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檔案法》立法在望 港大下學年停辦檔案管理專修項目 朱福強任教科目被削


法律改革委員會檔案法小組委員會經過5年研究,去年完成報告支持訂立《檔案法》,但提醒香港目前欠缺合資格的專業檔案人員。正當《檔案法》立法在望,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卻決定於下學年,停辦一個開辦了4年、屬碩士課程的「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專修項目,一直任教其中一科的檔案處前處長、檔案行動組副主席朱福強,也因為所教科目被削走而「冇得教」。港大教育學院回應指,停辦檔案管理專修項目是基於「整體資源考慮」,不評論個別教師的情況。

香港大學教育學院於2019/20學年停辦「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專修項目。2019/20學年MSc(LIM)課程單張截圖

法律改革委員會檔案法小組委員會去年發布的《檔案法》諮詢文件指出,香港檔案管理專才短缺的問題,對於香港在短期內制定《檔案法》構成挑戰。香港僅得港大教育學院開辦的圖書館及資訊管理理科碩士Master of Science in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Management(MSc(LIM))課程,設有「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專修項目(specialist strand),以及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HKU SPACE)與澳大利亞查爾斯德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合辦的資訊學碩士Master of Information Studies遙距課程,除此以外,沒有其他本地專上院校開辦檔案管理科學學位課程,小組委員會認為,此情況難免會局限專業檔案人員的供應。

港大教院學院2005年起,開辦MSc(LIM)課程,並於2015年設立「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專修項目,其轄下科目「歷史檔案原理及實踐」(Archival principles and practices)一直由朱福強任教。

根據港大教院學院網頁資料,完成MSc(LIM)課程需要60個學分,並要符合以下條件:

圖書館及資訊管理理科碩士課程架構 學分
核心科目
(Core Course)
3科* 18
專修項目
(Specialist Strand)
3科* 18
其他 1份個人習作 (6個學分)+ 3個選修科*

1份論文(18學分) + 1個選修科*
24
總計 60
*每科6個學分  

翻查2015/16學年的課程大鋼,該學年MSc(LIM)有4個專修項目可供選擇,包括:圖書館學(Librarianship)、資訊管理(Information management)、知識管理(Knowledge management)、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Archives and records management)。2016/17學年起,課程再加入數據科學(Data science),合共提供5個專修項目。及後兩個學年、2017/18學年2018/19學年,Msc(LIM)亦維持提供5個專修項目。不過,今個學年、2018/19學年,Msc(LIM)削減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僅提供圖書館學、資訊管理、知識管理、數據科學4個專修項目。

2018/19學年,MSc(LIM))課程有5個專修項目,包括圖書館學(Librarianship)、資訊管理(Information management)、知識管理(Knowledge management)、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Archives and records management)、數據科學(Data science)。2018/19學年MSc(LIM)課程單張截圖
2019/20學年,MSc(LIM)課程的專修項目由5個減至4個,被停辦的是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Archives and records management)。2019/20學年MSc(LIM)課程單張截圖

在2017/18學年及2018/19學年,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專修項目轄下可供選擇的科目有7個:

  • Records management
  • Preservation of information in a digital age
  • Internship in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management
  • Archival principles and practices
  • Project management
  • Data curation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in education

2019/20學年的課程大鋼可見,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專修項目不復存在,而該專修項目轄下的7科,有6科都得以保留,作為另外4個專修項目轄下的科目或獨立於專修項目的選修科,唯獨Archival principles and practices一科在課程大鋼中消失。該科一直由檔案處前處長、檔案行動組副主席朱福強任教。

在港大Msc(LIM)課程改動後,本地僅餘有關檔案管理的碩士課程,是HKU SPACE的資訊學碩士Master of Information Studies遙距課程。課程以圖書館及資料管理為主,檔案管理並非必修內容。課程要求學生修讀9個核心科目(7個必修科及2個實習),以及4個選修科目。約20個可供選修的科目之中,只有一科Records and Archives Practice關乎檔案管理。

朱福強:環境、師資、學生俱備,不解港大停辦原因

朱福強接受眾新聞查詢時表示,法改會諮詢文件明言,檔案法小組委員會未有建議《檔案法》立法延伸至政府部門以外的其他公營機構,是因為專業檔案管理人才不足。他指出,深造文憑(postgraduate diploma)至碩士學位是國際檔案管理專業行內認受的基本學術水平,然而,香港目前沒有檔案專業教學及培訓相關的深造文憑,港大開辦的MSc(LIM)原本是本地僅有符合檔案專業入行條件的碩士課程。

如今《檔案法》立法在望,港大MSc(LIM)課程卻於今個學年停辦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專修項目,朱福強對此感到不解,他表示不確定箇中原因,惟認為港大日後重辦該專修項目的機會不大。「成個setting都喺度,師資係有,唔係冇學生,又唔係要(港大)好大資源投放落去。」

朱福強自2015/16學年MSc(LIM)設立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已經開始任教Archival principles and practices一科,他表示,每個學期平均有14、15個學生報讀,「學生對呢個科興趣好濃,我覺得反應相當好,佢哋好熱心、好鍾意,學生俾我個評價相當高。」朱福強補充指,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的科目本身不似醫學院、工程學院等課程需要特別的基建、儀器配套,而且本地有很多檔案庫都歡迎實習,不乏讓學生「實戰」的訓練場地。「教學環境、資源係有嘅,最多係投放(資金)請我哋呢啲教師、講師。」

朱福強一直積極推動檔案管理行業專業化,過往除了在港大任教MSc(LIM),亦主導HKU SPACE的檔案學深造證書Postgraduate Certificate in Archival Studies課程,惟他指出,深造證書未達到入行的基本學術水平要求,故對MSc(LIM)停辦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專修項目感到失望。朱福強補充指,HKU SPACE近年與他合作,將深造證書課程提升,今年將推出深造文憑課程,預期9月中開始招生。

朱福強為HKU SPACE檔案學深造證書課程的首席講師。HKU SPACE網頁圖片

港大:整體資源考慮,不評論個別教師

眾新聞透過電郵分別向負責MSc(LIM)課程的港大教育學院副教授胡曉以及港大教育學院公關查詢,詢問有關收生及畢業生人數、報讀及完成各個專修項目學分要求的學生人數、今個學年不開辦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專修項目的原因、未來會否復辦「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等。

港大教育學院公關透過電話回覆指,報讀及完成各個專修項目學分要求的學生人數為學校「internal嘅資料」,因此「唔係好appropriate去disclose」。至於今個學年MSc(LIM)停辦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專修項目是基於「整體資源考慮」,未來是否重新開辦則「每年唔同」。她及後以電郵回覆指,2015/16學年、2016/17學年、2017/18學年,MSc(LIM)課程分別有58、64、69人畢業。

眾新聞再以電郵向港大教育學院公關查詢「整體資源考慮」包括什麼,是關乎資金、合適師資、學生人數,抑或有其他考慮?港大教育學院方面未有再回覆,記者在第二次電郵查詢發出後一星期致電港大教育學院公關,對方拒絕進一步澄清,「Resources可以include budget,可以include teachers,student issues係可以好闊,未必有一個definition指明邊啲資源係點樣define、資源係點樣樣、考慮因素係乜嘢。(負責課程的)同事冇話需要再去define,或者再去clarify。」

眾新聞及後致電負責MSc(LIM)課程的港大教育學院副教授胡曉查詢,她回覆指,資源包括很多方面,例如教師。記者遂表示,目前有教師可以任教歷史檔案及檔案管理,亦有很多學生對此該專修項目的科目感興趣,請胡曉再釐清校方的考慮。她反問記者如何得知有很多學生對此有興趣,當記者表示知悉有14、15名學生修讀歷史檔案管理的科目時,她回應指,其他科目一般有25名學生。胡曉強調,課程安排是基於資源考慮,除了學生人數,還有教師等。記者遂指出,朱福強可以任教,胡表示其學院內並沒有這名教師,「當我們沒有全職教師教授科目,有時會由兼職教師任教。(We have part-time teachers occasionally teach for us when we do not have a full-time teacher to teach our course.)」記者提出,朱福強過往曾任教相關科目,亦具備豐富的檔案管理經驗,質疑校內有沒有全職教師何以成為一個削科的考慮。胡曉回覆指,資源可以包括老師、學生、預算及其他問題,由於私隱及其他考慮,他們不能夠作出評論個別教師的情況。(We couldn't actually comment on specific teachers. There are privacy and other stuff we consider.)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