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邊緣雜耍(一)


看徐皓峰及徐駿峰哥兒倆的書《武人琴音》,
講述晚清京城的小偷已形成體系,
地頭界線明確嚴格,
各路人馬不得越區找活。
背後由內城九門提督、
外城巡城御史的下級差役暗中監管。
你可以說是兵賊一窩,
也可以說是每個城市的潛規矩,
即使在今日,
生活在黑道邊緣上的流氓地踎,
也必然是警方的線人,
收受界外界內雙方的好處,
甚至以此為生。
這種公開的秘密,
即使你不是親眼見證,
也必定知道這是一種不存在的存在。
唯在晚清年代,
黑白兩道的交結,
更是一個看得見的事實,
也沒有需要去開記者招待會去否認,
雙方都大刺刺的明明白白。
即使在香港五十年代,
我也親眼看見這種「互相關照」的真人真事存在。
那時的港島九龍新界,
小偷都劃分各路字頭,
互不侵犯。
而暗中監管他們的是各區華探旗下的便衣,
俗稱老雜。
小時候我家在旺角開上海理髮店,
位置就在先達附近,
店內有十多個理髮師傅大工,
另外五、六個吹頭師傅、
幾個洗頭小工兩個在店後洗毛巾的阿姐,
連掌櫃整間舖也有廿多人,
戰後時份,
來自江湖四海的人都有,
那時我十歲不到,
就聽留宿的伙計天南地北地說故事,
也許這就是我反叛不愛正規格局性格的起因。
當時,
打荷包的小偷橫行,
功夫了得,
可在擠滿人的巴士上用刀片𠝹穿西褲袋而不傷事主,
我就看過父親的西褲內袋齊𠝹開的樣子。
有一次,
有個熟客結帳時,
才發覺銀包不翼而飛,
因他在進店前曾在門口的香煙檔買過煙,
想銀包就在他進理髮店的前一刻才被扒去,
替他理髮的大工問明他銀包的樣式及內裡物件,
就著他先別報警,
等他的消息。
並說明錢財算了,
目的是找回錢包及証件相片等物。
兩天後,
大工就真的托人替他找回錢包。
那就像《武人琴音》書中所說,
晚清有規矩,
贓物三日不准出京,
不准賣,
貴重的十日以至一月,
以備失主托人來找,
歸還者可取失主酬謝。
如果失主勢力大,
驚動了官府,
就更麻煩了,
小偷要偷側送回「原位」,
所以小偷行有句諺語:
「偷來容易送還難」,
手上技巧更要比盜取時更高。
書中說那些邊緣模糊的時代到八十年代就消失了,
不過,
在九十年代,
我和一眾外攝隊在羅馬機場,
就証明了這種邊緣文化在那時仍「健在」。
(未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