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抑鬱殺到嚟!怎麼辦?


不知這算不算「能醫不自醫」?

早說過自己很多年前已有焦慮與抑鬱問題(不想用病症去形容自己),也曾接受治療吃過藥,而這麼多年來,這兩個「老朋友」仍然不時到訪,情況差的時候會變得疑神疑鬼,懷疑其他人不喜歡、睇唔起甚至在背後嘲笑自己,除家人與工作夥伴以外,亦會逃避與其他人有任何聯絡與接觸。

網絡圖片

我當然知道自己為何有這情況:與小時候成長經歷過的創傷,以至成年後遇到一些重大的挫折,都有密切關係。而這些所謂unfinished business,或是人生中出現的遺憾,自己其實一直未能放低。

又或者這樣說吧,稱得上unfinished business或人生遺憾,又怎可能這麼容易放低呢?有可能一生也纏繞著你,分別只是頻密度與力度的强弱吧。

所以,請別跟我說不用太執著,反過來我做輔導時,也從來不會向案主說要「睇開D」。因為放不放低、能否放低,每個人各自有自己的狀況,絕對不能,也不應該強行套用同一種公式去處理。再說,當我們在勸說案主別太執著的時候,反過來是將責任放在他們身上,即他們的煩惱都是「自招」的,原因就是放不下,這樣子的說話,對有情緒問題的朋友又有何正面作用?

網絡圖片

最近這兩位「老朋友」又到來了,坦白說是有點兒辛苦:那份無法駕馭現實的感覺,與停不了的自我質疑,都令自己筋疲力盡。我也沒有甚麼良丹妙藥,只能提醒自己要有耐性,保持冷静,最重要的是接納它們是自己人生的一部分(記住只是一部分,絕不可能是全部)。

當然那些恒之有效的紓緩或應對方法,例如充足睡眠、運動、聽歌,爆粗、飲啤酒、抽空見想見的人,做得到的都會盡量去做。而我相信隨著時間過去,那壓在心裡的石頭又會放鬆一點。

這邊廂在質疑自己的時候,那邊廂我也不忙提醒自己其實「好叻」,在五成狀態下仍能應付到輔導加指導學生的工作,而且努力盡心兼交足功課。

與抑鬱焦慮並處,可是一生的修練!我們或許不能打敗它們,但能來過和局已算不錯。只希望以自身的例子,與各位同路人共勉!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