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媒體向權貴傾斜下的民眾力量


【撰文:言而】
 
誰是2006 年《時代雜誌》(Time)的風雲人物

是你!
 
是你,是我,無權無勢的平民百姓!

蘇格蘭著名學者Thomas Carlyle 曾説:歷史只是大人物的傳記。然而,時移勢易,通過互聯網,你我也可在歷史登埸。
 
無論是紙本、廣播、電視的傳媒,始終是單向(broadcast monologues),讀者和觀眾只是默然的接收者。相反,在網路時代,讀者卻可以即時互動,參與討論,讓議題成為多向和互向(social dialogues),令小市民也覺得自己的意見受到接納和尊重。
 
特別在言論自由受打壓的國家,人民更會對政府和受控制的傳媒缺乏信心,網路是提供另類資訉的渠道。在中東,即使網路使用人數不及西方國家,但其影響力也不容忽視。被譽為「阿拉伯之春」的抗爭運動,亦名為「臉書革命」,可見網路的影響力。
 
例如在埃及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的治權下,大部分傳媒資訊都受監管。人民通過網路,反而認識到總統和家人的窮奢極侈生活,也能從各方資訊中,比較民主社會對國家領導人的約制力。

突尼西亞2010年12月開始,各城鎮暴發反政府的爭取民主運動。圖為2011年1月14日首都突尼斯一次街頭運動,警察以催淚彈驅散群眾。美聯社

在突尼西亞(Tunisia),YouTube被政府監濾,於2010年帶頭起義的阿拉伯之春抗爭運動中,臉書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它的上載内容甚至翻譯成法語,以致信息可走向海外,充分運用了網路功能。
 
在阿拉伯之春期間,埃及政府關閉了網路,有些網絡供應商仍提供服務,國外人也通過有線電話將現況再轉在他們的海外網路上。Google也啓動了「Speak2Tweet 」,讓埃及人可以利用一個電話號碼留言,便化成短訊貼在Twitter傳開。
 
2013年在土耳其的民間示威更見其跨國性,大部分的Twitter訊息都來自海外,以致於首相Recep Tayyip Erdogan封殺當地網路以打壓示威者的舉動失敗。
 
此外,通過網路工具,身在現場的人更可以擔當現場記錄者,好像記者般盡公民責任如實報導(citizen journalists)。另一方面,不能即時參與或身處異地的有心人,仍可在網上同步參加(virtual participation) 。
 
2014年在香港發生的雨傘革命期間,不少身處外地的人,便是如此和現場的參與者連心同行。

2014年雨傘運動,很多參加者用自己的手機拍攝、記錄和傳播運動的訊息。

當然,你若果懼怕「外國勢力」的影響,擔心網路資訉是「炒作」,憂慮人民沒有分辨能力,認為年輕人缺乏獨立思想,那麽你可以選擇接受當權者控制的傳媒內容,相信沒有「被失縱」、「被自首」的事件,自動放棄探求多方資訉的機會,做個永遠以為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北韓人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