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林老師悲劇 羅校長失蹤以外的問題


【撰文:東華三院轄下中學教師】

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林老師輕生悲劇發生已兩周,羅校長依然失蹤,眾說紛紜。本文試析述現今教育生態及社會各界須正視的問題。

先說遠因,若羅校長真如傳媒所報導一樣專橫,此乃李國章羅范椒芬為首的教育局(前稱教統局), 及梁錦松為首的教統會推動的教改後遺症。眾所週知,教改方向絕對正確,惟執行的手法極錯,不論是教學語言政策,縮班殺校,以往的「外評」等,均以「一盤生意」去看待教育。稍遇意見,便以高壓攝服,昔日連高教界也不能倖免。

上有好者,下有甚焉。現在教師雖不至朝不保夕,但高壓文化殘存。只要交得出「業績」,便是辦學團體心中的「能幹校長」。所以才有羅校長「你未夠班同我講嘢」、「你唔好成日扮個辛苦樣出嚟」等言論。然而學校用的是公帑,絕非老闆對員工,試問真正辦教育的人,又怎可能說出以上的話呢?

現今教育界的大環境中,所謂校長「業績」,並不是學生的學業成績,或升學狀況,也不是他們的品格行為,更不是老師所負的「傳道.授業.解惑」責任,反而是各項冷冰冰的「指標」和辦學團體交托的「任務」,包括參加不同比賽、參與交流團(主要是內地)、「姊妹學校計劃」(同樣是內地)、提交各式各樣的報告、出席各項會議及活動。很多校長對辦學團體或校董會永無「托手踭」,融入定時定候「交數」的管理文化,便可安坐校長高位。

去年的東華三院舉辦聯校專業發展日活動照片。照片來源:東華三院網站

以東華三院為例,年終大型賣旗、籌款、歡樂滿東華、周年晚宴、老師交流團、學生交流團、匯演、聯校畢業禮等等等活動繁多(未計校內活動)。就在悲劇發生的前兩天,東華三院舉辦聯校專業發展日,所有中小學及幼稚園教師約二千人均須出席(未知林老師有否出席)。一眾總理橫排坐在主禮台上,請來教育局高官主禮 (每年如是),本院學務總主任向我們全體老師報告我們交給他的報告。主講嘉賓是清華大學附中校長。內容實用與否言人人殊,只知老師當天要到灣仔伊館集體「聽課」(稍有歷史知識的人都知道,清華附中是「紅衛兵」的發源地,幸而講題與此無關),而學生無課可上,不少老師於「下課」後還要自行返回學校繼續工作。這類集體教師發展活動並非本院獨有,惟普遍對教育成效甚微,花這麼大的資源,受益人究竟是誰呢?

再說近因:老師遇到不公的申訴渠道。東華三院轄下有18間中學、13間小學,還有專上院校及幼稚園,算是規模較大的辦學團體。傳統以來本院總理皆由社會賢達出任,並須得到民政事務局推薦。東華一向對負面新聞非常敏感,優勢是反應迅速, 加上本席主席王賢誌先生有應對傳媒的經驗。悲劇發生後,起碼已立即回應公眾訴求,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連網民的留言也逐一回應。遠比一些只營辦一間學校的辦學團體(俗稱「單頭學校」)好。有時「單頭學校」不僅校長是「山寨王」,連校監校董也水平參差,視公眾和傳媒如無物。但壞處是本院既怕負面新聞,遇事傾向「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非不得已,也不正視問題核心,改善制度。有報道指幾年來李東海小學收過兩次匿名投訴,包括王賢誌任校監期間,再加上林老師輕生前曾親自到東華總部投訴,問題也未得正視,可知一二。

獨立調查委員會本月14日召開了第一次會議。照片來源:東華三院

老師申訴無門乃校本條例的惡果。教育局自校本條例生效後,美其名下放權力,實質「置身事外」、「不聞不問」。幾百間中小學校法團校董會,管理質素成疑,非關乎校董的能力,而是校董會成員並非受薪,也不每天參與校務工作,且外行管內行,校董以「捐款、握手、微笑、影相」居多,平時只有信任校長,遇有申訴時則自己人查自己人。校董和教師之間,沒有交流的佔大多數。普通市民未必對「校本條例」熟悉,但可以問問你們認識的老師,我敢肯定超過九成以上數不出校董會成員、校監一年裡面從未和大部份老師交談,甚至從未跟老師見過面。請記著,學校的職工不過幾十人,曾有同工工作近四十年到退休只見過校監一面。如此關係,又怎期望法團校董會能有效處理投訴呢?

再說社會大環境,東華三院一向與政府關係密切,本屆及上屆特首均有到本院屬校出席活動。有辦學團體與政府關係良好,本來讓政策可先在相關學校試行,有商有量,並不是壞事。然而縱觀本港的教育政策越來越多與內地融合,不僅要中小學與內地學校「締結恆常化」,現在連文憑試(DSE)也研究拓展到大灣區。林老師輕生的前一天到東華三院總部投訴,負責的學務總主任正好不在,報導說他人在東莞,不知他到底處理公務或私務。若是公務,那不知與本院的教育事務有甚麼直接關係,與政府又有甚麼新的緊密合作了。

東華三院現屆主席王賢誌對林老師自殺事件的處理尚算積極,他經常在Facebook貼文,交代發展。

不少人忽略的是,東華三院主席任期只有一年,每年四月換屆, 即本屆任期只剩十多天。主席卸任後一般不再是董事局成員。試問王賢誌主席對公眾的承諾會否由下屆主席兌現?下屆董事局,又會否對事情有不同處理方法?「流水的總理,鐵打的官僚」,受薪的行政總監蘇祐安和學務總主任吳奇壎又能否有實質的行動,去改善投訴機制,讓權力受制衡,與責任並存;並為教育定優次,讓校長老師可專注教育本業,致使投訴不必出現,而非與政府亦步亦趨,又一大堆「教育大計」呢?

我們教育界也要自省,教師薪水不薄,職業穩定, 但輕生並非學生的好榜樣,不見蹤影的校長更不是。之前任政府督學,自稱在教育界已49年的所謂「校政專家」, 思維彷彿仍停留在八十年代,自己高調上城市論壇叫主席應低調處理,簡直荒謬! 若之前兩次校內的匿名投訴能高調一點處理,林老師可能就不用輕生了。況且學校用的是公帑,關乎幾百學子每天接受教育、幾百個家庭、幾百個將來,涉及公眾利益。試問有「所謂專家」會叫港鐵主席就日前發生的列車攔腰相撞意外低調處理嗎?儘管沒有傷亡,港鐵高層包括行政總裁及車務總監可以以身體不適或精神受壓等理由失蹤幾天,意外後不出來交代嗎?而社會上會有「僕人」出來聯署指「其實港鐵高層的壓力也不少,請大家停止妖魔化港鐵」嗎?對林老師家人及本院李東海小學同工傷口曬鹽的「所謂專家」 和「教育界僕人」,請你答答我!

最後,我衷心祝願林老師安息,你的家人節哀,而羅校長不論是否如傳媒所述一樣已因病留院,我亦衷心祝願她身體健康,晚上能安心入睡。莘莘學子和香港市民都在等你。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