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幸福空間


幸福空間,如何丈量?    

小時候第一次擁有自己的空間,是半張碌架床。緊貼著床邊的牆壁上貼了自己的畫作和手工,用漿糊粘上的,粘不穩老掉。床上堆著幾本心愛的漫畫和書本,還有讓人神馳不已的世界地圖,條件有限,珍而重之,來回翻看,翻得書角都殘破了。幾條洗滌過無數次的被子毛巾,老舊而熟識的質感與氣味,蓋在身上讓我無懼苦雨淒風,安穩入睡。體貼的母親在床頭的位置安裝了一台小小電風扇,讓我在酷熱仲夏夜得以安眠。這半張碌架床,就是我童年時的幸福空間。

Andrew S.T. Wong

孩提時和弟弟愛玩一個遊戲,就是想像在荒野裡遇到大風雪,然後冒著風雪交加,搭蓋帳篷去躲避,姊弟倆拿一條大被子搭在兩張小木凳上,就是帳篷。鑽進帳篷裡,弟弟就開始講故事了,每次都講同一個故事⋯⋯話說某個遙遠的星球,人們生活得很快樂,因為那裡從來不缺吃的喝的,這星球上河流裡流動的不是河水而是牛奶,孩子可以一邊游泳一邊喝牛奶,喝多少都行;山脈的組成並非岩石卻是巧克力,爬山的孩子想吃巧克力,垂手撿起石頭往嘴巴裡送就是。三言兩語,重複又重複,卻讓兩個小孩得到現實生活不能獲得的快樂與滿足。這就是姊弟倆的幸福空間。

對於愛書人來講,幸福空間必定是堆滿書本的,如浩瀚大海,如無邊星空。每當翻開一本書,就等同開拓一個從未踏足的領域,充滿神秘感,一切未可知。這個空間可能是藏量豐富的圖書館或頗具規模的書店,又或者是家裡的一個角落,簡簡單單的木書架,有好書若干,老舊沙發椅一把,綿軟抱枕三兩。白天陽光從後面的小窗滲進來,夜裏立地小燈散發柔和光線,日夜能讀書,眼不累。最好能泡一壺茶,或者來杯紅酒,讀著讀著,愛日長,尤喜夜未央。

在那個只能在戲院看電影的年代,尋夢人的幸福空間,是蜷身在那個黑暗的一隅,完全忘記世上的無奈與哀愁,把目光緊盯在銀幕上,跟隨劇中人進入另一個時空,代入某某角色,活另一段人生。無論是看喜劇來逃避現實,看悲劇以昇華人性,或者眼裡只有那個偶像,沉醉於那一顰一笑,拜倒石榴裙下。九十多分鐘,一秒二十四格,看盡生息繁衍、朝代更替、洪荒伊始而又瞬間毀滅⋯⋯

有情人的幸福空間,就是有你的空間。所以,無論是繁忙時間擠地鐵,去麥當勞吃個漢堡套餐,汗流浹背洗地熨衣刷馬桶,產房裡我在陣痛你在等待,人生的種種起落⋯⋯只要你在,一切都來得舒心踏實。縱然擁有的不多,但是能給的都給對方了,爭吵分歧怨恨固然有,真實的生活就是這樣;窮困失落是家常,坦然面對,無懼。
外面風風雨雨,某處的蝸居裡有個人,知冷知熱在乎你;那人懂尊重,接受你的真面目,從不要求你為了討好誰而變更你的根與本;那人知進退,私人空間與共處空間拿捏分明有度,永遠留有餘地,不會霸佔你的全部;那人有意趣,不沉溺世俗物質價值,眼中心裡自有一份情懷,從容不迫,悠然自得。能夠和這樣的人分享空間,共渡歲月,是何等富足!

相對來講,有些人有條件把源源不絕的物質滿滿填塞生命裡,卻窮得只剩下錢,可悲又無奈。過去二十多年,眼見身邊的人群興衰變遷,頗有感觸。

可知道京城最是人間富貴繁華地,某些人從無到有,從奔小康一蹴而成巨賈,財富激增,處境劇變。居住空間從老舊小區幾十平米的兩居室,急步飆升至富人區過千平米的別墅:三四層樓的獨立大宅,圍攏四週是花園,精心策劃的園藝,錦鯉池、風水陣、狗屋、鳥籠、溫室、暖房、車庫、泳池俱備。大宅裝潢豪華,歐洲進口傢俱燈飾電器,五六個臥室,兩三個客廳,家庭影院、健身房、書房、茶室、家庭房、遊戲室、工作間、中廚、西廚、服務區、傭工生活區一個不缺。

房子裡面住的人,一世生活無憂,財富幾輩子花不完。男主人有人脈、有關係、有煤礦、有收藏、有小三。女主人能買的都買了,能整的都整了,就是一颗真心求之不得,要和許多女人分享一個男人。孩子們早出去了,在北美生活,吃好玩好那裡都一樣,也沒多少想家的心。一個家聚不了人齊不了心,家人關係疏離,單憑著利益聯繫,可嘆這房子只是物質空間,卻不是幸福空間。

空間,不管大小,人處身其中,心安於其中,才是幸福空間。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