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潛行浩劫96小時》觀後感二:香港在國家安全下的處境


【撰文:程兆成】

《潛行浩劫96小時》(Kursk)的爭議點,在於電影中俄羅斯軍方視人命如草芥,視意外沉沒的潛艇庫爾斯克號上的國防機密比船上倖存的生還者更重要,因而錯過了外國拯救隊加入拯救的時機。電影引發道德兩難的思考:基於「國家安全」的需要,為了集體利益,應否犧牲少數?

相關文章:《潛行浩劫96小時》的觀後感一:俄羅斯軍方的考慮

「軍事機密」或者離香港人尚遠,但若果視事件為涉及「國家安全」事件,則離香港人近得多。若果只是單單視「國家安全」為中央干預香港事務的藉口和阻擋香港推行具普世價值的普選的理由,而沒有嘗試考慮「國家安全」的實際需要,則未免流於片面。到底以甚麼標準來判斷國家可以因為「集體」的需要來犧牲「個人」的部分或全部權益?到底該如何平衡「集體」和「個人」的需要?那一條「平衡線」該如何劃?這些都是實際的難題。電影中,俄羅斯軍方,在幾經嘗試不果,最終亦選擇接納西方的支援,去搜救待救的軍人。中間的「幾經嘗試不果」就是那一條「平衡線」。

回到香港的脈絡,這條「平衡線」如何訂定固然關乎耳熟能詳的「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與「普選」問題,而更重要的是國家主席習近平已於2013年將港澳辦置於直屬中國共產黨黨中央的「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香港只會面對更多「劃線」的問題。

雖然習近平高舉:「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是新時代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使命」,亦即「民族復興」是國家的最高價值,加上中國共產黨本身固有的「重集體」、「輕個人」的特質,以及中國自「五四運動」以來「救國」先於「啟蒙」的百年歷史。「個人」似乎在「集體」面前難獲得充分保障;「集體」亦會因無合理的制衡,而有濫權之憂。然而很大程度上只是中國大陸的政治狀況。當然中國作為香港的母體,這種狀況是難以令港人有信心。然而香港在「一國兩制」的安排下,仍有其天然的政治優勢:

香港回歸後之所以可以維持「特權」,本質上是北京的認可(《基本法》)、國際社會支持(眾多外國企業及商會實質支持),以及不同國家的國內立法及行政措施(如美國的《美國─香港政策法》及其他國家對特區護照的簽證安排)三方共同維繫的結果。[註1]

《潛行浩劫96小時》引發道德兩難的思考:為集體利益,應否犧牲少數?照片來源:電影畫面截圖
《潛行浩劫96小時》引發道德兩難的思考:為集體利益,應否犧牲少數?照片來源:電影畫面截圖

或者和我一樣持相同擔心的人會被批評要相信政府,一如電影中男主角的太太於庫爾斯克號剛遇難時對軍方發布會的發言人詰問,而被周遭人勸說一樣。然而我更相信很大程度是信奉「實用主義」的中國共產黨在香港考慮「國家安全」問題時,一定會想起香港的特殊地位是需要以上三方共同維繫,而不會單單只考慮國家利益,而忽略國際社會利益。因此,香港在「集體」和「個人」的平衡「劃線」上並不會出現一面倒的局面,而是有一定的底線。最起碼,中央需要考慮國際社會利益願意接受的底線。當然過程中中央亦難免有測試底線的舉措。香港過程中亦難免承受一定的折騰。

撇開上述香港的涉外關係,從經濟形勢觀察,雖然中國在2010年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深圳於2018年的GDP亦已超越香港。然而中國說到底只是總量大國,2017年的中國的人均GDP為8600美元,低於全球的平均數約1萬,僅為香港4.6萬的18%。從香港的經濟質素而言,根據香港貿易發展局於2019年2月28日更新的香港經貿狀況顯示,香港的策略性地位及和中國內地的經濟關係有不少值得留意,而未被傳媒廣泛報導的地方:

●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2018年世界投資報告》,香港於2017年吸納的直接外來投資達1,040億美元,全球排第三位,亞洲排名僅次於中國內地(1,360億美元)。

圖表來源:World Investment Report, p4

●在對外直接投資流出方面,香港在亞洲排第三位,金額達830億美元,在日本(1,600億美元)及中國內地(1,250億美元)之後。

●2017年以外來直接投資存量計,香港作為投資來源地及接收地的金額均居全球第二位,僅次於美國。

●據中國海關統計,香港是中國內地繼美國、日本和韓國之後的第四大貿易夥伴, 2018年佔全國貿易總額的6.7%。

●香港是中國內地最大的海外直接投資來源地。截至2018年底,在中國內地獲批准的外資項目中,46.3%與香港有關。來自香港的實際利用外資總額為10,981億美元,佔全國的54.1%。

以上仍未包括主流傳媒經常報導的經濟角色如:全球第三大全融中心、全球最大的人民幣離岸結算中心等。由是觀之,香港對大陸的地位仍十分重要。

回到之前提出的問題,以「國家安全」的需要,為了集體利益,應否犧牲少數?如何犧牲少數?應該如何「劃線」?在前述的政治、經濟因素下,香港的處境仍屬審慎樂觀。以此宏觀的格局觀察,中港的權力關係,並非如想像中的一面倒,全無憑藉。

註1:見中大全球研究課程講師陳偉信於2018年12月15日,星期六日版的《信報》《環球視野》的欄目,題為〈平衡涉外三腳凳 保港口都會優勢〉的評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