反對中國和支持越南的示威游行。尼科里斯基認為,中蘇邊境衝突導致的後果是,蘇聯人都對毛澤東的印象非常惡劣,特別是前蘇聯把中國當成威脅,這些影響都保持至今。

中蘇邊境衝突後,為去除中國影響,蘇聯遠東地區過去許多使用中文音譯的地名,全被換成了俄文地名。現在,中俄都宣稱,世界上第二長邊界線的中俄兩國已經完全解決邊界問題,但尼科里斯基認為,與官方所渲染的氣氛不同,俄羅斯軍方仍然把中國看成威脅,而民間社會同樣擔心中國擴張。

《美國之音》報道,在距離當年珍寶島衝突不遠的俄羅斯阿穆爾河畔共青城,今年3月2日舉行中蘇衝突50年紀念活動。俄羅斯為中國生產Su35戰機的工廠也在這個城市。在市中心的民眾集會上,發言者紛紛警告俄羅斯,應該繼續防備中國威脅。

當地的哥薩克組織負責人薩夫丘克說,沙皇過去擴張,不斷獲取新土地,但今天的俄羅斯領導人卻把黑龍江流域的一些島嶼,比如大黑瞎子島等轉交給了中國,尤其是蘇聯軍人曾經流血的珍寶島劃歸中國,讓人傷心。他說,他們多年前曾為此在莫斯科的中國大使館前抗議。

《美國之音》報道引述哥薩克軍隊上校索洛維耶夫稱,1969年中蘇邊界衝突時,中國不放過受傷的蘇聯士兵。他指,蘇軍士兵屍體上的耳朵、鼻子都被割走,殘忍程度超過車臣人。他並警告說,中國以投資人的身分摧毀掠奪俄羅斯森林資源,中國可能會成為遠東地區的主人。

親克里姆林宮的議會大黨、自由民主黨當地分部的新聞秘書卡特科娃警告,俄羅斯遠東地區人口日益減少,無法對抗中國。她說,中國在當地的移民都是潛在破壞力量,他們等待時機,配合中國軍隊裏應外合。

最近一個多星期,俄羅斯許多地區也舉行相關紀念活動,一些地方還特別舉辦展覽和紀念館,一些活動有當地政府首腦參加。參加中蘇邊境衝突的前蘇聯老兵,目前同二戰老兵享受幾乎同等的待遇。俄羅斯遠東地區馬加丹州的州長,3月13日與在當地幾名參加過中蘇邊境衝突的老兵茶敘,並向他們授予勛章,表彰他們的英雄事迹。

《美國之春》報道又稱,俄羅斯傳媒把1969年中蘇邊境衝突,稱為納粹德國進攻蘇聯後發生的第二宗外國進攻蘇聯邊界事件。但許多報道和相關紀念活動都很低調,俄羅斯官方電視節目的一些報道,甚至迴避使用「中國」一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